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他是你的朋友吗?”孟扬又问一句。突然冒出的声音,让我发现他在我的身后,我不知道他究竟站了多久。

    “嗯!”我应了一句,却没有多余的话。

    他没有说话,我们就这样一起静静地走向同一座教学楼,然后,回到各自的班级。“他是你的朋友吗?”

    我一直在想这句话,因为尹子昕莫名奇妙地平静,我们的关系莫名奇妙地变得冰冷,我是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从小玩到大,感情有多深,这是可以想像的。

    “小瞳小瞳”

    “啊?”

    “你到底有没有想听啊!就你最无心。”

    小珞Y着的脸让我有些“内疚”。

    我笑了笑。“我哪里无心了?”

    她摇了摇头,用奇异地目光打量了我久。

    “全校哪个nv生不关注我们的篮球队,你看看你我讲了一分零三十秒,你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要有什么反应!”

    “拜托,他们也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你没‘加油’,至少要给个笑脸吧!”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这是什么道理。

    我又不是那些陪笑的nv生。“这样好了吧!”我也算笑过了。

    她表现得比我还无奈。“差强人意!”

    “小珞小珞”

    “哎!”

    “我已经叫了你好J声了!”nv生抱怨着。

    “你要问什么?”小珞直直地盯着她,nv生呢喃着。

    “篮球队真的有于集训吗?”

    “对啊!”

    小珞爽快的回答。还提供了附加信息。

    “戴伟、莫高、孟扬。还有另外两名高二的男生!”

    “五个人?难道只有五个人吗?”另一个nv生cha话。

    小珞马上应道。“当然不是!新军训练嘛!”

    “哦!那”

    我静静地远离她,然后坐到座位上。这J天,班上最热门的人物就是小珞了,她真是厉害居然对篮球队的事这么了解。

    只是我坐到铃子身边这么久,她都没有出一声。最近我们真的算是比较安静。“怪了!”周庆Y笑着方。

    “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怎么突然安静了!”

    我转过身去。

    “周星驰!能不能换个好点的名词!”

    什么嘛。说我们是麻雀,听起来就不舒F。

    “哦!那就说平时唱歌的小麻雀吧!”

    我张了张嘴。

    “拜托!名词啊!”

    连形容词和名词都分不清楚!

    他眨着迷H的眼睛。

    还是不明白!

    “比如你!周星驰就叫名词!”

    “哦明白,完全明白!”

    他笑眯眯地还不忘打J个手势。

    “不叫麻雀,叫凤凰吧!”

    我叹了口气。真的如果不是有假期,这样每天对着他,不晕死,也气死。

    “你见过叽叽喳喳的凤凰吗?”

    他右手捏着下巴。

    “也是哦!那就孔雀,H鹂”

    面对他的一种种回答,我不客气地打碎他的自作聪明。

    可是从头到尾铃子都不曾cha过一句话,我在想什么我自己清楚。

    可是,铃子又在想什么?

    这就不得而知了。

    放学的铃声一响,周庆Y带着他的“白鹭”、“乌鸦”离开教室。

    班上的同学也陆续地离开。只剩下我铃子。

    我一边做数学作业。一边开口。“在想什么?”

    “啊?”她从chou屉中拿出英语书。

    “没有。”

    “是吗?”我停了下来。

    “是在想‘苏有朋’?”

    我想这件蕚愵有可能了。

    “苏有朋?”

    我转而继续着手里的事。若有所指地回答她:“是!苏有朋!”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不再说话。翻动着课本,发出“哗哗”的声响,四周围全是书卷的味道。

    我继续说:“他还没给你回信吗?”

    “没有!”她望向窗外,眼神有些迷离。是我从未见过的神情。

    “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认识他。”

    也许她也想了好久吧,不然口气不会这样笃定。我朝她淡淡一笑。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吧!”

    “哦?”

    我看着她说。“只是冲动?”

    “对!”她笑着说。“何况信也写了!”

    我上书。“如果他不回信呢?”

    她愣了一下,却仍旧没有收起那甜美的微笑。“那就算了!”

    她也合上了书。我知道,对于那个男生,她已经产生了好奇心。

    或许是想离清一些复杂的感觉。

    作为高中生,我们更多的时间都放在书本上,不可能有完全专心的事,唯一的分担便是缠着校园的一些让我们困H的感情

    但是,对于我来说,十一中的秋天,除了伤感以外,还是伤感

    呼!又过了一天!

    我躺在柔软的床上,一会儿,电话铃响了,很急促,隔着房间的门窜进我的耳,再然后,便是妈妈的声音。

    “去看看!”

    我大声地问:“妈!是我的电话吗?”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回答:“不是。”

    “哦!”我又躺了回去。

    “瞳瞳,妈妈现在和你爸有事出去,晚饭你自己吃吧!”

    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和关门的声音。房间里就剩我自己!

    弟弟恐怕要很迟才会回来,这个季节,篮球似乎特别吸引人,尤其是男生。我站了起来,拿起桌沿边的水壶。打好水,到Y台上浇花!

    迷茫滇濎空下,许多花都谢了!在寒冷的冬天,J朵花可以忍受北风的张狂!芦荟依然青翠,水珠散落到它带刺的叶P上,月季也是每月必开,这次也一样,霜打不到的里台里,除了J朵开了的月季,还有J个花B。

    我将水珠引到它们上面,像期待春天般,期待它们能早点开放!

    星期天,我坐在离家不远的亭子里看书,这是在公园里。

    因为四周居住的人大多都是上班族,难得的周末都在家休息。

    而现在的时间都是傍晚来的人更不多。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惯例!每个星期天的四点到五点!

    当Y光直**亭子边的深潭里。

    晃动的水光便轻摇着那个名叫“芳C亭”的地方。在离它不远的地方,种满了各种兰C,也有一个假山,是个不错的位置。

    “扑嗵”水面荡起了涟漪。映在书的微光也跟着晃动了起来。在如此幽静的地方,这个声音太引人注目了。

    “扑嗵”

    在第二颗石头落水的声音消失的时候,我到了他尹子昕。(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