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那里的C比较N,应该不会扎人。

    你好有眼光,让给我吧!”

    戴伟笑嘻嘻地走近他。“不行我挑了很久了!”

    “让给我!”“你别做梦了”

    “那我就先过去趟下”

    我抚着头,老天,现在太Y还没下山呢?我瞪大眼睛。

    “喂叶凌峰,你说这里晚上会不会有什么狼之类的动作,不要像‘五人墓碑记’”“谢敬荣,你怎么也跟着瞎起哄!”

    “行了你们别这样”

    铃子朝他们开口,一副“用得着那么夸张”的样子。

    “你别不相信,大个子可不是好惹的!”谢敬荣轻声说,把气氛渲染得有些吓人。铃子沉默了一会儿笑着看向我。“小瞳,你见过了,就是那只虫!”

    就这样,J双眼睛同时看向我。

    不是吧铃子

    我连忙后退好J步。“喂别这样看我!”

    瞪了铃子一眼真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林羽瞳,我们能不能活下来就靠你了。”

    “不是吧”

    “这么光荣的任务就J给我了。”

    “我没那么伟大。”

    有没有搞错啊!我吓都吓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去记它的模样。

    我顶着一副光荣就义的表情,算了还是说不知道吧!

    四周静了很多。

    “我觉得不如换一个标本吧!反正是我们做,又不关他的事,应该不会怎么样吧”怎么没人回答我呢?不会是认定那只虫了吧!

    “哇噻,你简直是天才。”

    莫高一副想拥抱我的样子。如果不是孟扬挡着他。

    “对啊!怎么没想到呢?就这样吧!”戴伟似乎见到了他柔软的床,从未有过的幸福表情。

    “那就重袀愽吧!”

    “嗯!”

    铃子高兴地寻找新的目标!

    “林羽瞳?你怎么不去。”

    “啊?”我尴尬地看了孟扬一眼。“我不会做耶!”

    孟扬笑了起来。“那后天怎么办?”

    我惊诧地看着他。

    “我们是隔壁班,我当然也知道啊!”

    “而且,孟扬的手工很B哦!”莫高在一旁补充。

    “你也要做啊?”

    “隔壁班”他轻笑着。

    “哦!”

    “我们也是”戴伟拍着莫高说。

    “哦!难道了,都顺般来找吧!”我说,你们怎么会这么劳动局。

    我暗忖着。

    “别这样看我们!”莫高说道,摆着手。

    “我们当然不是因为这个而来,那些作业我才不放在心上呢!”

    “小瞳”铃子回来了。

    “我找不一比虫子更好了”

    “喂叶凌峰,你去哪儿啊?”

    “回去啊!”

    所有的人都不解地看着他。“可是”

    “这还不简单,我们替你们做就行了。”

    我差点高兴地叫起来。这可省了我一份心。

    我可怜的手指头终于解放了。可是谁呢?

    “别看我!”

    “也别看我!”

    戴伟和莫高一看就是不行了。剩下的只有三个人,恐怕少不了又要争了

    “我来帮你吧!”孟扬站了出来。

    我感动地望着他。你真是个好人!可是,铃子怎么办?我看向她。

    “我来帮她!就这样决定了!”叶凌峰G脆地说完话,便转身朝网门走去。

    我拉了拉还愣在原地的铃子。她追了上去。

    “叶凌峰,我自己可以!”

    他并没有理铃子,径自穿过门。

    “喂听见了没有!”铃子隔着丝网大吼。我们都没有cha话,等她追上去。

    “我说不,要,你,帮,忙!”

    叶凌峰停了下来。“刚才不是你说,我你的虫跑了吗?”

    “可是,我只是要你找虫,又没有”

    叶凌峰转身继续走。“你别走啊!”

    “我已经决定帮你了。”

    我孟扬J个人跟在后面,只是偷笑,这两个有趣的人。

    C场

    “怎么走了?虫呢?”

    大个子的声音不像刚才那么大。却还是很吓人。

    “我都说,绕路走了。”戴伟小声地说。

    “呃没有,决定帮她们另外做一份!”

    “嗯”大个子只是应了一声。相灯兘和。

    “那就再练一会儿球,太Y还没下山!”

    刘孝毅拿起球走向C场,看着他渐渐远去

    “看来我们要露宿球场了!”戴伟说着拖着步子跟了上复查。

    然后,这群人就这样莫名奇妙地又被拉上场,那个大个子队长真怪!

    “铃子,回去G嘛?”我问她。

    “睡觉!”

    “你不做标本啦?”这个口是心非的nv生。

    “不做了,他都说帮我了。我G嘛还要L费时间。累死他最好!”

    我无奈地一笑,难道nv生都是这样吗?或许我也是像她一样的吧!

