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

    这天。

    “小桃,你怎么了?”用完膳的闲情时间,好戏又上演了。

    哭得梨花带雨的小桃哀切的看着小姐姜P抹眼睛真的好痛。

    “我我娘亲得了重病。”

    “真的啊?那我请个大夫给你娘亲看病。再陪你见见你娘亲。”

    关怀案至的声音出自苏小竹之口,动情的抓住小桃的小手。“可是,夫人不能S自出府。”小桃哭得一塌糊涂。

    “常静?”回转过头,看着常静无奈的神情。

    常静暗地里叹口气,心知小竹必须又有花招,却只能奉陪到底,“小竹又想如何?”

    “我可以出府吧?”这又不是深嗊大院的,虽然她挂着大夫人的头衔,但是应该可以出府吧?虽然她可以跟小桃在后院砸个狗洞出来,但是一来工具难找,二来她也比较懒。还是光明正大的出府好点。

    “F道人家是不准出大门的。”常静为难的说着,心里暗想要不要让她出去透透气。

    “我可不是F道人家,现在我还是H花闺nv呢!”小竹倒也不避讳,在常静面前被宠得已经很大胆了。

    “可以吧可以吧?”她瞧着常静状似心软,连忙满脸献媚的笑追问着,只差没摇尾巴了。

    “好吧。但需家丁陪同。”这个ai装端庄矜持的小竹实际上古灵鏡怪得很。瞧瞧现在憨厚率直的笑容,很让他拒绝不了。只可惜今天他已然有蛹。

    “谢谢谢谢!”感激得真想握住他的手,但是太大胆了。肯定会被骂。还是算了。

    不过常静真的是个大大的好人。

    回到房内。

    “小姐。这姜味怎么也去不掉。”双眼红得像核桃的小桃可怜兮兮的拿沾着清水的锦帕洗眼睛。

    坐在床前收拾的苏某人很没良心的耸肩。“没办法。谁叫你最近越来越不能控制眼泪的流量与质量了。这样很让人怀疑你的诚恳度嘛!”虽然人家可能起疑了,但是演员的专业素养是不能够被怀疑的。

    “流量与质量?”不太明白,但是小桃关心的却非这个,“我们明天真的要甩掉跟着我们的大明哥吗?”大明哥虽然冷冰冰的不会说话,但是人很好,上次还帮她提过水。

    “废话。”如果不甩掉监视者一号,她又怎么玩得痛快?

    “哦”小桃委屈的应道,小姐好凶哦,表情G嘛那么恐怖。

    于是第二天,三人终于出府了。

    眼前这条古Se古香的大街,有卖珍宝首饰,零嘴小吃,杂货的苏小竹瞧乱眼花缭乱,明明离自己如此近,但是在记忆里却那般遥远。

    现代的话,已经看不到这种摆在街边滇澂子了。都是店铺门面的。苏小竹心里暗想,对那些守在摊前苦站的人投以同情的眼神。一站就是一整天,肯定很累吧。

    “小桃,我们先去吃、买点东西给你娘亲吧。”苏小竹禁不住嘴馋的看着旁边的小吃摊,香味扑鼻而来,惹得她口水Yu滴:“我们去尝尝味儿,挑J样好吃的给你娘买回去。”末了,不忘表明自己只是试吃的立场。

    小桃只觉得小姐好生T贴,投以感激的眼神。

    唔小甜饼,小菜包,小糕点还有正宗麻辣烫。苏小竹一家家走过,一家家尝过。

    肚子塞得饱饱的苏小竹纤纤玉指微扬,协同小丫鬟弃食摊而就绸缎店,身后跟着满脸不自在提着各Se小吃的大明。

    nv人购物滇濎X绝对不会因为朝代的更替而改变。这一点在苏小姐身上得到最好的印证。

    “大明啊,你去过街的玉器店帮我挑副上好的玉镯。”大明出发前常静给了他花费,所以这些付钱的事情肯定是他负责。

    大明为难,“可是夫人”二少爷叮嘱过寸步不离。

    “小桃!你陪着一起去。”带个人质应该就放心了吧?小竹毫不犹豫奉送小桃。

    “那好吧。”同意的大明领着哭丧着脸的小桃离去。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街角,小竹立即猫腰冲进旁边的钱庄。

    “兑现。”时间计內,店内寥寥无J的顾客,苏小竹冲到无人排队的柜台前说道。

    栏杆后面的长衫中年人疑H的问:“小姐想G什么?”

    “银子换银票!”苏小竹想了一会,改正道。

    这样人家懂了,立即手脚麻利的将本地银号的银票和银子换成他们钱庄的全国通行的银票。

    “ok。”拿着薄薄的一叠纸。苏小竹却觉得宛若千斤,这很有可能是她下半辈子的依靠。

    她将所有的银票都弄成十两二十两分开存放。不出现大额的,弄丢了也只损失一点点。

    怀揣银票又转回绸缎庄挑布。

    店主见她去而复返,立即热情的迎过来。

    两个人若无其事的一个挑选一个介绍。

    小桃与大名终于拿着一个红缎锦盒回来。于是小桃领着小竹与捧着绸缎提着食物礼盒的大名去自己家。

    小桃的家境很坏。家徒四壁,破烂不堪。真是怀疑这样的地方怎么还能够住人。

    “小桃,先去看看你娘怎么样了?”苏小竹紧皱着眉头,如果小桃是在这种地方养育长大,那也真是委屈小姑娘了。

    “小姐请稍后,我去卧房看看我娘。”她娘现在应该在屋里做饭,呆会把她往床上一拖就可以装病。

    “小姐。我娘说想好好感谢你。”小桃的声音从卧房的方向传来。

    苏小竹便带着拿满见面礼的大明款款生姿的步入幽暗的小房间。

    小桃既然聪明伶俐,她娘自然也机灵。脸Se青灰滇澤卧在床上,披头散发,果真有J分重病垂危的模样。

    “大婶好。”她一进门便很有礼貌的唤道,感叹小桃妈演技的惟妙惟肖。

    太过简陋的小桃家让她心生不忍,掏出五十两S房钱贴给她们。

    “小姐。”母nv俩一前一后感动的低泣。

    苏小竹立即愣在原地,瞧向一旁也是满脸动容的大明。

    “现在怎么办?”她会说话的大眼睛询问着大明。“您是主,她是仆,您这般宽厚小桃自然感激。”大名在一边解释着。虽然与礼不合,但是她的没架子让人觉得很亲近。

    “哦。”苏小竹只道这钱反正也是不义之财,疏那么点财仗义她当然不会介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