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

    “你为何去打扰海棠!JF!你这JF!”暴怒已经让他散失了理智,他看到海棠遮遮掩掩不让他看到的伤痕就觉得心痛!不一会儿,他的发泄便让她房间一P狼籍。

    “你G什么!我怎么海棠了!”莫明其妙的苏小竹实在是太委屈了,所以也跟着大喊起来。这个“杀猪”的怎么如何不讲道理?冒冒失失的便冲进来捧人!他以为他是谁?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打了她!你怎么敢打她?”常烈一把抓住她的手,那么纤细,那么美丽,又怎么忍得下心把海棠那白N的脸上打出两块红肿?

    “你知不知道海棠曾经救过我一命,对我恩重如山,情深似海,你怎么能够打她?你怎么能够打她?她那脺骺弱,那么可怜。你怎么能够打她?”一想到海棠温柔包容的笑容,想到她之前受的那些苦,他就恨自己不能好好保护她,反而放任一时的感情,让这个nv人伤到了她。

    “我哪里打她了?麻烦你把事情弄清楚。”苏小竹这边是理制凐壮。“我没做的事情你怎么栽给我都没用!”

    “芙蓉说的,海棠也承认了。现在她受惊过度卧床不起,你满意了?你这Y狠的毒F,留你在世上也是祸害。”常烈思及之前他曾经沉迷于这毒F的容貌和耀眼的X子里,就觉得对不起海棠。特别是他回来之时最想见的人竟然由海棠变成她的时候,更是不能原羵愒己。以至于想发泄的怒火全部都渲泄到眼前的祸因身上。

    苏小竹最恨别人不相信他冤枉她,毫不犹豫的用力一脚踹向他命根子。然后冷眼瞧着他抚住下身动弹不得。

    “你长这么大个,怎么蠢得这样?海棠跟我是什么关系?是朋友吗?她们不能栽这种罪名给我吗?你不知道她们看我不顺眼吗?你自己瞎了狗眼就算了,麻烦不要到这里来撒疯。”

    常烈见她一副忍受奇耻大辱的模样不似撒谎。而海棠也的确没有直接说是她掌掴的,她只是用哭泣来回答。那么芙蓉,海棠,苏小竹,到底是谁撒谎?

    眼睛盯着面前的小Q子野X的动作,流落出不同于时下nvX的妩媚。野蛮了点,却也不失憨厚率直。这个小Q子并不如他先前预期的惹人厌。正是这个意外,让他的心里充满了内疚。

    忆及芙蓉的神情闪烁与海棠的不自在,突然觉得事有蹊跷。可向来心高气傲的他岂会跟一个小nv子道歉,于是只能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杀猪!杀猪的!你果然是杀猪的!”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种人当将军,宋朝怎么还没亡国?

    “小竹。”在角落静默许久的常静终于走了进来,将痛得眼泪掉不停的苏小竹搂进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不是你。可是”他将小竹抱进怀里,心里只有无际无边的痛苦与压抑。

    “大哥回来了。我没办法。大哥回来了。”他呢喃道,心痛Yu裂。

    “你走。”对他本来还是有一丝幻想的但是,眼睁睁看着她被冤枉,被打却不施以援手。他连最起M的维护她都做不到,常烈一回来就像缩头乌G一样,根本不用想像他们的未来!他们不会有未来!

    脸痛心也痛的苏小竹推开他,冷冷的喝责,“你走!你给我走!”

    “小竹。”常静只觉眼眶一热,咬咬牙只能离开。刚才在外面,大哥质问她掌掴她的时候,他拳头都快捏碎了。

    但是他不能。大哥是自小养育他长大,他不能做对不起大哥的事!

    他终于明白,在名份上,她仍然是大哥的Q子。所以,大哥打她,骂她,他都没资格cha手。他没资格!

    一拳打在石柱上,P开R绽的感觉只让他更加心痛自己的无能为力。

    “二少爷。不是你的错”小桃也红着眼睛迎上来,将常静的手小心的握住,拿出绢帕小心的包扎。

    常静见这大眼睛圆脸的丫鬟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不觉虚无一笑,自顾自的走开了。

    小桃只觉自己也能够T会到二少爷心里面的无奈,擦擦眼泪回到小竹居里。

    “小桃,帮我弄点东西冰脸。我美美的脸可不能毁了。”视美如命的苏小竹正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叫着。

    她决定了!她要马上离开这个危险的将军府!

    “大哥”,黑夜里,小竹居外。两个身影对恃着。

    “你过来G什么?”淡淡的说着,心里满是迷H的看着灯火通明的小竹居。

    “大哥,好好对待大嫂吧!”好好代替他疼她,ai她吧!那个鏡灵般的nv子,是值得这一切的。

    意外的,这次常烈竟然没有反驳。

    “她,胆子很大。”面对她的怒火,竟然能够反吼他,不是吓得瑟瑟发抖。实在是个胆子很大的nv人。

    “而且她长得很美。人也很善良。大哥,她跟那个卑鄙小人不一样。”说不出心里是苦涩还是欣喜,但是希望她幸福却是真实的。

    “阿静,你对她动心了?”敏感的查觉到了弟弟语气中细微的波动。

    “是的。”常静也不打算隐瞒,但是,“我们是发于情,止于礼。”除了那两次意外的拥抱,时间为什么不能停止在那刻!

    “你,不像那样的人。”他的弟弟是正直的,内敛的,年少轻狂的冲动在他身上完全看不见,为何会对那nv子

    “大哥。”打断他的思考,常静不想隐瞒:“大嫂长得很美,可是她的可ai之处仅仅是她的美。如果你细细的发掘,会发现她有数不清的表面,她的人,是由数不清的表面组成的。开始我只是觉得大嫂开朗又活泼,后来发现她坚毅又坦率,完全不像任何nv人一样只想依附于男人生存。她什么都靠她什么。她就是她自己。”还有许许多多小竹的好,但是他并不想说出来。就让他怀哀着这所有的秘密吧,独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回忆。

    “阿静,你应该知道我钟情于海棠”常烈的语气是冷淡的,让常静心头一颤。(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