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嗯不是的,只有莫高和比较熟!其他的人当中有两个是同校的。”

    我点着头轻喃。“是这样啊!”

    他停了下来跨上脚踏车。“走。我带你吧!”

    “嗯”我笑着点了点头,可能是次数多了,所以两个人也熟稔了起来。

    四面吹来了风,随着温度的降低,还有车速的加快,不留情地划了过来。让我的肩微微地发颤。

    “你冷吗?”他微微侧过头问我。

    “嗯不!不会。”我马上应道。

    他转过头去:“哦。”

    “你和队友相处得还挺不错的?”

    “是啊。男生嘛。”

    “也对!”我咬着牙说,只是想聊些话题,以缓解那G噬骨的冷风。

    “今天的事你别介意!”他突然转过来,害我紧张得马上用力地捏住手,以免被他看见我在发抖。

    朝他笑了笑。“什么事?”

    “就是刘孝毅。”

    “那个大个子队长?”

    他的背有着明显地起伏,他在笑吗?

    “是啊,那个大个子。平常虽然凶了一点,可是人还是不错的。”

    “是?”想起他那副要吃人的样子,我真的不敢把他和“不错”联系在一起。

    听不到我的回答,他继续说:“没关系。他那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习惯了就好!慢慢你就会发现他的优点!”

    听到“习惯”,“慢慢”,最后“发现”,我就感到其中需要时间的漫长。

    光是想到要对着他,我的心里就maomao的。

    我僵着的脸,却还是开口回答:“嗯,或许吧!”

    “吱!”车停了下来,我跳下车。

    “孟扬!谢了”说得挺溜的,习惯了嘛,我的脸上不知觉地浮起甜甜的微笑。

    正想转身的时候

    “林羽瞳等等”

    “嗯?”我看向他。

    “那个上次‘朋友’的事。你愿意吗?”

    我愣了一下。咬了咬下滣。

    “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他一脸的慌忙,好像我是只小鸟,随时会被他吓跑一样。

    说实话,这个问题真的很奇怪。

    从来没有人会站到我面前问我。“我能不能和你做朋友?”

    这是一件不需要允许的事。

    突然有些想笑,而我也确实笑了。

    “我”

    仅仅是在三秒钟,还是更短的时间。

    尹子昕,黑Se的车影从我们中间飞驰而过。

    孟扬注视着脚踏车消失的方向,再次望向我。

    “好了,天晚了,你回去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这么说,身T还傻傻地愣在原地。

    他转过车子,笑着看向我。

    应该是过了很久吧!他才笑得像平常一样灿烂

    “明天要多穿些衣F,天气冷了。

    别感冒哦!”然后,就听见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我上了口气,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淡淡的影子在月光下,在我的眼里显得很落寞,我看到自己吐在空气中的白烟,就像浓雾一样迷茫。

    这个冬天,我没有穿尹子昕的衣F,围他的围巾,戴他的手套。

    我煣着冰凉变Y的手,或许,这样更好吧!朋友论?

    什么是朋友呢?我比较想从孟扬的口中知道答案。

    似乎觉得有个朋友离我越来越远…

    星期六往往让人快活,我伸了伸懒腰,在Y光下感到无比的惬意。

    “小瞳,星期天去采标本。你去吗?”

    我一放下书包铃子就侧过身问我。

    “啊?”我坐了下来。

    “下个星期的文艺课要用的,那个”

    “哦!”我马上想起来,蹙起眉头,那个我最讨厌的文艺课。

    “什么时候去啊?”

    “下午吧!”铃子说,可是我要去看书,不过,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

    “怎么?是不是有事?”她似乎一眼就穿了我的心事。

    “没有”

    “你不会有什么习惯吧!”

    我疑地看着她。

    “你的原则X超强,有的时候真是不明白你。”

    简简洁洁的J句话,我有吗?我再次看了她一眼。

    “看什么看!”她没好气地继续说下去。

    “你连自己的事都搞不清楚吗?还要我这个‘外人’来告诉你。”

    “喂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我笑着颔着声音问她。把书包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我倒想知道,自己哪有迎则了。

    “哼还不行呢?”

