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9

    常烈只觉浑身气得着火了,满脑袋他们相拥的镜头,想掐死她,却又舍不得,气愤难消一拳砸在门卞上,摔门而去当然没忘记将踉跄的常静一并带走。

    苏小竹看着门卞上面的洞洞拳头大小,竟然还给它深陷了进去

    缩缩脖子,苏小竹真想今天晚上就走。

    但是那晚她还是没走成。

    因为小桃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侧,双眼笑成桃心的看着她。散发着崇拜的眼神像看一个偶像。

    而她,也被那种眼神看得飘飘然。

    “小姐。你胆子好大哦!我怕常将军一怒之下伤了你呢!”苏小竹坐躺于床上这样比较轻松小桃不死心的巴在床边赞美她。

    今天晚上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兀,所以小丫鬟根本睡不着。

    苏小竹得意归得意,但心里还是觉得挺纳闷的。平常人碰到这种事应该惊吓不已才对,这小丫头P子除了初时的恍惚之外没有任何惊吓的模样,反而兴奋得过份。

    兴奋得打扰到她睡觉时间了,忍不住掀被起义。

    “小桃,你今天晚上还要不要睡啊?”严格说来苏小竹这个身T的初吻被她一怒之下示威似的送了出去,觉得有些欠疚。加上事后常静仿佛得到鼓励般的深情眼神,更让她有点犯下弥天大错的感觉。慌慌的,不想在这里多待。

    她真的只是赌气兼示威啊!没时间想后果的。

    “可是小姐,刚才真的好恐怖,你真的不怕常将军劈了你吗?听说常将军在朝一向以冷酷著称,上阵杀敌从不手软耶!”小桃兴奋莫名的表情,同时看到常将军和二少爷吃鳖,好B哦!

    苏小桃冷笑一声。那个人哪里冷酷了,看刚才的表现,分明是火爆L子一个。

    “拜托!那是战场上,我可是他奉父母之命娶回来的,不供着我算他不识货!看他那副模样,不像会NQ的变T。况且他真要清理门户的时候,旁边还站了一个常静呢!”常静虽然视长兄如父,但是应该不会看着她被灭口的。

    “那你看常将军会不会成人之美呢?”可是,小叔跟大嫂,莫说是将军府乃朝中显贵,连贫民家里都很少发生呢?特别是常将军健在,不太可能放任自己的Q子跟弟弟乱来。

    “有没有搞错?我只是随便给亲他一下气气那个‘杀猪’的。一个吻就送上我的一辈子?”除非有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B她!滣上残留的触感让她红了粉脸。唔常静的接吻技术太过青涩,有待加强,她闷闷的想着。

    “可是有了肌肤之亲,是该这样的啊。”傻小妞小桃呆傻的问,难道小姐不要nv儿家最重要的名节吗?

    苏小竹不能克制的翻白眼

    “小桃姑娘,你认为今天这件事常将军会让人说出去吗?”苏小竹媚眼一勾,秋波暗送,邪气的笑:“你可是今天这件事的唯一目击证人,常烈是不敢动我常静,但是可不保会不会恼琇成怒之下杀了你灭口哦。”

    小丫鬟当下吓弊了一张脸,怔然说不出话来。

    “乖,现在让我睡觉,以后有我罩你,我会保护你的。”这掉脑袋的威胁一出口,有谁能够不怕的?但是瞧着小桃Yu而又止的表情,不禁失笑。

    小桃这丫鬟又贴心又好欺负,如果有机会,真想一起打包带走。

    过惯了被人侍候的日子,有机会继续下去更好。

    这一晚便L费了。

    第二天苏小竹醒来之后眼P一直跳。

    古人云,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但是她比较特殊,两边一起跳。跳得她心慌意乱六神无主,直觉有不好的事情要要发生。

    “小姐!”小桃睁着一双熊猫眼捧着净脸水来了。

    “这么早你就醒了啊。”今天小竹醒得比较早,起得仍然很晚。觉得就有点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的后遗症。但她第六感直觉一向不错,嗅濜得厉害。

    小桃一夜未睡,老是担心半夜里常将军记起来要灭口来偷袭她。

    本来小姐的懒散生活也让她变懒散了,每天睡很晚才起床,但今天是特例,所以她很早就守在堂前了。

    “我是一晚没睡。”小桃忧心冲冲的说着,“常将军应该不会找我灭口吧?我只是个小丫鬟”

    苏小竹滣边嚼着笑。

    洗漱完毕之后才好耐X滇濘眉看她。

    “怎么,害怕了?”昨天她是不是用太过于认真的语气说了太过于恐吓小姑娘的话?当时她真的很困了,不吓吓她她又怎么会好心的让她清静的睡觉呢?

    “害怕什么?”一个修长健壮的身影闪入院子,吓傻了小桃,却让苏小竹皱起了眉头。

    以往所见,常烈是个长相不错但蛮横无礼的沙猪男人。但今天却穿了白Se长袍,显得有点玉树临风的散文相,只可惜煞气太重,向来对于以德报怨实行得不太好的苏小竹漠视她。

    苏小竹径自用起早膳,珍珠蜜丸配玉米浓粥,唔美味。

    小桃站在一边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常烈奇的看着这个奇怪的丫鬟,却让小桃抖得更厉害。

    “小桃,下去吧。常将军不用你侍候。”苏小竹为她解了围。

    “你似乎没叫过我的名讳,夫Q何须如何见外。”常烈皱皱眉头,忍下她的无礼与不欢迎滇潿度。心知原本的疏离已经造成了伤害。

    “我们只是有名无实的夫Q,常将军!这是您要我牢记的,难道您忘记了吗?”苏小竹喝粥的空档好整以暇的看他。够给他面子了,又少喝了J口粥。

    常烈只当这是小nv孩的任X,也许怨他之前错怪她冷落她在耍小X子,所以他忍耐的难得好脾气的说道:“如果你乖巧的话,我可以让你和海棠共享一个丈夫。我会分多点宠ai给你。”

    小竹用力的喝下一大口粥,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一边努力挤出和蔼模样的常烈。那种施恩的语气让她怎么听怎么刺耳。

    “那多委屈您啊!”彻底看不起这个“杀猪”男人。自以为是又自作聪明,他以为他是谁?分点整个人白送加倒贴她都不要!(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