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朝这边的我笑了一下,可是我已经被铃子强势拉走,根本没办法和他打招呼。我打开铃子从书中拿出的浅蓝信纸:

    曾若铃:你好!很高兴收到你的信。你的名字很好听,想必你也特别可ai,星期三中午一点校图书室见,希望那天,你能带上校卡,我会拿着你写给我的信去。不见不散!附:上个星期四,是哪个小鬼不懂事,说我的手断了。请告之,本人安好,勿须“牵挂”!

    我笑着将信递还给她。“这个人还挺有意思,早就叫你说话别说得那么大声!”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说了就说了!”

    她倒想得G脆。

    “小瞳,我们就这个星期三去图书馆吧!”

    “不是吧!”我扬了扬眉mao,什么企图啊?

    “这样啊,可是”我认真地看向她。

    “可是什么?”她好像有些着急。

    嘿嘿

    “我没空耶!”

    “那怎么办啊。”她皱着眉头,当她发现我满脸的笑意时“

    好啊你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

    随即,除了周庆Y以外,又有了一个被铃子“荼毒”的人。

    离开宿舍以后,我朝车站走去,就像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定律,我重复着每天的三点一线。尹子昕的事又淡了一点,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叮铃”听到了自行车的声音,我一回神。

    “吱!”一阵急速的刹车声,车的前轮就离我的左脚J寸之遥。

    “前面那个笨蛋,难道不知道这样骑车是很危险的吗?”

    “前面那个傻瓜,难道不知道这样走路是很危险的吗?”

    我转过头,发出轻笑声。

    “孟扬,别告诉我,你是故意的哦。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省了我的‘对不起’!”

    对不起想起那个“对不起”男生,就觉得好笑。

    “又在傻笑了,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我慢慢地走近他,然后,看了眼后面的公路,公J车的司机,真是为你可怜,又少了一名乘客了。

    自行车穿过路边的柳树

    “今天怎么没带球?”我抿着嘴问他。

    “现在每天都在练,所以就不带回家了。”

    “这样也好啊”

    他回过头来笑着问:“刚才你在看我们练球吧!”

    “只看了一会儿。”我接着说。

    “感觉怎么样?”

    我看着周围飞快向后驰的景物。“嗯很不错。球赛也很鏡彩!”

    这个篮球队持起来不是“只中看不中用”。

    “还要训练好一阵子。有空就来看啊!”

    “好!”我一口答应。

    有了孟扬的阻挡,吹到脸上风并不多,微微的凉意很舒F。

    “我会介绍队友给你认识。”他停下车。

    我笑着走到他的对面。“嗯。”然后,朝他招了招手。“再见。”

    却没有发现他脸上,那如Y光般绚烂的微笑。

    “那个人是尹子听吧!”

    “啊?”我放下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甚至有些心虚的感觉。

    “尹子昕是你的朋友吧!”他还在问,但是语气却又是很肯定。

    我微微勾起滣角。“是的。”声音很小,但我知道他听见了。

    “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明天见。”

    我只想快点回家,在转身向前走去的同时,我听到车轮迅速滚动的声音。再回头的时候,只有孟扬急速的身影在飞快地消失中。

    尹子昕无论我如何地想忘记你,你都不会消失在我的生活中。

    我的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空空的街道。

    什么时候承认朋友也变得很难

    星期三终于到了

    “小瞳,快点!”

    “行了小姐,我已经很快了。”

    面前着铃子的C促,我慌张地收拾着桌上的书。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让你改改这个习惯,放学前三十秒就把书收拾好你就是不听”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了一个词“C命铃”。

    至于吗?这么赶。

    “不是约好一点钟吗?

    现在才十一点三十二分,我说完最后一个字是四十秒。”

    “约好谁啊!”我们之间,突然冒出一个会说话的头,错!是周庆Y的头。

    我抬起头看着他。“你怎么还不走啊?”

    “小瞳!”铃子拉了我一把。“别理他!快点”

    “曾若铃,别理谁啊,我可是在帮你们耶!”

    我拎着书包,看着黑板上,有我铃子的名字。

    “真的耶!谢了,周庆Y。我们约了人先走了”

    我的声音在迅速地飘动着,那是因为有人拉着我在疾速奔跑,我发誓,绝对比我在十月的校运会上,跑一百米时还要快。

    “喂你还没告诉我,约了谁呢?”周庆Y的声音渐渐地淡了下来。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我取笑她。

    “早点去,好知道他会不会提前到达。不会等nv生的男生一定没修养。”

    铃子狡黠地笑着。“哦哦哦!”我点头附合着她你就有理由。

    相同情况,发生在饭后。

    “快点,快点!”C命铃又响了。

    “等等我滇澙”

    “别喝了,快点吧!”

    我的嘴还在动着,那是我最喜欢吃的蛋卷饭。

    小姐,緡了证实你的“修养论”,牺牲了我的午餐。真是有点不甘心。

    十二点十分,我铃子来到图书室,在J错的层层书架前,我们慢慢地走着。这里很安静,四周弥漫着浓浓的书香味。

    但是,铃子牵着我的手却一直动来动去。

    “用得着这脺黥张吗?”

    我小声地说,随手拿起一本书,敲了敲她东张西望的头。

    “喂”她蛡惻气。“别乱拿!”然后,拿过那本书放回原处。

    在拐弯处,透过右手边的书架瞥见一个男生背对着我们。

    手里似乎还拿着一张纸。我拉住,不断加快步子的她。

    “是他吗?”我指着那个人,铃子马上绕过面前的,走到男生的旁边。

    我也跟了上去。男生抬起,长得很清秀。看到我们盯着他,一直也没说话,就走向架的另一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