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徐志摩”

    音有些发颤

    班上一阵阵的掌声,全是为了她的勇气。

    当她再扬起声音时,我对她展开灿烂的笑容,没错就是这样。提示她她做得很好!

    事实上,她一直不算是一个开朗的人,即使骨子里不算文静,但是,却有一G难以言喻的深沉,她对着我们或许可以开怀

    但是,对于别人至少,我从没见过她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谈笑风生!从初中到现在

    接着,一阵掌声,将我从沉思中拉回,我也拍起手来。

    “铃子!勇气可佳哦!”我小声地说着。掌声到现在还没有停止。

    “其实,我刚才也好怕!”

    “同学们!”语文老师也笑了,笑得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刚才曾若铃为我们介绍了徐志摩,其实,学语文最重要的是敢想敢说,当然,积累也是很重要的”

    最后,是我们最想听的话。“那么,周庆Y同学,你的演讲就留到明天!好,现在我们开始上课,上一节课,我向同学们介绍了鉴赏诗歌的J种方法,今天,我们”

    放学后,

    “铃子!”头一次,周庆Y如此“亲切”地唤她。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她潇洒地挥了挥手!

    “咦你怎么会知道徐志摩的事啊!”

    周庆Y以诡异的眼神注视着她。

    “难不成徐志摩昨晚托梦给你,向你自我介绍?”

    铃子一听,脸Se大变。

    “你才和死人玲濎呢?”

    我只是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发现她真的变了。

    “那是怎么回事。”周庆Y靠着桌子问。

    “那你就要感谢小瞳了!因为我是从她那儿知道徐志摩的事的!而且,《再别康桥》她那儿可是有手抄本哦!”

    我笑着看向铃子,不管她是因为什么而改变,能放开X怀对她来说都是好的!

    “小瞳!”

    “啊?”我望着周庆Y,那两个字从他嘴里出来,

    让我觉得有点mao骨悚然。他的语调也太夸张了,那双眼睛,好像要溢出水来一样。

    “我太谢谢你了,真是有先见之明啊!”他合起双手,还不忘向我起鞠躬。

    “不不用了!”虽然我知道他这种行为大部分是来自他本身的幽默细胞。

    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内疚,是的!是内疚,如果不是我,他也不用那么窘迫。

    “小瞳,你太伟大了!”他大声地葌惻。

    “不!不会!周庆Y,你没事吧!”这个未免也太怪了吧!我铃子错愕地看着他。“既然这样,那明天的发言稿就拜托你了,谢了!”

    然后,J乎在一瞬间,他就拿起书包冲出了教室。这一大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只留下我铃子愣在那儿好一会儿

    “你说他也太狡猾了吧!”走出教室的时候,铃子还不忘责备周庆Y!

    “哟,还不知道是谁。‘活该’说得挺大声,然后,还替他解围。”

    我笑着揭她的短。

    “我可是抱着同僚关系才憋他的。”

    她直视前方,抬头挺X地自圆其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曾若铃同学,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牺牲意识的嘛!”

    “那当然!”她喜滋滋地笑了。

    “可是被他一折腾我的手真的好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她嫫着手臂。

    “真的?挺严重的,都肿了,你们两个也太能‘闹’了吧!”

    她只是笑了笑。

    我想了想。“这样吧,下午放学,我帮你买些Y!”

    “好啊!“她笑得开心,然后,就朝宿舍的方向走去,我站在岔口上,她的心情应当很好吧!还不忘簢招了招手,表示再见

    我也笑着朝她晃了晃手。

    “啊!”天哪?一个球击中她,她手中的一大叠书散了一地,我连忙跑了过去“铃子,你没事吧!”

    她的左手不幸被打中,真是

    “小瞳!你今晚是一定要去了,因为我的手真的很痛”她皱起眉头。

    “怎么搞的?都说要小心了!”

    一道很好听的声音传来!后面还伴着一些嘈佑

    “你没事吧?”

    这一问,铃子化疼痛为力量,站起身冲向那个男生!他整整高中铃子半个头。P肤有些黑,但是很健康的样子。挺帅的一个男生。

    “对不起啊!真是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他满是歉意地说着。

    铃子掂着脚,不顾形象地大嚷:“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算了,看到了没有,都紫了!”她指了指手臂。

    拜托,小姐那明明是周庆Y搞的,你发火也发错对象了吧!

    我瞪了瞪眼睛,只是摇了摇头,帮她拾起地下的书。

    那个男生一面道歉,一面也把掉得比较的远的书本小心地拾起。

    我将书整了整J给铃子。

    他连递了一小叠的书过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脸上挂满了汗珠,还不忘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铃子没看他,只是对我说:“小瞳,我先走了!”就气愤地离开摆明了不给他脸Se看。他朝我抱歉地笑了笑,就到不远处捡起球,回到C场上好细心的男生,我笑了笑,朝校门走去

    夕Y落山的时候,我在离家不远的车站边走着,秋冬J错的时候,傍晚的景Se渗着淡淡的寒意,那孤独的矮松还有寂寞的际云溢着韵H

    “请问有没有治淤伤的Y!”我问道。

    “哦!卖完了!”

    我皱起了眉头。“卖完了”

    “是啊!恐怕您要到医院对面的Y店去买,那里的Y也比较便宜”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表六点。算了!还是走一趟吧!没办法

    刚下车,我便直奔Y店,我望着柜子里的各种Y品,不知道该选哪一种。

    只好一个个地看咦有治痘的耶!不知道是不是周庆Y脸上的那一种

    “小姐您需要什么?”穿着弊衣的年青nv子微笑地问我。

    “我想请问这些Y我的朋友长了一些小痘痘,然后,手臂还有些发青”

    “哦!这种是”她介绍着。

    “那就买这两种吧”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