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

    被迫成亲

    头好痛。

    眼P仿佛重愈千斤,被人Y压着一样,死活张不开。

    浑身仿佛被chouG了力气一般,手和脚J乎没有知觉,软绵绵的垂在身侧。

    头晕脑胀的,空白的脑袋里面只有一P薄雾,什么都想不起来。

    费尽吃N的力气睁开眼睛,仅瞟了一眼,又不胜疲惫的昏睡过去

    是出现幻觉了吧尚存一丝理智的脑里想着不然怎么会看到又老又旧的木头床顶呢?

    再次睁眼的时候,已觉清爽很多,只不过陌生的沉重感让她在床上怔愣了好久。

    这个不是她的房间吧?

    她记得,她明明在幻想她心ai的葵的啊后来强光一闪,她就觉得失重飞了起来,骨头都裂开了一样痛得钻心然后是“咕咙咙”的灌水后来,仿佛看到金灿灿H澄澄的金银财宝向她招手然后就看到头顶那又破又旧的床顶了。

    环首四周,尽是些土毙了的木质家具,又脏又破,看上去惨遭白蚁肆N,随时会散架了一样。好穷

    由上看到下,惊叹。

    土的耶!地上竟然连块地板都没有。虽然地上的土看上去又黑又Y,而且被踩得很平整,但是是土的耶!!!!

    好吧!

    她自诩自己一向是个很乐观想象力很丰富的人。

    所以她绝对接受自己有任何稀奇古怪的想法。

    所以

    “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来人啊!!!!”她放开嗓子大喊,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格外沙哑,像被辗过的纸一般。

    奇怪。

    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上上下下的继续打量室内陈设。

    冲进来的农F打散了她的注意力。

    “我的孩子啊!”原本形Se匆匆的农F一看到她,立即大哭着扑了上来。庞大的身T让她J乎喘不过气大。

    “停!请问发生了什么事?麻烦告诉我一下好吗?”她让自己的声音很诚恳,很有礼貌。

    然后

    那农F心下讶异,认认真真的盯着她瞧了半天,然后,“哗”的一下开始喷泪

    “我可怜的孩子啊!为娘的不是故意的。但是你爹说了,如果你不嫁过去。我们这一家就都活不成了。好不容易人家将军不嫌弃你。你就乖乖的F侍他。如果你听话的话,你好歹是她的Q子,她自然不会对你的娘家怎么样。”

    眼见那农F一边哭还能够一边清楚的J待这么多事,中间还不会打嗝实在让她叹为观止,呆愣愣的盯着表演。

    然后从她红通通的S润的脸转到她身上的覀惻。

    只见这个Fnv穿着相当复古很粗的布衣。可是,却长得是细PNR的,那白N肥满的手上还戴着金光耀眼的戒指。

    明明是富婆还要装灾民,难道犯了什么法在卷款跑路中?她心里暗想着,然后格外小心的与喷泪的农F拉开一段距离。

    “请问一下,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似乎撞到头,有点不记得了。”她很有礼貌的说着,一双小手就绕着太Y**煣呀煣的。

    农F打扮的nv子立即担心的抱住心肝宝贝,往她的头上看了半天。

    “没事吧?乖nv儿,要不要叫你爹找大夫瞧瞧?”她nv儿向来知书达理逆来顺受,之前发生那种事,现在本该是以泪洗面才对。为何满脸讶异之Se的往她身上瞧?

    她抚眉,闭眼,脑袋里面把之前的情景回想一遍。然后睁开略微充满血丝的眼睛看向一直担心看她的农F。

    “抱歉。请问刚才小小耳鸣一下,没听清楚。”她妈妈娇小得很,怎么会突然变成个庞然大物,增肥也不太可能如此日新月异吧?况且两人毫无相似之处。

    “乖nv儿,你怎么会连娘都不记得?你到底怎么了?”农F心里的恐惧立即牢牢抠住她的肩膀,

    “娘,”双臂传来的痛楚立即让她惨白了一张脸,纤细的P包骨可禁不起这样的抓握啊。于是,她不得不痛苦的叫。

    “娘。我的头真的很痛。”抓住自己的脑袋,却发现自己居然长了一头浓密的长发。密密麻麻的垂在她的腰部。大惊失Se,脸上表情却更具说FX。

    “我可怜的孩子。”农F信以为真,悲从中来,更加泪如泉汹,想抱住她的头东嫫西嫫检查损伤处。

    “娘,我的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怜兮兮的抱着头,趴在柔软温暖极富弹X的******J声,然后才娇弱滇潷眸看向农F。

    古怪,有古怪。照常理来说,她应该已经死了的。向来乐观的心也不禁被蒙上了一层Y影。她是死了的啊。

    “没关系。乖nv儿。”chouchou嗫嗫的说着,农nv故作坚强的挤出一朵笑脸。

    “娘把一切都告诉你。”然后开始慢慢说了起来。

    她名唤苏小竹,**名娃娃,今年十六岁,苏老爷的唯一没有出阁的nv儿。这个月底便要嫁给骠骑将军常烈,岂料三天前竟然Yu投河自尽。

    她越听越觉得脸部难受控制的chou搐起来。

    “娘啊。现在是什么朝代?”她努力挤出一丝虚弱的笑容,继续装头痛。

    农F瞧了面Se苍白的nv儿一眼,强忍心中的悲痛。

    “现在是宋仁祯年间。”

    回应她的是瞪目结舌的呆滞。

    小说看了那么多,小说不是生死一线牵就是古玩奇物登场。没想到撞个车就可以死而复生给复到古代来了。

    虽然她曾经做过白日梦是跟着一团观光旅游团一起过来啦。但是事实真正发生在她的面前了,她还是觉得不太能够接受。她这不会是车祸后遗症吧?

    毫不犹豫的用力掐向脸蛋,下一步立即“呼呼”捧住脸。痛啊!痛死了!痛得她眼泪都掉出来了。

    “娘?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她很抱希望的看那个农F。

    “nv儿,都怪你生在苏家。所以父辈的帐必须由你来还。如果不是这样,今天你应该仍然是众人疼ai的小姐,而不是现在这个模样。”农F不舍的继续抱住她嚎啕大哭。(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