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他的手里有一张纸“世界名著记录表”

    “不是他!”铃子的声音有些失望。

    我的脑海里却不断窜过他刚才看着我们的眼神。好像在说“神经病”。

    然后,我转身跟了上去。一个男生经过,地上有一张纸。我捡了起来

    “喂”这不是铃子的笔迹吗?

    你好,我是高一学生曾若铃,我没有见过你,只是从朋友的口中听说过你。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想和你做个朋友!

    还真不是普通的简单?我睁大了双眼。男生似乎走了过来。“这是我的!”

    我将纸递到他的手中。

    太好了他来了。

    可是,在抬起头的同时是他?!

    有点儿想笑,铃子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怎么了?”我指了指后面,她扬起眉mao,迷H地看着我。

    “他来了。”我笑着轻声回答。

    铃子也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怎么还笑得出来?

    我感到有点奇怪,又看到她皱着眉头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走开。

    原来是我挡住了那个男生,因为距离的关系,虽然我比他矮,也足以挡住他那张脸。

    我会意地点了点头。“我到外面等你。”

    目光在她的脸上流连了很久。

    恐怕待会儿她就笑不出来了

    我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复查!不知道铃子现在是什么表情。一定是吓了一跳,然后再后退说道:“你你你”

    她一定想不到,那个“送”她十J个“对不起”的人就是那个男生。还真是七。正想着,碰上了一个人

    “哎哟!”我煣了煣额头,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铃子当时会那么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

    “你以为”

    “林羽瞳?”

    “孟扬?”

    一起站在图书馆外的走道上。

    “你没事吧!”

    我轻煣着额头,“还好!”

    他笑着说。“不好意思。”

    面对那张映满Y光的脸庞,即使是再生气,也只能和渍悦Se地告诉对方:“不要紧。”“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同时开口。

    “我陪朋友来!”

    “我陪朋友来!”

    又是同时回答,今天的巧合还真不少。

    我有些想笑。

    这次,他先开口。

    “我是和队友一块儿来的。嗯原因很难讲!”

    我听到他的声音有点异样。

    “是吗?我也是耶!”

    “其实,想一想也没什么吧!就是一封信。”

    信?没那么巧吧!“我也是。”

    “曾若铃?”

    “我同桌,兼好朋友”我笑得有些尴尬。

    他也笑了起来。“他叫叶凌峰”

    好熟,哦,没错。进球的那个人。

    他们好像是一块儿在训练的,难怪了。队友!

    他转过头,凝视着对面的C场。

    “他是我的队友,高二学生,在寄宿,很B的一个人。”

    我的目光落在正走出教学楼的两抹身影,随即看向他。“她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我们相视一笑,黑Se的高领将他的P肤衬得有些白,但却没有丝毫脂粉味,眉宇间的清朗,那灿烂的微笑。

    挺拔的身躯。真的是帅。我为我现在的想法感到好笑,越来越像小珞了。

    “小瞳”我循着声音方向。“铃子?”

    “走吧!”我跟了上去。

    四个人,分两边。我朝左边不远的孟扬皱了皱眉头,他则是朝我翻了翻手,表示他也不知道。两个身影从中间穿过。

    “尹子昕,那本书应该是在第三个书架。我帮你找”

    我的神情黯了下来。

    朋友?

    尹子昕不禁感到头有些发疼,巧合多了也容易让人出现“脑梗塞”。

    嗯现在应该注意铃子。

    我Y是扭回思绪。她的脸没有任何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朝那边的孟扬再次望去,正巧,他也转过头来,我使了个眼Se。

    他伸手咳了一下,样子很有趣。

    “咳叶凌峰,到那边坐坐吧!”

    “铃子,我们也去吧!”

    我拉着她朝梧桐树下的石椅走去,然后,两张石桌,四个人分

    “叶凌峰”孟扬开口。“怎么啦?”

    “没有啊!”还是男生好说话,斜对面的叶凌峰笑了一下为。

    “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铃子瞪了他一眼,而他却朝她笑了一下。

    孟扬也跟着笑了起来。“什么有趣的事?”

