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7

    小桃感动的眼颔泪花,nv主人原来承受得这么大的委屈,而她,竟然还坦白的把自己难以对人言的处境告诉她一个下人,对nv主人立即升起一P敬仰之情。

    “大嫂。”常静正站在门口房间静静凝视着蓬头垢面的苏不竹,也不知道刚才他听到了多少。

    苏小竹有点心虚的低头,不敢抬起来看他。虽然心里对那个酷似葵的长相很哈。

    常静对呆立在一旁看自己的小桃柔声道:“以后就叫夫人小姐吧。我跟嫂子有些话要说,你先在外面候着。”

    苏小竹耸肩。能够理所当然的被人家侍候她为何要反对,不仅不排斥反而蛮享受的。她不会养出爬在主子头上的丫鬟,但也不会N待她。

    这可是有钱人专有的享受,她现在能享受就享受吧,现代没能享受到,古代就补回来咯!世事无常,不用计较那么多。亏着谁也不能亏着自己。

    “大嫂。大哥命我过来请你去海棠那边。”常静看着满脸都找不到丝毫埋怨的苏小竹,觉得这嫂子真的宰相肚子能撑船,直率坦白又坚毅刚强。站在他的立场本该怨恨于苏家,但是苏家这无辜的小nv孩也算是受害者。他日后能够照应的地方也定当照应。

    “一定要去吗?”苏小竹沮丧的摆出苦瓜脸,她头发未梳,衣衫未换,狼狈得一点都不美型哦!

    常静瞧着她可怜兮兮的表情,不觉与昨夜那个美得耀眼的新嫁娘重合。差异似大,但也是不同的风情。昨夜美得像烈火一般,今天却纯真可ai憨厚得像邻家小nv孩。

    “大哥希望大嫂见见海棠。”微带歉意,却不得不听从大哥的吩咐。

    希望她见见海棠

    孰轻孰重,立见分晓。只是不知这主意是海提濁出还是常烈主张。

    好在这下马威她也能够应付。

    于是她挥挥手,有气无力的道,“知道了。叫小桃进来帮我梳洗一下吧!”实在没心情做B打鸳鸯的事,但是这是常老大的“命令”,所以也只能遵从。三从四德嘛!她现在还是他老婆,她会给他面子的。

    “大嫂不愿?”常静微皱眉,衡量如果跟大哥说嫂子身T抱恙不能前来大哥是否能够接受?虽然可能会生气,但可能比这可ai的小嫂子去面对那种难堪境地人道一点。毕竟才新婚哪!

    “岂敢!请二弟稍候。”苏小竹立即一副很有鏡神一点都不为难的表情。她不是害怕去见他们,只是懒得梳装打扮而已。昨天的痛苦还记忆犹新。

    常静看着她稍显焦急的神情,只觉纯真自然,倒是个很可ai的人,神情语气都放柔了:“我知道大嫂委屈了,但听大婶之言想必也已认命。认清自己的地位,日后才不至于难做。”

    苏小竹听到他这么说,只觉未来看到一丝光明。

    跑路协助者一号就决定是他了。

    常静也不多言,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小桃便走了进来。

    “小桃啊,我喜欢那种不用cha很多东西的”这类东西已经被她搜走了,可不能让小桃发现。

    “不会土得只弄一个包包在脑袋后面的”这种既又老又土的发型不太适合她。她又不是老太婆。

    “其它的随便你”换上枣红Se的外衫跟长裙,坐在梳妆台前的苏小竹不放心的吩咐道。

    “是,小姐。”小桃对对她掏嗅澩肺的苏小竹赤胆忠心,自是满口应允,巧手在苏小竹的如云秀发上面忙碌。

    一会儿

    “好了,小姐。”

    苏小竹很正经的对着铜镜顾影自怜。具T发型如何她没有后镜看不真切,但是对于颊边垂下来的浏海所装饰出来的效果很满意。

    她喜欢浏海,也喜欢整理得F贴顺滑的浏海,就这点来说,小桃做得很不错。

    “很漂亮。”她从不吝啬赞赏。

    小桃立即兴奋得红了双颊,:“小姐本来就长得美,所以怎么打扮都好看!”

    这一点苏小竹更是百分之百的认同。所以她用感激的眼神看小桃,把小丫鬟弄得更不好意思了。

    这苏小竹的身材虽然发育得比较像太平公主,但是脸蛋却是无话可说的鏡美细致。瞧那唯一见过的两个男人初见时拿着惊艳的眼神看她就知道。

    此时更觉得苏家的辛酸,这么美又这么贴心的nv儿却不得不送到将军府来被糟蹋。

    虽然以她的综合眼光来看身高不够,T重也太轻,但是那张脸真的无可挑剔的美丽。这是万中无一的好运气,有张美丽的脸蛋。所以她才笃定这副外表不可能找不到顺眼的丈夫。与其被人挑,不如她来挑。

    “好!见客去!”难得的好心情让她故意轻挑的看小桃,话说得像***媚眼如丝的让纯情小nv孩琇红了双颊。

    夫人明明跟她年纪差不多大,为何说话老是这般风趣。

    “逗你玩的啦!我们快走吧。让二少爷久等就不好了。”收敛了玩笑心情,苏小竹也只能认命去陪见了。

    穿过一条回廊,是座假山加池子,穿过二条回廊是花园加池子,三条回廊是花园加假山除了这些能不能建点别的?看得很麻木。苏小竹刚开始还觉得很阔气,后来就看烦了。

    处处景致一样,实在很无聊。

    “二弟啊,到底是她住的地方太偏僻,还是我住的地方太偏僻啊。有隔这么远吗?你不会是为了多跟我相处所以故意带着我绕路吧?”瞧着没有外人,常静又着实好欺负得紧,所以她也放开了胆子温柔的盯着他看。

    “大嫂。说话请庄重点。虽然我知道你没别的意思,但是被其它下人听到不好。”常静宛如老夫子般训戒着。

    “哦。”苏小竹自讨没趣的吐吐舌头,向旁边憋笑的小桃做个鬼脸。

    “你还没回答我呢?我的居所是不是很偏僻。”住得偏僻就代表没人,没人老盯着就代表方便逃跑。

    “大哥说大嫂喜静。所以安排得离主屋远了点。”常静不忍直说,婉转的解释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