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0

    语气里的不屑常烈听到了,但是很奇怪,这种在他看来是吃醋的表现却让他的心头燃不起任何怒火,反而沾沾自喜起来。

    “那多宠你一点。总成了吧?”他心情好,自然不与她计较。

    苏小竹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向他,胃口顿失。

    “常将军从来没有ai过人吧?”如果真心ai上一个人的吧,整颗心都应该是满满的吧?不可能装进另外一个人吧?妄想左拥右抱的男人,有什么谈ai的资格?

    常烈为她那坚定的神情一怔,嘴里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如果常将军认为您对海棠的ai便是真正的ai,我只能说将军太天真了,至于其它,真的无话可说。”苏小竹看到了他底眼的犹豫,无所谓的说道。

    “我可以试着去ai你。”常烈看着沐浴在Y光里仿佛随时会幻化而去,美得像仙nv一般的苏小竹,“也许你能够做到让我ai你。毕竟将军府的夫人,不是任何人能够做得了的。”以前认为海棠可以,但是现在看起来,苏小竹更适合不过。

    “想用地位收卖我?”苏小竹的眼神闪闪发亮:“nv人喜欢的是另外一种东西。”听得懂暗示吧,听懂吧!

    苏小竹得偿所愿,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明珠放在她的手掌上。

    常烈见苏小竹满脸的欣喜之Se,想必她是真的喜欢这类可以装点她美貌的饰物,改日他再多送点过来吧。

    苏小竹着迷的看着这个宝贝,换成钱的话,不知道值多少呢?嫫着滑不溜手的夜明珠,不忘巴结的抛给笑容给贡献者。

    常烈动情,“小竹,”伸手便抓住苏小竹的手腕。

    突然称呼由“J人”变为“小竹”,一跃三千里的升级让苏小竹恍惚半天才回过神来自己的手被闲佑人等抓住了。

    苏小竹右手握紧夜明珠,挣扎,掰不动。

    “常将军想用强的了吗?”行动上不行来语言上来,就不相信他不放手。

    果然,常烈漆黑的眼珠子闪了闪,放开了她,“阿烈。叫我阿烈。”

    苏小竹颤了一下,R麻当有趣,脸上却勉强挤出笑容:“遵命,阿烈。”唉,拿人家手短,她识相。

    常烈看着她的笑容,心里觉得前所未有滇濔蜜,“如果你介意海棠住在将军府,我可暂移他处安置她。”

    这个就太超过了。苏小竹赶紧摇头又摆手,“不用不用。”瞧见常烈又将发怒的神情,立即转成T贴的表情,“海棠姑娘住在府外只怕多有不便,到时候传出去了,安给我一个妒F的罪名,岂不冤枉!”

    “那随你高兴。我去枢密使商讨要务。午膳的时候再来陪你。”见她如此懂事,常烈语气更加疼惜。

    “等会。”苏小竹突然叫道,常烈讶异的转过身来看她。

    “常、常静他怎么样了?”犹豫再三,仍是问了出来。苏小竹抱着被吼的觉悟。

    常烈的脸拉得老长,变脸之迅速神情之Y冷让小桃紧紧靠在她身后继续瑟瑟发抖。

    “死不了。”正当苏小竹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的丢过来三个字,然后拂袖而去。

    “小姐。”小桃羡慕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常将军今天对你好好哦!我想我们以后应该安全的吧?”

    “小桃”苏小竹喃喃的唤道,神Se堪忧。

    小桃仍然兴奋的说个不停:“将军好像下定决心好好对小姐了,小姐也收了将军的定情信物。这样皆大欢喜。难得将军既往不咎”

    “小桃!”苏小竹再次叫道,让小丫鬟委屈的闭上嘴巴。她还有好多话要说的呢!

    “常烈只是面上无光所以才打算家丑不可外扬,多半是因为男人的骄傲问题所以对我另眼相看。再者说了,我只是收了他的‘诚意’可并未做任何承诺,所以没有定情信物,懂吗?”然后又吩咐道:“以后你用膳要小心了。海棠那边的人难免不会下毒。”

    瞧常烈这模样,似乎不打算扶正海棠,她的确应该谨慎些了。

    “可是小姐,”小丫环为难的揪着一张脸。“如果那样的话为什么不让将军送海棠姑娘出府呢?”这样不是一了百了。

    “笨蛋。这叫留条后路懂不懂?那个笨蛋将军说喜欢海棠。海棠多久能够起一点牵制作用。”瞧常烈刚才F情的举动,万一没了海棠找她泄Yu她不糟蹋!

    只不过,瞧着常烈的神情,想必常静一定跟他有顿好斗。

    如果不是因为常静生死未卜行踪未明,她真想马上离开。

    但是现在偏偏走不了,右手拇指抚嫫着夜明珠,却另有安W自己等待的理由。

    常烈那个傻瓜出手比常静更大方更自觉,现在钱弄得越多以后生活越有保障,耽误点时间没什么,只要能够弄到功本费,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晃J天过去了,常烈一反往常的变得紧迫盯人。一有时间便过来小竹居跟她培养夫Q感情,偶尔还叫她去书房当睡觉书僮。

    晃悠这么些天,常静却从未出现过。那个经常喜欢突然飘出来的白Se身影她再也没有见到过。

    苏小竹也试图问过J次,但每次话刚起了个头,常烈便拉着老长的一张脸,气氛一崩既暴。试了J次下来,了悟到常烈根本不可能把告诉她,也就没再问了。

    转身令小桃在佣人堆里探听消息,也是下落不明。

    杀人灭口!

    这是苏小竹脑袋里面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是nv人如衣F,脏了换一件。兄弟却是骨R深情。怎么想怎么有可能被杀人灭口的是什么!

    这天,小桃笑得格外灿烂得意的回来。“小姐,感谢我吧。我查到了。”

    苏小竹瞟她一眼,不应声也不理她。

    “小姐”小桃不自觉的撒娇,人家她可是拉下身段去求了芙蓉耶!

    苏小竹终于垂青她了。

    “什么?”很没力气的问一声。她早猜到八成是被送出府去了。这J天府里上上下下哪个角落里面她没逛过?

    “我听芙蓉说,常将军和二少爷那天晚上打了一架。然后二少爷垂头丧气的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