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

    又惊又喜的转头,一身黑Se劲装的常静用一种深情脉脉的眼神毒杀她的良心。

    “好巧!”她呵呵笑着,将包袱往身后藏,心里有丝疚愧。

    “并非巧合!今日在前厅,我看到你跟随大哥回去。”低沉的声音在夜空中却格外清晰。说不出口的是,他也看到了小竹与义兄的忘情。

    当时他在?苏小竹脸Se酡红。那之前那一幕

    苦涩看着苏小竹神清气爽的娇美,再反瞧自己颓废丧志,却发不了任何脾气。“最近你好吗?我只是过来瞧瞧你。”

    怔然间注意到苏小竹寒酸的打扮和身后极力遮掩的包袱。

    苏小竹神情闪了闪,决定赌一把,“我想爬墙出去。这里我待不下去了。”她再不走,也许以后都走不成了。

    常静脸上闪过一丝痛楚,“小竹跟大哥仍然处不好吗?”小竹可是想去找陆尘。

    苏小竹咽咽口水,“是这么回事。∑冩怪,他痛苦个什么劲。她是要蹬掉他大哥,照他的心情来看应该高兴才对。

    “小竹。”瞧着眼前这张灵动的面孔,常静再也按耐不住。“我们逃吧。我们逃走吧!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要跟着你去。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忘记陆尘吧,他不能带给你幸福的!

    苏小竹T谅的自动将后半截省略,仔细思考可行X:常静的功夫很高,轻功比爬狗洞有尊严。即使有了追兵,常静应该也能够抵挡一阵。事情过去,她也要好好跟常静谈谈。

    在心里流着口水看着常静俊秀柔美的侧面,还是觉得葵好帅!如果不是他个X太迂腐老ai当老夫子教育她,要不就是喜欢双手把她奉献给他大哥的话对于他的失望早已在平常渗入她的感观,现在真的没有转变的可能。

    为什么面孔那么像的人X格却恰恰相反呢?

    吃定了常静的本X温和尔雅,不会对她怎么样即使她暂骗他带她离开,之后说清楚了应该也没关系。

    “我们先逃走再说吧。”主意打定,苏小竹笑得格外甜美。

    常静慢慢的走向她,在抱她正准备施展轻功的瞬间滣,贴上了她的。

    苏小竹挣扎开来,难以置信的盯着他。

    “什么时候了,你还做这种事。速速离开才对。”苏小竹偏过头不去看他忧郁的眼神那会让她理智崩溃。

    常静叹口气,环住她的腰身便凌空而起。

    风在吼,马在啸

    很不合时宜的,看着景Se迅速往后退,苏小竹耳边竟然响起这首歌。心里也很嘲笑自己的革命情节。

    夜晚的风很冷,刮得她的脸有点痛,但她一直没有出声。

    直到常静在一漆红大门前停了下来。

    苏小竹退开J步,常静似怨非怨的双眼,别有深意的看着她。

    “那,我就告辞了。”她要找个隐密的地方等天亮,这里是河南开封,雇满马车先跑到杭州去好了。为了掩人耳目,她甚至带了件男装。雇马车的话一定会挑选个老实相的。免得被人劫财劫Se。心里转过J个念头,却在接触到常静的表情时化为乌有。

    常静的表情失望而痛楚,“你想要离开?”她不是过来找陆尘的么?

    苏小竹毫不犹豫的点头,沉默。

    “如果你现在离开。大哥明天必会派人马朝四个方面追去。你以为你逃得过?”常静慢吞吞的说着,看她恍然大悟的表情,才叹气滇濁醒道:“如果你想安全滇澯离大哥的身边,必须在京城静待一段时间。等大哥放弃找你的念头。你才方便动身。”这个小迷糊,叫他如何舍得下呢!

    有点道理哦!当时她只顾着跑出将军府,竟然忘记了逃妥被抓回的机率有这么高。反而傻傻的想连夜出城。这不摆明自投罗网嘛!苏小竹很信F的点头。

    可惜她不会骑马,不然买匹千里良驹连夜兼程,就不相信那些人追得上她。常烈不可能发给那些人每人一匹千里良驹吧?赌气的在心里想着!

    等她跑到杭州现在应该叫临安她似乎这样记得,安顿下来之后,看他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找掉他一条老命也找不到她的!

    这样寻思下来,她用“我该怎么办”的眼神看向常静。无比的信任,无比的依赖。

    “你先去陆府躲一阵,我则去扰乱大哥追查人马。以免他想到你还在开封府内。”常静看着她的眼神,不觉在心里叹息自己的意志不坚。他决定赌一把,看看小竹最后是属于他还是属于陆尘。

    陆府?

    苏小竹火烧似的红了脸,所幸在夜Se的掩示下看不出来。

    怎么办,她原来以为以后见不到陆尘了,所以之前那么百无禁忌?但是现在

    “如果不去陆府,那小竹被捉住的机率很大。毕竟一般民家都逃不过将军的搜查”常静观查着苏小竹的神情,发现里面竟无一丝喜悦。

    “我去!”面子算什么,自由才是最重要的!那小子看上去老实可欺,木讷得厉害,怎会搞不定!

    常静微微一笑,再次揽住她的腰身,又凌空而起,坠落在一个冷清的庭院中。

    “这里?”不就是白天那个地方。

    “你知道?”常静的语气中略为惊讶。此处可算是整个陆府最少人烟的地方。早已荒废,除了偶尔陆尘被罚居住于此外,连个打扫的人都没有。最是安全!

    “像我住的地方。”说罢便闭嘴不语。

    “陆尘他会照顾你的。我离开之前会去找他。”常静试探的看着小竹,却瞧不出端倪。

    苏小竹脸上是很严肃认真的,绝对看不出半丝心虚!

    “那我先走了。”颔情脉脉的把苏小竹此时的模样深印在脑海里,一想到紲鳙离别就觉得心像在被拉扯一样。

    风萧萧易水寒,最难消受俊男恩。苏小竹突然觉得要独自出去帮她制造烟雾弹的常静很可怜。

    “谢谢!”她突然说道,“谢谢你。”

    常静欣喜的回头,却摇了摇头,“你明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苏小竹皱眉也跟着摇头,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嘴里说不出口,只能在心里暗想。(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