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6

    苏小竹乐开了花,正准备大放鞭P,却见常烈突然转过身来。笑颜防骤不及,来不及收敛。常烈正准备说话之间却发现他的小娘子竟然笑得像朵花似的右手举着红盖头猛往他这边摇。那天真气稚气的动作配上她美丽绝俗的笑脸只觉格外纯真可ai,不禁心头一怔。然后又见那小nv子立即非常流畅的将笑脸转为面无表情,手也赶紧收回到身后去了。

    “你”他脑中突然一P空白,只记得她刚才稚气无邪的得意笑脸。

    “常将军。海棠夫人一定等得很着急了。请将军赶快过去吧!”苏小竹见他呆望着自己不说话,立即果断的截住他的话。

    “海棠尚未过门。”常烈突然觉得“夫人”

    这个词让他不悦,于是皱着眉纠正,突然觉得这小娘子跟他料想中的千差地远。如果不是父命难违,他与海棠应该早就结成了夫Q。又哪会娶一个惟惟懦懦的仇人之nv。虽然他也曾计划娶过来稍加指点惩罚必定让她温驯如猫,碍不着他的事。然后让海棠当实际上的正室,而她则乖乖的当她名义上的空架正室。

    但是现在,他看着刚才她笑容可掬天真L漫的举止,突然觉得有丝不忍。丧失之痛让他丧失了理智,之前说的话J乎太重了一点。

    咦咦咦?G嘛突然变得好像很关心我的样子?不会想留下来吧。苏小竹慌乱的看着他软化下来的神Se。

    不给他细想的时间,苏小竹以身为一个Q子极大的热情鼓励丈夫出外偷腥。

    “常将军啊,想必海棠现在正梨花带雨的哭得伤心呢?如果你不好好安W一下,必须让她寝食难安。小nv子身虚T弱自是不方便F侍将军。还望将军T谅。”迅速的说着,不给他打断的时机。

    常烈却瞧着面前nv子那T贴的笑颜。虽然同样的是笑,却总是觉得刚才他回眸所见一笑真是让人看着舒F多了。现在这个笑容,美则美矣,却让人觉得很虚伪。

    苏小竹暗暗心惊,头P一Y换上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但小nv子还想先弄清楚一件事情常府夫人的位置还是应该在我身上才合情理,而下人们该有的T面跟尊敬还是希望他们做到的。”

    这下又觉得这nv子贪慕虚荣势利得很,马上没了留恋,冷哼一声离去。

    真是麻烦!这回不敢乱做动作免得被抓包的小竹在心里暗想着,刚才的睡意早被常烈那一下三变的神情吓得不翼而飞,所以她只得没事找事的坐回桌前。

    “刚才我没吃很饱,又过了那么久了,可以再吃点东西吧?反正现在这副身子这么瘦小。多吃点有利于发育嘛。”她笑嘻嘻的说着,眼睛却盯着见都没见过的古典小吃。在苏家过得很坚苦,由于在节约银两粗茶淡饭让她食不知味。瞧见了写满“随意取用”的美食,自是忍不住的嘴馋。

    “唔唔,嗯嗯,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不必为节食所恼的苏小竹,真是吃得不亦乐乎应接不暇。

    苏小竹人生中的第一个新婚之夜便是这样过去了。

    不安于室

    上无父母的唯一好处就是新媳F不用敬媳F茶,所以她早上睡到日上三竿。

    睁眼瞧见桌子被收拾得GG净净。于是衣F懒散一披便闭紧门窗搜刮任何值钱物品。

    基本上梳妆台上放置的首饰都可以用来当钱。礼F也可以用来换钱。还珠格格里面有说过,所以也算做钱财之一。衣柜桌子的chou柜隔间里面都是些实用的日用品,不好换钱。看来看去还是桌上的那些金器宝石值钱点。

    “夫人。”门外传来一陌生nv子的唤声,接着有人推门。然后发现推不开。

    “等,等一下!”把所有的首饰都扫进青Se的长布里,塞到床下滇澾到最里面,然后气喘吁吁的去开门。

    “进、进来吧!”她努力维持平和的表面。

    “夫人。”穿得桃Se衣裳的可ainv孩有张圆圆的脸,此时对她露出憨厚的笑容,捧着一个闪亮的铜盆进来,盆里面盛满了清水,丝丝雾气往外冒。

    “什么事?”苏小竹压下急促的气息,镇定的问道。

    瞧见小nv孩的笑容,立紲麾释道,“天气似乎很热,所以刚才没有穿衣F。不便立即开门。”手还装模作样的挥着衣袖扇风,刚才翻箱倒柜的让她真是腰酸背痛啊。

    “我是将军新买进府专门伺候夫人的丫环。我叫小桃。”笑得甜甜的nv孩红着脸说,主人想G什么哪用得着向下人解释。

    把铜盆放在一边的架子上,拧G了丝帕递给她。

    专门伺候?

    听起来怎么这么舒F!苏小竹晕陶陶的沉浸在有专属丫鬟的喜悦中。

    “小桃啊!漱口怎么办啊?”装模作样的苏小竹一副很高贵的模样。她向来是在家里当佣人的,现在却有人给她当佣人,叫她怎么不得意忘形。

    “是,请夫人稍等。”小桃立即恭敬的退出门去,不一会拿了一个茶杯过来。“请夫人净口。”

    就这么一点?苏小竹满心疑H的看着茶杯不动,然后瞄瞄小桃是不是还有牙膏牙刷作用的东西没有拿出来。

    “夫人请放心,里面放了珍珠粉和Y材,是奴婢看过的漱口水里面最好的。”小桃见nv主人迟迟不动,立即心急的解释着,生怕夫人嫌弃她的伺候不好。

    “小竹!”苏小竹颔着水用力在口腔里面翻云覆雨,左挤右钻。确定那些水让她的口腔清爽了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吐出来。

    “夫人?”小桃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从没见过有人漱口如此尽兴而豪放的。高贵人家的nv儿不是应该文雅秀气吗?

    “以后叫我小竹。”苏小竹唾口唾沫到茶杯里,再抓过刚才擦脸的mao巾擦G净嘴角不小心沾到的YT。

    抬眼看到小桃一脸惊恐的表情。

    “我知道你是丫鬟我是主子,我没想让你愈矩,但是我听着你叫我夫人我别扭。而且我跟你明说了吧,我只是挂名将军夫人,所以你叫我夫人让我觉得你在讽刺我。明白了吗?”苏小竹清晰而果决的表述自己的处境。都是贴身丫鬟了,瞒什么都是徒劳。(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