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

    海棠的清白就是被常烈这么证明的?苏小竹心底讶异,却也不再多说,安W了姑娘两句又拿了十两银子给她当情报费,带着小桃回了房。

    原本只是善心之下救的姑娘,岂料竟带给她这么个意外发生。如果以此为勒索,只怕海棠也只能乖乖就范。

    回来的路上,苏小竹便一直得意洋洋的瞑思苦想如何敲诈人家。

    “大嫂今日很高兴吗?”常静瞧她一脸光彩照人的模样,不禁好奇的问道。

    “没事啊。只不过没有不高兴的事情所以高兴呗。”苏小竹笑得跟朵花似的。

    “大嫂似乎总是容易快乐。”有感而发滇澗息,正是因为她的欢乐能够感染到别人,所以他才会越来越喜欢与她相处吧。

    “那当然。”被受不了被人称赞的苏小竹立即更加高兴,脑海里却突然浮现一张冷冰冰的漂亮脸孔。

    “常静,今天那名公子是谁呀?”瞧他义兄义兄的叫得那么起劲,却连正眼也不看她一眼的,挺高傲的小子嘛!

    “他是礼部尚书的儿子,参加了今次科举,放瘪在即,我特别拉他过来放松一下的。”常静犹豫半晌,才说道,“小竹对他很感兴趣吗?”

    苏小竹立即似笑非笑的瞅着他。“只要是美丽的人,我都有兴趣。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看呢?”

    常静皱了皱眉,才道,“人言可畏,小竹不可如此放任自己。”

    小竹脸上的笑容突然敛起,取代的是乌云罩顶,“如果你是我,就会觉得人生得意皆尽欢,毕竟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永远得不到了。”

    她曾想家,她曾想过回去,但是想破了脑袋也不得其法。如果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泪洗面能够让她回去的话,她愿意做。无数个日子**闭了眼,希望醒来的时候听到母亲和蔼的叫她起来的声音。无数次的失望,造就了今天她的绝望。对于回去,她已放弃希望。

    “小竹说话真奇怪。”苏小竹这名nv子,是他见过的所有nv子中最令人耳目一新一个。每每让他惊讶不已又沉醉在这种新奇的感觉里。

    “不是奇怪。只是认命而已。我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开心,过得自由一点。”苏小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小姐。”一直在旁边跟着她的小桃突然拉她。

    沉浸在自己愁绪里的苏小竹转头看她。

    “怎么了?”

    “小姐你忘记了?”小桃看她的眼神变得很奇怪。

    苏小竹此时哪还想得起什么事,疑H的大眼看她。

    “大明还在我家里等我们呢!”

    哦,天哪!那个傻大个!

    “小姐。”小桃犹豫的疑H。

    “嗯?”苏小竹漫不经心的回应。

    “刚刚二少爷明明很怕你误会,你为何要故意打断她的话呢?”

    苏小竹继续点银票这是刚刚从常静那里弄来的。

    她的本X只是一个普通的nv孩子。对于帅哥的追求是很帅哥,但是如果涉扯到责任道义方面的话,她现在不想提及。

    她低头不语的模样却让小桃误会小姐认为自己多事,急急收回自己的话。

    然后,小桃突然又说,“小姐,其实”

    苏小竹只道这丫鬟对常静倒是蛮关心的。刚想调笑两句,却见到小桃凝重的脸Se

    “将军快回来了。今天朝廷派人来说的。”

    心跟着沉了下去。

    唉,逍遥的日子快结束了。

    常烈此次回来,全府上下轰动异常。

    常静仍然会陪她吃饭,却喜欢拿一双若有所思的眸子盯着她瞧,开得她浑身不自在。

    常烈回府三天,连个影子都没让她瞧见。

    而她不但不以为忤,反而相当庆幸。她不太想面对那个凶悍的男人。

    算算时辰,到这个地方也三个多月了。

    已经由初春的Y雨绵绵待到转夏的晴空万里。

    拜常静的投资所赐,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这天,小桃恐怖的尖叫室回荡在小竹居内。

    “小姐小姐!我们养的阿花今天不知道被谁毒死了啦!”

    阿花是她的鹦鹉。

    本来是常静的,可是她见它可ai便要了过来玩。

    “什脺餍被毒死了?”本来睡得好好的苏小竹不得不面对惊恐的小丫鬟。可怜哟,吓得脸Se都发白了。

    “因为它在流血。嘴巴和耳朵里面都有血出来。不是中毒难道还是生病?而且昨天我喂食的时候还好好的很有鏡神。”小桃急急的拖着小竹便走。

    苏小竹突然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左右看了一下没人啊!

    看了鹦鹉的鸟尸之后,心底却涌上来一Gmao骨悚然的感觉。

    她没得罪人啊

    中午用膳时,她如实向常静报告。

    常静皱紧了好看的双眉:“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吗?”小竹向来离群居所,没跟任何人有过冲突啊。除了

    苏小竹盯着他,“池塘的锦鲤死了大半,院子的牡丹全部枯蒌。”她跟小桃两个人相当无事,看来这次的事只是个警告。

    “你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常静细问道。小竹与那人连面都只见过一次,平常不是在小竹居就是在厨房那边聊玲濎,照理说下人是不可能谋害主子的。那么只有那个人有这个胆量是因为大哥快回来了吗?

    苏小竹摇头。她想得脑chou筋了也想不出来谁要害她。

    “海棠姑娘那里,小竹S下去过没有?”常静为表慎重,仍是问了一句。

    海棠姑娘?!

    苏小竹立即掩示的低下头去,“当然没有,”为掩不自在她主动提及,“常将军今日出府的吗?”

    常静静静的看着她,神情里有种压抑。“大嫂关心大哥的去向吗?”

    苏小竹窒了窒说不出话来。常静只觉心里绞痛,但不愿为难她,“大哥被八王爷找去了。不在府中。”

    “哦。”转移了话题就好,苏小竹倒也不是很关心。

    “小竹。”犹豫了一下,常静终是将手覆在桌上那N白玉手上

    “我该拿你怎么办?”顺势一拉,毫无防备的小竹便被抱在他的怀里了。

    苏小竹这边叫苦连天,却又不好意思打断人家的动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