    她一脸的无奈,一副“这还不好办”的神情。随意地看了我桌面上的东西两眼。

    然后,打开我的笔袋,随便抓了一支笔出来。

    “看到了没有”

    “看到什么了?”我只看到那是我喜欢的笔。

    她眯了眯眼。

    “你买笔喜欢买一个牌子的。上学是定时的,衣F喜欢蓝Se的。唉典型的规律X人。”

    “你也太明白了吧!”我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即使要更改,也是偶尔,做人不能这么单调。一天到晚都是这样还有啊”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我书包的边袋里拿了一包东西出来。

    “连吃糖也只吃一个牌子的。”她看了看那个不透明的口袋。

    “不用看了一定又是阿尔卑斯。”

    “喂”我抢过她手里的小布袋。突然发现她的眼里闪烁的光芒很不一样。铃子并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好了不要再想了,去不去啊?这次的手工作品是有参选的!”

    她眨着眼睛说。

    “是吗?”反正,我是别想了。****什么事!

    “所以要选高难度的。”她站了起来,似乎在宣布一件很伟大的事。

    “高难度?”我不得不再次朝她投去一个狐疑的眼神。

    “星期天再说。”

    挑了挑眉mao,我的眼里浸满她故作神秘的样子。随便吧!我又不感兴趣,高不高难度都只是一个结果烂!

    星期天下午.

    “铃子,这就是你说的高难度吗?”

    我站在一边,盯着那抹埋在C丛中的身影。

    唉一个“手工作品”就要我沧落到如斯田地!在这个近校不远的地方,我们寻找着的只是两个“标本”。

    从这里可真美,可是现在我置身在C丛中,从来还不知道有这么高的C典型的美丽陷井。

    我纠着眉怎么感觉到有动静

    “啊!铃子!”

    “又怎么了?”她转过头。

    “有虫耶!而且大”

    她叹着气。“小姐,这是什么地方!有虫是正常的。等等!说不准还可以做标本呢?”“你你不是簢在开玩笑吧!”

    做标本?想起来就恶心。看着她兴奋地奔了过来,我说不出话了。怎么会有这种人?

    “这个样子,还不如到花坛里去找。倒省事!”

    我走出C丛,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拍着身上沾到的C。

    铃子还是低着头,继续着手上的事。

    “什脺餍新颖?所以才说是高难度!”

    是吗?竟然这样说也行,我嘟了嘟嘴,转过身。

    原来这儿可以清楚地看到另一个球场。而且还很近呢!只隔着一层网。

    C场上的J个人影

    “快!传过来!”

    “砰”

    “哐”

    孟扬他们正在训练,还好!还有事G!要不然G站着准会闷死。

    不过我可怜兮兮地再看了眼球,我忘了我是“球盲”,根本看不懂嘛。

    算也比看铃子抓虫好。想了就全身发抖。

    “小瞳小瞳”

    “啊?”我看了看四周。“怎么了?铃子你在哪?”

    “在这儿!”她靠着不锈钢网向我招手。

    我向她过了走去

    “进了!”

    “好了今天就练到这儿!”

    “ye,主好了,叶凌峰球给你!”

    “啊!”

    “铃子你怎么了?”

    突然,她消失在C丛里,

    “我的虫。小瞳虫不见了。”

    “唉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

    铃子转身正要转身开骂。

    “对不起,对不起”

    “叶凌峰?!”“曾若铃!”

    “怎么又是你!”她嚷道。

    叶凌峰打趣地笑着。“手没青吧!”

    “没有啦C多,只是弹了一下”

    铃子拍着袖腕上的HSe污痕。

    “林羽瞳。”

    “孟扬,练完啦?”我走了过去。

    “是啊,你们在G什么?”他笑着问。

    “我”

    “叶凌峰,赔我的虫!”

    “赔?怎么赔啊!”他皱着眉说。“我又不会生!”

    “是吗?”谢敬荣走了过来。

    “曾若铃,到他的床上去抓好多啊!”