    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四点半,但我,仍然准备到公园的亭子里坐一坐心里竟有莫名的一丝期待。

    我们都开始思考包括我在内的我们。

    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是需要了解,还是只需微笑

    回家拿书的时候,家里空空的,又没人?

    怎么爸妈又不在家。边想边关上家里的门,我走向那个公园。最近常常是这样。

    正想着“你来了。”

    声音很淡。

    同时还夹着一阵一阵石子落水的声音。

    我感到身T有麻痹,让我的脚不敢再往前迈。

    特别是当我看清面前的那个人是谁尹子昕。

    他看了我一眼,仍旧靠在亭子的红柱边。

    我没有应他,想离开,我是很想,但是一回头怪了,我为什么要走?

    不是来看书的吗?Yu转的右面脚向前迈去,我坐到石椅上,翻开手中的书。

    见我没说话,他径自朝水中扔石子。一声一声地敲得让我心烦。

    他就不能安静一点吗?我瞅了尹子昕一眼。那个前J天还在和nv生说笑的男生现在安静得好像一尊唯美的雕像。

    突然,声音没了。安静了下来!他坐在我对面的石椅上。

    “不说话吗?”

    我转过头,仍然翻着手里的书。没错我就是不喜欢和你说话。

    忽然,我手里的书不见了。

    怎么回事?

    当我回头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本书,而且他似乎还很高兴地不停地在我面前晃着那本书我不悦地蹙起眉,那本书是我的!

    “还我!”我冷着脸。

    他挑了挑眉,一副“没门”的样子。

    好!不给,我抢

    我发誓,我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夺那本书了,可是无奈,虽然我挺高,在他一米八的个子面前,也只是个小不点!

    喘着气瞪着他,我根本连书边也勾不着。面前的他还动手翻了翻那本书,很悠哉的模样。

    不给拉倒!反正我看了那本书J眼。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本书。“等一下你不想知道我的事吗?”

    我只很心痛那本我刚买的书。

    三分钟后,

    “回来啦!”他竟然在看表,没有抬起头。“正好三分钟!”

    他在G什么?倒计时吗?真是可恶

    “还我我的书!”我伸出手。

    “啪!”我的书出乎意料地回到我的手上。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他继续向池里丢石子。让我感到莫名地心烦。

    “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书!”我讨厌他现在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哦?对我的事没兴趣!”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四周的空气竟然有一些闷,他这样说,好像自己在我的心里占有的位置很重要。

    “对不起!尹子昕,我对你和你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转过身。

    “嗵!”这次的声音特别地响。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挡在我的前面,墨Se的眸子里Y郁似乎已经散尽,可是,还有一点忧愁。

    “喂你生气啦?只是开个玩笑,怎么这么小心眼。”

    “很好笑吗?”“呵”他眯着的眼睛,让我感到有一些熟悉。

    “说吧!”我正视他的眼。

    “非得要这么说话吗?”

    “是你先激怒我的。”

    “我知道!”他勾起嘴角,眨了眨眼睛。

    “你知道?”这个混蛋,我又气愤地开口。

    他将手cha入牛仔K的口袋中,没有丝毫的不高兴。

    “你是故意的?”

    “你到今天才知道?”

    他偏了偏脑袋。什么意思?难道过去的事都是故意的喽,不要告诉我这是真的。

    “你”我惊愕地不太敢相信,这个男生。太可怕了!不会是我G了什么?他要抱复我吧!

    “我一直认为我了解你!”

    他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身看着右边的水潭,墨绿滇澏水清澈如壁。

    “了解?”我扬起眉mao,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对我说过,即使是我的父母也没有因为,这是一个连我自己也不确定的问题。

    我从来也不敢说,最了解的我的人是自己。

    “是的!”他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这样认真的微笑,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他吗?我突然有G被欺骗的感觉。

    “但是”

    他的表情黯了下来。“你想知道我的事,让我怀疑。”

    “怀疑什么?怀疑我的居心!”

    我撇了撇嘴。

    我像那种喜欢“卖”校C新闻的人吗?这是对我的侮辱。

    “不是!不是这样,我是在怀疑是不是我过往的一切都做错了,我根本不了解你!”

    了解?你太了解我了,每件事都让我气愤到极点,却始终没想到要“报仇”。

    他看着我,轻声说:“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当你是朋友!”

    我扭过头,有一点不寻常的感动在心里漫开。

    “那你会告诉谁?”是那个nv生吗?

    “我不想说,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你想知道吗?”他坐在亭子里的石椅上。

    我摇了摇头。

    “你不想知道?”

    “你不想说。”

    “可是你想知道。

    只要你想知道,我就说!”他有些怅然地笑了笑。

    “大概是两个月以前吧!家里出了一些事”

    “吵架吗?”