    我真想捂住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识“趣”的人。

    铃子的脸果然黯了下来,有人说的“变脸”也就是这样了。

    孟扬不再说话,朝我报歉地笑了一下。

    “我们走吧!小瞳。”“哎铃子,等我一下。”我追了上去。

    “曾若铃!”叶凌峰先我一步赶上她。站到她的对面,完了。

    我屏住了呼吸,能看见的只有叶凌峰的脸。

    他没有于笑,认真地看着铃子。

    周围没有人,Y光透过疏落有致的梧桐树G直S在我们身上。只有我们四个人这么静静地站着,椅子边的梧桐树还不望摇曳地发出些声音。

    “我”叶凌峰走近她。

    朝她迈出一步。笑着说:“我为我两次的无礼,向你道歉。还愿意簢做朋友吗?”

    我惊诧得不敢眨动眼睛。孟扬走近我,将双手cha入K袋里。

    “什么?”铃子开口了,走近他。“再说一遍。”

    叶凌峰依旧颔笑。“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又安静了一会儿。

    “两个对不起,就想换一个朋友,想得美。”

    铃子转过身来,我看到挂在她脸上的微笑,每一个表情都是快乐,我松了口气,真是没想到。

    “那你还想怎么样?”

    叶凌峰的声音里夹着J许顽P。

    “我的手都青了,还有右脚被踩肿了。”

    “怎么可能?轻轻地一撞就青了。”

    “什脺餍轻轻?那么用力还轻。”

    “那我又不是故意的。听到有人咒我的手断了,谁还有心情啊!”

    换成铃子沉默了。

    “那好吧!我让你撞,让你踩总行了吧!”

    他摆出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大无畏模样。

    “算了吧!我可不想成为nv生的攻击对象。

    我还在读初一,那些魔nv”铃子看着他叹气。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

    看着眼前的情景,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料到会有这么一个结束,那个叶凌峰表面一副很厚道的样子,骨子里顽P劲一点也不会输给铃子。

    “你呢?”一直站在身边的孟扬开口了。

    “什么?”我望着他。

    他看着我,笑着说。“愿意J我这个朋友吗?”

    我愣了愣,为他这句令我心动的话,一PG枯的梧桐叶从我他眼间飘然落下,这个男生我惊讶。什么是朋友?

    冬季里,我的四周似乎都闪烁着“朋友”的影子

    酸濎以后,我们开始第二次月考,这样慌慌张张的月考结束后,大家都松了口气。放学以后,又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班上,收拾着桌上的课本,我准备回家。

    真的已经到冬天了,太Y很早落山。环视这个溢满校园气息的地方,前方的公告栏,鲜红的纸很显目。张卞了?这么忆!我不禁加快了步子。

    没有尹子昕为什么没有他呢?

    我站在红榜前,他的成绩一向是不错的,怎么会这个样子。我忍不住又看了红纸上的名字一遍

    “小瞳”我循声望去。“铃子”

    回过神,我向她走去,她拉着我走和篮球场。

    “他们还在练球呢?我们一起去看吧!”

    J分钟后,我站在球声边,皱着眉。

    又不是比赛,这么多人看G什么?眼睛直直盯着球场上飞奔的身影可是,脑子里却还在继续尹子昕的事。

    “加油加油”铃子也兴奋地拍起手。

    在这个喧闹的球场上,或许只有我是安静的。

    在掌声中,身后传来一阵笑声。又是那个nv生和尹子昕。

    “呵”nv生笑得很开心,而尹子昕的脸上也挂着笑容。

    我转过身来,莫名奇妙!人家那么开心,我G嘛为他闷闷不乐!

    眼前的人渐渐地散去,球训结束了

    “小瞳,刚才他们的动作真是鏡彩!”铃子还没恢复平静。

    “嗯是啊!”我笑着回答,L费了好看的P段,真是不值。虽然我还是看不懂,不过看看也好嘛。

    “曾若铃!”叶凌峰的脖子上挂着HSe的mao巾,笑着走了过来。

    “这次考得怎么样?”铃子收起笑容。“马马虎虎。”

    “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哦!”

