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

    眼前却是一亮,滣红齿白,P肤又光滑又水N,五官更是鏡致得像电脑合成的一样。如果不是稍嫌五官整T大了点,神Se太臭了点,她肯定觉得这位比较美。

    看向他的身上

    “为什么你能够带这个nv扮男装的人过来玩,我就不行?”苏小竹满脸的不F气。

    “小竹!”常静无奈的按着前额,“他不是nv人。是男人。”陆兄虽然貌似nv生,但是他的气势和身材又怎会让人联想到羸弱的nv儿家呢!

    苏小竹眯眼瞪着挡在她面前的男人。

    虽然的确不太像nv人,也有喉结,但是现代不是很多打扮长相偏中X的人吗?

    面前的男子拿一双透光琉璃光泽的璀璨的眼眸看她。

    心如疾鼓万马奔腾,苏小竹心头一蒙,粉N小手自动直袭向他的前X。

    趁人家呆愣之际左嫫嫫右按按。

    “小竹。”惊叫一声,已被常静抱入怀中,常静惊呼一声自知越矩,又马上放开。

    陆尘瞧着这粉N的娘娘腔小子先前是打扰他听琴品茶,后来又粗俗无礼的朝紫蓝姑娘身上直瞄,现在又毫不知耻的嫫着自己的总之,对这小子的印象是大打折扣。

    虽然是不满,但是脸却红了起来。

    好一个害琇的男人,小竹兴致BB的看向他。

    常静的害琇是因为守失教,而这男子的害琇似乎是因为太过于纯真。

    “义兄,这少年到底是谁?”陆尘眼光凌迟着站在常静身旁笑YY凝望他的少年,长得胭脂气十足的小白脸。怎的眼光那般大胆。

    “我是苏小竹。”有常静罩着,所以小竹非常不用自制也不用害怕。

    小桃在一旁已经完全cha不上话了,小姐的大胆行径让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今天过后,她一定短命J年。

    “这位姑娘很有味道!”小竹拍拍常静的肩膀以示赞赏。

    “小竹!”常静倒是先不自在,警告的瞪她一眼之后,才微笑着对陆尘介绍,“这是在下好友,苏小竹。”

    “嗯。帅哥贵姓芳名啊!”早就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的苏小竹倒是毫不介意人家的冷脸,仍然兴味盎然。

    “陆尘。∑內于义兄面子,不得不回答的陆尘绷紧了一张俊脸。

    “这小美人的名字呢?”苏小竹见状耸肩望向一直默不作声的弹琴nv子,眼如流水转盼。

    “小竹,说话做事不可如此轻佻。”常静轻斥道,然后又介绍道,“紫蓝姑娘。这是在下的好友苏小竹。”

    跟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对眨半晌直到人家忍不住垂首后,苏小竹才满意了。

    回首却见常静满脸赞同,苏小竹立即扮乖巧的道:“反正我人已经出来了想叫我回去也不可能。不如你带着我一起,到时候我们一同回府不是更安全吗?我知晓你有满肚子疑问。我甩开大明是我不对,但是被人监视的感觉很糟蹋。你就原谅我吧!我继续看你弹琴可好?”

    连珠P似的又是求饶又是讨好,常静Yu言又止,盯她半晌之后终跟那画般的青年一起坐回原位。

    默认了!苏小竹主仆兴奋的坐在一边。

    一连番看下来,才觉得索然无味。

    紫蓝姑娘见她们四人的眼神都望着自己,也就颔琇带怯的继续演奏起来。

    于是,苏小竹轻微的鼻鼾出现在大家的耳朵里。

    “小姐!小姐!”小桃急得满头大汗,拼命推着靠在自己身上长睡不起的小姐。都怪小姐昨天那么晚还不睡,别人还在弹奏小姐就睡了过去,这是对弹琴的人最大的不敬!

    常静略显尴尬的看陆尘与紫蓝一眼,“实在抱歉,小竹昨夜似乎没有睡好。”

    紫蓝平淡如水的眼眸盯了她一眼,才道,“无妨。不如我们先去厢包里用些酒菜茶水,待会再来抚琴作诗。至于这位姑娘,让她在我的榻上睡会吧。”

    常静瞧着也是,便将小竹抱至柔软的床上,留下小桃与那两人出门了。

    关门声一起,原本熟睡的苏小竹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小姐。”没睡着吗?

    苏小竹满脸不耐烦,“在S人厢包里面他们还坐得那么规矩,根本没看头。还不如去找找那个小姑娘。”

    小桃应了声,跟在大摇大摆的苏小竹后面走了。

    但是走到一半变成小桃在前小竹在后。苏小竹转个弯可以转错三次。找到记忆里面的那间厢包,却见到那小姑娘已经苏醒过来躺在床上发呆。

    “姑娘,你没事吧?”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叫道,小桃在身后掩上门。

    那小姑娘打量了她们半晌,才叹道,“想必二位就是妈妈刚才说的救命恩人吧?”

    苏小竹见她神Se哀戚,倒也很同情。方安W了两句。却见那姑娘哭了起来。立即慌了手脚,推了推小桃。

    “姑娘若有什么委屈,如果不把我当外人,倒也不必憋在心里。”小桃哀怨的安W道。

    那小姑娘惨笑了笑,方道,“两位方才救我,我自是不会把两位当成坏人。只是,这也只怨我命苦。”

    八卦!

    苏小竹立即兴味盎然。

    “原本我是攀月阁花魁海棠姑娘滇濝身侍nv莲花。”抹抹眼泪她说道,“想必你们也未曾听说过海棠姑娘的名号,她是上任花魁,现在被接入将军府。”

    苏小竹疑H的偏头,海棠姑娘的侍nv不是芙蓉吗?小桃也满脸疑H。

    “常将军实在是个英伟的男子,海棠姑娘对他一见倾心。但是她也知道残花败柳配上不将军的。所以,她让我以身相代。”那姑娘继续说着,此时苏小竹才发现她容貌秀丽,身材更是让人血脉喷胀,是海棠那种类型的。

    “我原本只是丫鬟,不用做些出卖PR的事情。但是海棠姑娘却Y是拿十两H金和主子的身份B了我。还答应事成之后带我一起去将军府享福。岂料海棠姑娘得偿所愿,却把我留了下来,另外一个侍nv芙蓉也跟着去了,只留下我仍在这炼狱之中。”越说越伤心,后来竟嘤嘤哭了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