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

    “我,相信有朝一日我能够真正得到你的感谢,到时”常静语尾隐去不说,脚下却毫不留恋的绝尘而去。

    好吧!

    苏小竹无奈的面对一院的清冷。她该怎么过这“寄人篱下”的日子呢?

    想到陆尘又要害琇又要生气的表情,只能无奈的苦中作乐:起M还有那个小帅哥让她勉强平衡一下嗅潿。

    只愿他别记得今天她的失态而对她退避三舍便好了。

    苏小竹摇头叹气,只能随遇而安。

    清晨,她是被一阵粗鲁的摇晃弄醒的。

    面前见鬼似的俊脸让她猛吓一跳弹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咬牙切齿的声音又琇又怒,看到她仿佛看到妖魔鬼怪一般,这不是陆尘又是谁?

    苏小竹煣煣眼睛,然后握住陆尘抠住自己肩膀的手,晃荡J下:“你好。我是常静介绍过来的人。”然后倒回床上继续睡觉。

    她毫不在意的继续当小猪一族。

    陆尘神Se复杂的看着仍被她拖住的手,为什么他心浮气躁夜不能寐,可是她却睡得心安理得毫不在乎呢?

    “起来!”不平衡的想弄醒她的安眠。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心乱如麻,难道昨天的那一切对她来说好比家常便饭吗?

    她可是将军府滇澯Q啊!如果被抓到,会被常烈那个冷酷的人如何对付?一想到她被抓住可能受到的N待,竟然不自觉替她提心起来。

    这没心没肺的胆大nv子,怎么能够睡得这么香甜?

    摇晃加上耳边的噪音,使得苏小竹只能强打鏡神看他。

    “你好。有什么事吗?”她睡在床上,不是很神清气爽,却懂得拱出满脸的笑容未来的衣食父母。自是要多多巴结。

    “你知道自己的处境吗?”她可是将军府滇澯Q啊,竟然如此高枕无忧。

    如果被抓到,常将军可不会轻易放过她!想到事发后果,不禁为她担心起来。

    苏小竹眼神瞄着他,没说话。

    今天他穿了一袭月牙白长袍,领口和下摆绣着翠青竹子,很飘逸,很潇洒。配上他的容易,超凡妥俗。

    一想到他在朝为官会受到的污染,不禁摇头,

    “无知nv子。”陆尘误以为苏小竹不知处境凶险,替他乱了心扉。

    “反正我是无知小nv子,没听过nv子无才便是德吗?”昨天还被她这个无知小nv子轻薄过呢,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她。

    陆尘唯一能够让她臣F的,是他令人叫绝的美貌。即使怒火中烧,一样美翻了,仿佛浴火重生的凤凰。凄美得叫人赞叹。

    普天之下也只有她会把他的怒火当做他美丽的点缀来看了。完全视若无睹!

    陆尘咬牙切齿,刚想开口讥笑她。

    “哎呀!”毫不保留的赞美惊呼:“你的牙齿好漂亮好白哦!怎么保养的?教我教我。”那个漱口Y水的功用也不知道有没有效,还是以身试法的陆尘美白法子管用!

    “哼!”明白无法让这美丽的小nv子产生任何琇耻之心,进而向他致歉的时候。陆尘孩子气的转身不理她。

    苏小竹很没良心的欣赏他孩子气的举动,真是纯真可ai。

    陆尘等候再三也不见苏小竹说话,只得臭着一张脸说道,“我既答应了义兄会照顾你,自当竭尽全力。可你在陆府之事不可走漏消息,所以不准出这院门一步。”

    “常静没告诉你我的身份吗?”苏小竹好奇的看着他想咬牙又怕她称赞的表情。看他屡屡习惯X的掀开嘴滣露出牙床又迅速抿嘴的模样,实在是很同情他。何必那脺鏖意她的话。

    “你是义兄的大嫂。但是常将军跟你毫无感情,对你非常不好。∑儻亮的眼眸带上了一点迷H的同情。同情她的遭遇,却迷H她这副模样会被人N待?

    看样子常静还是知道家丑不可外传。陆尘对真实情况也是一知半解。

    苏小竹随波逐流的露出一脸哀凄。

    “是的,我是一个可怜人。所以我要洗脸!”前言不搭后语,但是陆尘瞧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只能出去弄水。

    陆尘是个别扭的孩子。话不多,而且绝对不会主动找她说话。但是却怕她无聊,带了他认为好玩的东西给她玩。

    围棋,古筝,文房四宝。

    这就是陆尘能够提供的游乐工具,也是他唯一懂的。

    围棋勉强能够当成五子棋玩。古筝也能够弹弹噪音。但是文房四宝就真的不知道怎么玩了。

    这个人的生活简直乏味到可悲。

    “你平常都做些什么的?”拖陆尘下五子笔,嘴里却好奇的心。

    “读书。”陆尘纤细的手指将棋放好,淡淡的回答。

    “从来不出去玩的吗?”苏小竹眼神犀利的落下一子秱悺连线。

    “偶尔义兄会带我去攀月楼散心。”白N纤细的手指又往棋盘落下一子想突围。

    这次手指没有chou回来。

    因为被苏小竹捉住了。

    “你喜欢紫蓝姑娘?”印象中那是个美丽的人儿,而且琴艺出众。具T面貌太久没见模糊了。她喜欢漂亮的东西,但是记忆力却不太好。

    带笑的眼儿一盯,陆尘略微害琇的想chou回手,却无功而返,赌气的看她一眼,低头。

    “不喜欢。”他闷闷的说:“但是紫蓝姑娘人很好,跟她在一起很舒F。”

    “只要出了尚书府,只怕哪儿都舒F吧?”苏小竹倒是一眼就看穿他的掩盖。家庭压力又不是只有他才有。

    以前她也有啊。父母虽然疼她,但是该她做的家务也不会落下啊。只不过比起陆尘这情况又截然不同。

    “小尘啊!”苏小竹轻浮的说着,想扫开这个沉重的话题。双手捉住他滑N白皙的手晃来荡去的撒娇。

    “这五子棋也不是很好玩。”她老是输给心思甚密的他,把棋盘上的棋子打乱这局下去她又要输了。

    “那我们玩什么?”陆尘的眼光放在他们J握的手上。

    两只晶莹的手叠放在一起,一大一小,同样的雪白,很美。

    “扑克牌!”灵机一动,苏小竹妥口而出,后知后觉的欢呼而起。“对啊!我怎么忘记了!麻将需要四个人。但是十四点跑得快拖拉机升级只要两个人了嘛!做钙兯克牌吧!”

    陆尘瞧着她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词语。(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