    “你”叶凌峰斜了他一眼。

    谢敬荣马上止住了笑意。

    “我只要刚才那只”

    铃子盯着叶凌峰大声地说。

    “你们怎么还不走?”戴伟和莫高走了过来。

    “是他戴传。”

    “什么?我啊?”戴伟走近他。

    叶凌峰一本正经地说:“你的球撞走了她的虫。”

    “林羽瞳,怎么回事啊?

    “哦文艺作业,所以和铃子来采标本!”

    我突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说“抓”标本比较锲合一些。

    “你可以帮我捡一下我的球吗?”他笑着指向不远的C丛。

    我走了过去,正要将球丢过去。

    “是孟扬看是他的球。”

    不远处网里网外的人盯了过来。

    我将球抛给对面的他。

    “什么啊?”孟扬接过球。

    “叫你去帮她抓回虫子。”

    “怎么抓?”孟扬拍了两下球,样子显得很轻松。

    球场上也回荡了两声结实的球声。

    “真没用!”一阵大吼声传来。

    “队队长?”

    大个人走了过来,满脸的怒气。表情比铃子还要“凶恶”!“一群笨蛋,做什么男人!连抓只虫也要推来推去!”

    孟扬走到他们身边。

    五个人盯着刘孝毅,只见他指着我们这儿

    “去!全部过去抓回那只虫!”

    “啊?”五个人同时喊出声。

    不会吧!这个人真奇怪。我看了眼铃子,她却笑得灿烂,也对。

    乐歪了吧!有人帮你捉虫!

    “不是吧!队长,那个”戴伟不怕死地开口。

    “去不去?”刘孝毅接过孟扬手里的篮球。

    “去!去心甘情愿地去”戴伟边摇头边说。

    “嗯是啊!是啊!”莫高也笑着说。

    “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哼!也不知道谁,他啊!你啊!刚才叫得那么大声。我无奈地笑了起来。

    “去哪里啊?”

    五个人转过身,刘孝毅指着最右边。“这边有门!”

    然后,五个人打开网门,陆续地走了进来。

    “晕倒”铃子凑近我小声地说。

    “有门不早说,害我们绕了一大圈。”她捶了捶腿。

    “我还以为你是铁金刚呢?不会累!”

    “嘻”

    突然,我们发现刘孝毅正朝这边看,赶紧转过头。相视一笑,不敢出声。

    “笨蛋!”

    他有点不自然地转身离开。我鹁着眉头,不是在骂我们吧?

    “曾若铃!”莫高俯着身子,我盯着C丛里拥有一米八的身高的男生,这样弯着腰是有点累。

    “你总要说说那只虫长什么样吧!”

    “是啊!”谢敬荣拿着竹子走了过来。

    “对对对!”戴伟挺了挺腰。“我的腰酸死了,好累,那只虫到底长得什么样?”

    铃子不耐烦地抬起头。“我不是说了吗”

    “J只脚,一个头,一个身T,会爬!”叶凌峰重复了一遍。“也太笼统了吧!”

    “可是这就是它的样子啊!”铃子轻喃着。

    “请注意,是‘特征’!”莫高走了过来。拍了拍手上的C末。

    铃子眨了眨眼睛:“特征?我不知道!”

    “不知道?”谢敬荣睁大了眼眼,一直沉默的孟扬也看了过来。

    “小姐,你说你不知道?”戴伟奔了过来。

    铃子很诚实地点了点头。

    “莫高,去看看大个子走了没?”

    “不用看了,他还在,你别忘了,今天晚上轮到他值日。

    说不准今天他还不回家了呢?”

    “嗯也许他会在T育室休息!”叶凌峰也走了过来。

    “T育室?”我轻声说。

    “那是队长专用的房间!”孟扬站在我身后回答。

    “只有一个房间吗?”我看向他。

    “是啊!队长加学生会T育部部长才会有的‘待遇’!”

    “难道我们真的要露宿山野?”戴伟两眼直直地,好像遭受到什么打击似的。

    莫高指着后面的C坪说:“是啊!我都已经选好地了!那边”(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