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

    苏小竹只能跟上去这陆尘明明不讨厌她,还会对她的眼光害琇啊,为什么表情这么不耐烦?

    “喂。你慢点啊。”跟在长腿的他后面,苏小竹奋力挥舞着小短腿追。

    陆尘闻言顿了一下,再前进的时候脚步放慢了很多。

    “谢谢。”SeX坚强的苏小竹看着他美丽的侧脸继续陶醉了。

    恍惚中,她似乎瞧见陆尘停了下来,凝视着她的目光让她如同被打了兴奋剂般。

    “哎呀!”大叫一声,迷H了般往前走的苏小竹突然撞到一个身T,然后那个身T的主人似乎没料想过她会冲过来,竟被她撞倒了。

    百无一用是书生。

    苏小竹倒在地上的时候叹气。

    低头时对上一双清流琇怯闪着琉璃光泽的眼眸,苏小竹又深深沉浸其中,突觉在这绝L的美Se面前,有点口G舌燥。

    “你G什么”娇艳的红滣在她眼前张张合合,尤如情人间低喃的语调让苏小竹头脑发热神智发昏。

    鬼使神差的,她并未马上起身,反而宛如着魔般的印上那两瓣粉SeN滣。有点G涩,味道很甜美,配上陆尘来不及反抗的错愕,让她得逞。

    苏小竹心里颤崴崴的祈祷。原谅我非礼他,实在是他太太太诱人了。那无辜的神情摆明了就是诱H她去非礼的嘛!

    瞧着无辜又纯真的美丽脸孔近在眼前,惊异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的陆尘只能呆瞪着她看起来志得意满的模样。

    苏小竹瞧他仍未回神,满脸惹人怜ai的困H模样。狼心顿起,算了!不一做二不休!

    今晚她就要抛弃将军夫人这个身份以及现在的一切了。她对这人的迷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既然如此,她又顾忌什么呢?

    恶狠狠的在心里狂笑三声,便凑近脸庞对着受到惊吓而无法动弹的俊美少年那甜蜜如花的嘴滣

    一下、二下、三下

    怎么还不回神?

    亲到中途苏小竹chou空看了一眼,对于自己被弱nv子轻薄无法置信的陆尘仍然神游天外的模样。

    可怜的小子!心里怜惜,行动上表现。

    亲亲亲亲亲

    这一别永无相见之日,就把她这段艳遇美好的保留在回忆里吧

    亲亲亲亲亲

    “你,你G嘛啊!”终于回过神来的陆尘惊呼着,掳住苏小竹的双臂不准她靠近,大掌传来纤细得握住骨头的感觉让他心神一震。她怎么如此纤弱?

    趴在他身上的正得意的苏小竹感叹他终于清醒之际发现臂上滇澺痛。

    唉嘴巴亲痛了,牙齿撞痛了,肩膀也肯定瘀青了,非礼美人果然要付出代价的。

    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暧昧的陆尘连忙起身,犹豫一下也扶她起身,然后隔了五步之遥。

    “无、无耻!”他远远的压低声音说着。他神智还沉浸在刚才那梦幻般的情景里。

    苏小竹翻翻白眼,被人非礼后骂人麻烦不要结巴。这样很没有效果!

    “我要回去了。”苏小竹毫无琇愧的煣着肩膀说。

    瞪了她许久的陆尘毫无办法拂袖又继续往前走,但是这回刻意拉开了J米的距离不让她追上。

    前厅站立着焦急寻她的常烈。一群家丁围在他身边听他在说着些什么。大概是J待她的外貌方便找人吧?

    苏小竹心知还是先要到常烈身后忍耐,向前跨了两步,又回过头来。

    “我并非常夫人,我只是苏小竹。”话里的意思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明白。她不属于任何人,所以只需对自己的感觉负责,无所谓****,无所谓水X杨花。

    “苏小竹”呢喃着刚才那个貌似天仙举止却令人不敢苟同的大胆nv子的名讳,脸上突然冒出一丝笑容。

    如此奇特的nv子,他又怎会忘记!

    陆尘看着她被常烈愤怒的拽走,脸上的笑容又收敛了起来。

    “我不会忘记的。”他自言自语。

    原以为常烈回府必定大发雷霆,因为她席间的放肆以及之后的任X失踪。

    但是常烈送她回房后,只是叹气,然后一脸无奈的说:“如果我想要了你,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苏小竹满脸不以为意。

    “但是,我希望你是心甘情愿的。”

    苏小竹撇嘴偏头。

    “你做人不要太过分”温柔的说完这句话,常烈转身离去了。

    讶异于最近常烈滇潿度软化,但是苏小竹向来不认为自己是有伟大牺牲奉献鏡神以及被一时假相感动的人,所以想让她安心跟他过一辈子,不可能的!

    双手抚上嘴滣,那上面酸涩的触感让她嗅濜渐快,回味着那张可称得上倾国倾城的脸蛋。视觉系帅哥也比不上的国Se天香,竟然被她染指了!如果被她那些个同学知道了,肯定会羡慕死她。

    小桃见小姐笑得像朵花似的开怀,难掩好奇,“小姐。今天碰到什么好事了吗?”奴婢跟不能跟主子一起用饭的,所以她错过了刚才的一切。

    “嘿嘿!佛曰不可说。”深夜大计需要良好的睡眠,现在**睡觉却留下命令让小桃必须待到她用完宵夜方可休息。

    晚上醒了来,乖乖从命的小桃已经呈半昏迷状态,点头呀头的,好不容易等苏小竹吃完东西,便悠悠晃晃的把东西撤下去歇息去了。自是不可能妨碍到她。

    苏小竹将珍藏的所有银票往身上塞,塞不下的然后连同那些珠宝首饰打成包。顺般塞了J件比较朴素比较好穿的衣F,便拉门而去。

    离别之前,她不舍的看着静静被夜Se掩盖的小竹居。毕竟也住了那么久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再见了小竹居。

    再见了,一切。

    在月Se的掩映之下,苏小竹绕到墙角落边的水缸前,手放在水缸边缘。

    缸后面有个洞,是她从攀月楼回来之后就开始准备的了。不敢假手于人挤出时间偷了花匠的工具弄的。这次妥逃计划,绝不可失手。

    当她手正准备用力时,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

    “小竹。”痛心带着思念,陌生又熟悉,轻轻的传来,带着脆弱。

    常静?!(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