    “不更复杂!父亲的公司倒闭!他被出卖了,被他最好的朋友出卖!那也意味着一个男人辛苦了大半辈子的事业在一夜之间消失!他们就开始吵架,接着是父亲消失。

    我想,他需要静一静!我母亲住院,开刀,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

    但是,我想,她最想见到的应该是我的父亲。再然后刚才,她出院了。”

    他的脸上,还有微笑。两个月的事,就这样说完了。夕Y昭在他的脸上,我讶异地发现他不同了。毕竟太普通的我们,不常遇到这样的事。

    “所以,你又有心情惹我生气了?”

    “那你说,以前我做错了吗?”

    “没有啊!每次都很成功地把我气了个半死!”

    “哈林羽瞳,我终于明白,我还是很了解你的!”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我也笑了,只是我开始思考,他以前对我做的,好像就是想证明他很了解我这个男生也够无聊的。

    “了解不了解,又有什么区别!”

    他停止了笑声。

    认真地回答:“有!要做朋友就必须先了解对方!你知道我是指真正的朋友!”

    我看着他,尹子昕你是了解我了,可是,你知道吗?我却越来越不了解你。

    孟扬的脸突然闪过我的眼前。

    孟扬你又是怎么认为的呢?

    难道,你就自信,你很了解我吗?

    朋友就连尹子昕也开始谈起这两个字,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

    唯一让我欣喜的是,大家都不是为了“找一个伴”而做朋友,而是因为了解才做朋友!

    “瞳瞳!期末快到了,要抓紧时间复习!”

    我搔着碗里的饭,没空应爸爸。

    “慢点,别咽着!”妈妈开口道。

    我了一口汤。“妈,你不知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妈妈看了爸爸一眼,迷H着,但她似乎笑了。

    我感到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其实,有个温馨的家,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快开门!”男人的声音还夹着**声。一开门就冲了进来。

    “你知道她在哪家医院吗?”

    我认识他尹子昕的爸爸,只是他似乎很累,满脸的担忧,有一G无法令人忽略的狠狈。

    爸爸让他坐了下来。

    “先别急!”妈妈递给他一杯热茶。

    “前J天我们去看过她,现在,就带你去。”

    “嗯!”他很慌张地站了起来。

    “等等一下。”我开口,他们转过身,我看向他。“您回过家了吗?”

    他摇了摇头。“一下火车,遇到熟识,我就赶过来了。”

    “我想她应该在家里!”

    我尹子昕站在他家的Y台上,有好久没来他家了吧!

    开门的时候,他显得特别地惊讶,可是,他没有说话。大人们在书房里说着话,我把刚才的情况说给他听。

    “你你怪他吗?”

    “原来有但是,他已经回来了!”他拿起一边的水壶,Y台上种着簢家差不多的花,甚至连水壶放的位置也是一样。

    我笑了,这个男生不像我想像中的无理,同样清艳的月季开放在灯光和月光下,在寒冬也依然如此。

    尹子昕朝我笑了笑。

    “瞳瞳”

    “哎!”我尹子昕一起走了进去,看到他的爸爸扶着他的妈妈一起走了出来。我知道这件事情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束。

    “爸!”走在路上,我偎着父亲。“你们在里面说什么呀?”

    “你这小鬼。”爸爸捏了捏我的鼻尖,看来他的心情还不错。

    “他们合好了,只是那笔鲸还没追回来。”

    “唉好朋友偷偷地席款而逃,这样的事是怎么也无法预料到的。何况又是他呢?”

    “出现这种情况,如果再没有资金,那他的公司就真的要倒闭了。”

    “没有办法吗?”妈妈皱着眉。“我会尽量帮忙的!”“爸你又不是从商,怎么帮?”

    “喂你也太小瞧你父亲了吧!”他看了看我,脸上的笑意似乎很不满。

    “对了。你怎么知道她在家!”

    “嗯尹子昕告诉我的!他对这件事好像还不是很清楚的样子!”

    竟然说他父亲的公司已经倒闭了。还是有回生的希望的。

    “等会儿,他父亲会和他说清楚的。”

    “那孩子也够可以的!”

    “你们这两个月都在照料他们吗?”

    “没有!前一个月才知道。”

    “尹子昕还真是不错!”爸爸又说了一句,他一向是不怎么夸人的。

    随即我的脸上出现了“都不告诉我”的表情。

    “谁叫你是个小鬼!”他拍拍我的头。

    “喂!我已经不小了,是个大人了。”

    爸爸用力地搂着我的肩。“是!是小大人。小大人就快点回去把功课做了吧!”

    “爸爸”

    “哈”

    回到家里,才知道,Y台的月季已经开了,满屋子的香气,真是个很美的夜晚,十二月初,真的期末要到了!我问自己林羽瞳,你准备好了吗?

    尹子昕的事水落石出后,我的心情了很多,期末紲鳙来临,复习抓得相当的紧,所以,每天傍晚都和铃子待得更迟。(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