    孟扬拿着弊mao巾走了过来,将手亲昵地搭在叶凌峰的肩上。

    “对啊!我们叶凌峰可是这里唯一的红榜成员!”

    另一名男生也走了过来,随后跟上的两名男生笑着擦着额边落下的汗水。五个J乎同一身高的男生站成一排,铃子也愣住了,她凑近我。

    “小瞳这还不是支普通的球队!”

    “小nv生,在别人面前说悄悄话可不好!”叶凌峰左边的男生笑着调侃。右边的孟扬走上前一步。“给你们介绍一下。”

    他从左边指向右边。“戴伟、莫高是高一的。”

    “不是吧!她们还不知道我们是哪个年段的。”

    那个名叫戴伟的男生收起手中的红mao巾一脸的不相信。

    孟扬没有理他。“谢敬荣,高二学生!”

    叶凌峰身边的男生拿着绿mao巾很斯文地笑了一下。

    “剩下的两个就不用介绍了吧!”

    然后,我开口:“我是林羽瞳。”

    “曾若铃!”铃子不驯地看了他们一眼,我知道她肯定又在心嘀咕了。

    那些男生的口气和座子一副“天之娇子”的架势十足。

    “曾若铃听过你的名字”

    谢敬荣边说边看了一眼叶凌峰。

    将手中的蓝Semao巾塞进包里。

    “真是该死!”突然间,一阵雷鸣似的暴音传来,让我吓了一跳。

    “你们怎么打的!”

    我铃子看向他,个子很高,至少有一米八多,浓眉大眼,他冲到五个人面前。“你戴伟,跑得太慢了。

    G什么?乌G赛跑啊!”

    “还有你莫高,你刚才的动作怎么那么慌。”

    “谢敬荣”

    我铃子惊愕地看着他那个无视于我们的存在,一张口就开骂的人。

    “孟扬!今天你是怎么回事啊?连那么简单的假动作都看不出?”

    我看向孟扬,他只是朝我眨了眨眼睛。有点像Y儿园里,被老师骂却在背后偷着做小动作的小孩。

    “下次注意点!五个人。星期天的休假取消!”

    看着那个人消失后,我铃子仍是呆呆的,他就像一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好。不过,我看着眼前的景象造成的影响力好像不小

    “oh,o!”

    莫高搭着孟扬的肩。

    “星期天泡汤了!”

    戴伟拉着个脸不说话,我看向孟扬,他仍然不急不缓地说:“刘孝毅,高三,队长!”怪不得了,说取消就取消。

    我看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

    叶凌峰拿着手提包,将mao巾放了进去。“走吧!各位,天黑了。”

    “走吧!”孟扬看向我,我点了点头。

    接着铃子离开,只有谢敬荣在说:“曾若铃,别忘了找叶凌峰补课。”

    “留给你自己吧!”铃子头也不回的应道。

    身后一P笑声和愈渐模糊的对话:“她怎么知道我的想法!”

    “因为你有一副补课样呗!”

    “去你的,你才要好好补补课呢?”

    “我?你安啦,我只要补身就行了”

    “你已经够肥了”

    和铃子道别后,我一个人在略暗滇濎Se下徜徉,校园的路灯亮了,晕H的光很舒F,因为它不刺眼,可是一出校门有的就只是隐隐的月光。

    “林羽瞳。”

    “孟扬?”

    他推着车走了过来。

    “今天很高兴你能来看我们练球。”

    我迎上他的笑容,在夜Se中又洒满了光的气息。

    他簢说话,我觉得很奇怪,不是口气不对,也会簢开玩笑,只是每一句话,都好像溢满小心,这种被尊重的感觉很浓。

    “嗯不用谢,而且,我们只不过是来凑个热闹。”

    说到热闹今天C场上零点的很热闹。

    “你们J个人以前就认识吗?”

    我开口问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