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

    常静是她前夫的弟弟,陆尘是尚书的儿子。这两个人与她,是没有未来。常静她一直只是盲目的偶像崇拜,那也没得话说。但是陆尘,她有点喜欢的如果他不是尚书之子,如果他不是新科状元

    思绪万千,不禁情绪低落。

    “那苏姑娘能否跟我们回去呢?”一明朗的男声突然响在头顶,让苏小竹和陆尘面面相觎。

    陆尘反应过来,脸Se大变的将苏小竹护于身后。

    墙头不知何时出现两人,一黑一白,在夜Se的掩映下蛰伏于墙上已久。想必她们之前滇澑话全都听见了。

    “你们先下来我倒可以考虑一下。”苏小竹扬声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她现在害怕也没用。

    “小竹。”陆尘低吼一声,防卫的挡在苏小竹身前。

    苏小竹只觉心里头暖暖的,更是明白不能拖累他。

    他们谈话间,墙上那两人倒是从上面“飘”了下来,身手飘逸,潇洒极了!

    苏小竹暗自赞赏,没有吊钢丝的轻功果然自然多了,让他们去当小龙nv替身给她飞那么一下,小龙nv的形象会更加如嫡仙般出尘。

    第一次全面观赏人家施以轻功,苏小竹只觉神奇。抗拒地心引力那么久还不摔地上够证明轻功的伟大了。

    说话的是那白衣男子,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笑得一口白牙闪闪发光,脸孔长得自是英俊,不然他也不好意思一副要G引人家小姑娘的表情。

    至于后面的黑衣男子,刻意跟她们隔了一段距离。看不清楚长相和表情,唯一的印象就是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冷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一个黑一白,一个热情一个冰冷。极端的差异,却让人觉得很搭调。

    如果让他们两个玩bl,肯定能够互补。苏小竹异想天开的想道,越看越有可能。

    “苏姑娘。不知能否随我们走一趟。”白衣男子继续挂着一脸笑。

    同样是穿着弊衣,陆尘的笑容就比纯真俊美多了。苏小竹从陆尘的身侧露出一张脸好奇的张望。“我认识你们吗?”

    没昏倒没尖叫,神态举止处之泰然,视他们为普通路人般,语气也轻松自然,难怪常少侠视若珍宝。

    但白衣男子并非省油的灯,微微惊讶过后诱拐表情又重浮上来:“我叫白天,他叫黑夜。这样我们应该算认识了吗?”

    很贴切,但是也很奇怪的名字。

    “你们找我有事?”如果没事的话,她比较想待在尚书府等消息。

    “倾天堡堡主赵雄有请。”白衣男子轻轻的吐出这J个字。

    “哦。”苏小竹了解状的应一声,然后无辜道:“我不认识!”

    白衣男子这回是彻底的茫然,陆尘看着他的呆相也笑出声来。

    黑衣男子一直站在他身后不出声也不动作,这头的动静全听在耳里。

    真正厉害的是那个后面的!

    苏小竹在心里评估着。

    “苏姑娘。我们是常静的朋友。可以跟我们走吗?”白天回过神后收起了不正经,很为难的说着,“你也知道,我们并不想打扰尚书府里的安宁。”

    威胁!

    打,不可能打过。陆尘即使不自量力拼命也等于是白送一条命。

    逃,成功率不高。拼个命尖叫能够引来一群人。但不利有二,一来她藏身尚书府的事情曝光,二来怕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会对陆尘不利。

    她要保护陆尘!

    苏小竹打定主意,双手往前一伸。

    “带我走吧。”回首用眼神喝止陆尘的冲动之举。

    “劳烦公子通知常少侠一声,苏姑娘在倾天堡做客。”白天脸上又浮起吊而啷当的笑容。

    “我们走吧。”她面无表情,双手仍然呈九十度伸得直直的。

    “苏姑娘?”白天不是很确定这苏姑娘的神智是否完好。

    “啊?哦!”只记得自己被绑架的苏小竹突然想起来古代也许不用绑手绑脚的。

    “陆尘,我不会有事的。”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那张苍白的俊脸,苏小竹低声保证。

    “小竹!”

    撕心裂肺的声音被抛在远远的脑后。

    再见了,陆尘。苏小竹在心里幽幽的默念。

    以后若无必要,不再见了。

    天刚有点蒙蒙亮,在深窈微白滇濎空中,还散布着J颗星星。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C在微微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的簿明之中。寥廓的穹苍好像也在屏息静听着所有的小生命为无边天际唱出的颂歌。

    葱郁的林间小道上,有一辆马车正慢慢的走着,马蹄清脆的敲在山间小路上,给寂静的山林凭添了J分人气。

    “夜,这丫头胆子真大!”白天缩在车厢里,对着外面驾驶马车的黑夜说道。叹为观止的看着苏小竹蜷成虾米状的睡得呼呼作响,睡梦中仍不忘不时吸一下快滴出口的口水。

    黑夜淡淡的瞟过来一眼,苏小竹称不上雅观引人发笑的睡姿落入他的眼里,眸中闪过一丝捉不住的情绪,转身继续驾车。

    “真是没情Q的人。”白天嘟葌惻,伸手去捏苏小竹看上去粉N的腮帮子,长得好像画里面的娃娃。

    滴答

    口水立即涌了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她身下滇澓子上,吓得白天连忙掏出怀里的手帕垫在红毯与她的脸颊中间。

    苏小竹睡醒的时候,脸部贴着一块奇怪的东西,嘴角到脖子那里都黏黏的。

    难道是局部出油?惊讶的一抹嘴角,才知道有人害她出了糗。

    狠狠的擦脸蛋,愤愤的盯着心虚不敢看她的白天,杀人的眼神让可怜的白天再也坐不住了。

    “夜,我跟你换,我一定要跟你换,你不跟我换我就哭给你看。”类似Y童的威胁让黑夜叹口气。

    马车仍然行走着,车厢内的人换成了大冰柜黑夜。

    现在苏小竹才清楚的看到他俊逸的脸孔。

    弯弯的X格长眉快飞扬入两鬓的放肆。

    宛若天上晨星的眼眸一池死水可怜了那漂亮的眼睛。

    挺直的鼻子,X感但是不丰厚的嘴滣,尖瘦的下巴,显得很清朗。

    总T看来,是个帅哥,而且还是走X格路线的那种。(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