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8

    第二个,第三个,那一抹抹邪恶的笑,那一次次撕心裂肺滇澺痛正慢慢侵蚀着我纯真的笑,吞噬着我曾经不可一世的高傲。

    不要!我一遍遍的呼喊着。我不知道我在呼唤着谁,只是真的希望有人来拯救我

    格里威尔格里威尔你在哪里

    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艰难的转头看向了美美,她满脸晶莹,正奋力敲打着她不可能打破的顽固结界,而紫芽依旧昏迷。

    没人能救我了么?我苦笑??

    “你好,我们能做朋友么?”

    “我叫海蓝。”

    “竺心,今天晚上有时间麽?有J个哥们儿聚会,想叫上你。”

    “因为我喜欢你”

    “happyfools!”

    “没忘记我就好。”

    “真是,回来了都不告诉我一声。”

    不会再有了,以前的海蓝,不会再有了。

    不会再有了,以前的友谊,不会再出现了。

    不会再有了,以前的纯真男孩,在我心中,已经死了。

    现在站在我面前过的冷笑着的,不是他,不是海蓝,而是阿尔克那中的玛门。

    我的头歪向一边,第二十九个

    我不行了。从身到心,都不行了

    第三十个骷髅兵的用力一刺,在我白Se格斗F绽放出了一朵血Se的奇葩。

    完了。一切都完了。

    就在我绝望的想这些的时候,“哒哒”的脚步声在我耳边响起??

    是他么?我问自己,是他么?

    我的内心开始挣扎。

    快来救救我快来救救我

    我心底不停的一遍遍呼喊着。

    可是另一个我却又在警告我说:“他来了,便知道你被玷污了,到时候他还会和你在一起,何一个被肮脏的恶魔们分享过得Jnv人在一起么?”

    于是我又呼喊着:

    不要来不要来看这样的我

    我紧紧地闭上眼睛,内心的矛盾逐渐扩大。

    “啪!”脚步声嘎止,那个令我欣喜又令我恐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说:

    “你是夏同学么?”

    是啊我忘记他失忆了,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我嘴角浮起。“玛门。杀了我。”我说。在他记起这个肮脏的nv人是他nv朋友之前杀了她。

    玛门的声音带有嘲笑的意味:“好啊我成全你,我要你在他的面前死,我在恢复他的记忆。我缓慢睁开眸,眼前的格里威尔瞳中只有惊奇和疑H,仿佛这个世界的一切跟他都不相G。“你们不是人么?”他傻傻地问。

    “梆!”我听到美美依然不停敲打着结界。

    “吵死了!”突然一个尖细的nv声响起。

    昏迷中的流紫芽猛地站起身,给了美美一记手刀,美美倒下,玛门也把结界撤除。

    “切~贝莉娅你也太没有耐心了吧,我还想让她看着朋友死去呢。”玛门懒洋洋的说。

    流紫芽拍了拍手说:“吵死了,本小姐实在受不了了!”

    她划出咒阵,恢复了她原本的形态。

    黑翼。紫瞳。恶魔。

    “流流同学?”格里威尔惊异得道。

    我冷笑:“原来你也是阿尔克那啊。”

    贝莉娅站到了玛门身边,那些玷污过我的骷髅兵们“嘿嘿”地坏笑着。“贝莉娅,你杀吧。”玛门说。

    栗Se头发的nv子点头,拔出玄剑,向我走来。

    我看了一眼格里威尔。这一别就再也不能再见了吧。

    化名为“翟倚轩”的男生只是傻傻地看着一切,不知所措。“不不能杀人啊”他喃喃得道。

    格里威尔再见了格里威尔。我笑着流泪。你一定要忘了我,再找到别的幸福啊

    “是你啊。”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得到你了。”

    “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小美nv也ai上我了么?”

    “你这个死nv人快把窗帘拉上!”

    “你先回去等我吧。”

    等我,等我,等我…那优雅的声音发出的嘱咐一直回荡,不停盘旋在我的耳边。

    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灯,就算你看到我这样不愿在ai我了,我却还在等。我等你緡,等你緡,只有你…才能救我

    “唰!”玄剑的剑气狠狠地冲击着我的面颊。

    我的心却还在叫唤着他

    救我

    刀刃离我的头盖骨只有一米。

    救救我

    0.5米。

    拜托你救救我

    0.3米。

    我的泪流到嘴边。

    苦的,是苦的。

    我,那曾经不可一世的我,无声的哭喊着??

    而就在我紲鳙陷入绝望的一瞬间,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格里威尔空洞的眼睛猛地放S出光彩在一刹那恢复了琉璃Se的光泽。

    “喝!”他叫了一声,用肘部敲击贝莉娅的小腹,剑偏转。

    贝莉娅痛的“呃”了一声,踉跄地退了两部。

    “心理通讯术!”玛门惊异的叫道,“这是高级魔法?他竟然破了我的除忆咒!”

    格里威尔恢复天使形态,抓起冰剑割断了梆住我的绳子,全身无力的我瘫到了他的怀里。

    “你来救我了?”我欣W地笑着。

    而他的剑“砰!”地落到了地上,双臂环住了我的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不停地喃喃自语,那表情仿佛是最最珍ai的艺术品被摔碎后的悲痛,令人揪心。

    一串泪从他的眼眸中流下,滴落在我的X口。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哭。

    我想上前抓住他的肩,可是下身的剧痛让我没了力气。

    他猛地将我抱入怀里。

    那脺黥,那脺黥,仿佛要把我煣碎。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突然,他放开了我,转过身,怒视着那些骷髅兵。

    “******”他低吼。“谁能帮我照顾一下她?”他不只是问谁。

    “我来吧。”一个温柔的声音回答道。不知何时醒来的美美从他的手中接过了我。

    “心理感染唤醒术!”玛门和贝莉娅已经吓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