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6

    难道说?我拉斐尔除了那个“司徒龙浩”之外,还落了一个人?我们没那么白痴吧。

    不过,这就说不通了,这样的话她应该早在三年前緡我的啊!等等她刚才说,转学?

    “是谁告诉你,竺木转学了?”我问。

    美美有点无所谓的笑笑,说:“你猜啊!”

    “别闹!”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这是至关的大事啊!说不定还能借此查出玛门的身份!

    美美嘟囔起嘴:“那么凶G吗么?”

    我咽了口唾沫,“温柔”的说:“亲ai的美美,告诉我是谁跟你说竺木转学了?”

    美美一边翻着秉,一边说:“这态度还差不多。”

    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照P,指着上面的人说:

    “就是他了??

    怎么会是他?

    我惊呆了,竟然是海蓝!

    “他?告诉你的?”我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

    “是啊!”她点了点头。

    我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会是他?

    我惊呆了,竟然是海蓝!

    “他?告诉你的?”我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

    “是啊!”她点了点头。

    我往后退了一步。

    “他还有说什么?”我的表情严肃,让美美有点不知所措。

    美美也退后了:“心心你怎么了?表情这脺黥张?”

    我舒展了眉,说:“没关系。”

    “噢。”美美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蓝他还说,因为倚轩不喜欢你了,所以就假装忘了你。”

    我的心猛寒!为什么海蓝会知道猪头失忆了,他又怎么会知道竺木?!还有美美,她为什么也会知道?

    看美美的神情,她应该不会说谎。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没有被消除记忆!

    怎么会?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没有被消除记忆的只有可能是魔界的人,还有拥有厉害结界的那个祀天的人类。

    如果按美美字面上分析的话,那么海蓝就有可能是魔界的人!

    我又想起了美美的占卜,想起了她和海蓝的牌。

    海蓝的Y暗的牌,还有美美的牌中多的那张逆位。

    美美的逆位,愚者的逆位,祀天品的逆位

    美美便是那名我们一直寻找的人类。

    我的泪突然就掉了下来,一串,一串,又断了线

    我最好的朋友,原来,就是那个必死的祀天品啊。

    “呀!”美美不知所措的望着我:“心?你怎么哭了?”

    “没有”我擦G眼泪,笑了笑:“我只是想到倚轩了。”我说??

    最好的朋友,只是必死的一个祀天品。她的出生就是为了死的那天,而她的死我却不能阻止。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不希望她就这么死了。

    可是她是天界的支柱,神的祀天品。哪怕这对美美在不公平,那也都是命啊。

    美美起着单车对我微笑着,然后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里浮起一丝悲哀。

    她又怎么会知道,不久以后,她就要消失于这个世间了。

    先是格里威尔,然后是美美。

    我甩甩头,不想了!耶和华陛下就是一切!美美祀天她应该也会感到自豪。

    我B着自己清醒滇潷起头,看向远方。

    那是一个充满雾的灰Se结界??

    结界?我冷笑。这次来的又是谁?

    我恢复天使形态,款步走进结界。

    我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nv子。

    “萨菲你好,我是瓦莉尔。”她笑着说。

    瓦莉尔?呵呵。原来是七十二柱中的“魔术师”。

    “我,是距你与玛门,贝莉娅对战的最后一关,祝你好运。”长发飘逸的瓦莉尔说。

    玛门还有,贝莉娅?呵呵。但愿我能活着见到他们。

    “开始吧。”我说。

    这是我一个人的战斗,没有了格里威尔的,一个人的战斗。

    她从袖口中拿出魔术牌,轻轻一抛,50多张扑克像离形的箭一般朝我重来。

    我唤出冰剑,一一将它们打落。

    瓦莉尔散出了第二钙兯克牌,并加快了速度。

    我笑笑,轻轻念动咒语,将牌的攻击路线看清。

    瓦莉尔,其实你比由里和百里沄弱多了。我嘲笑似的发起攻击。

    “点滴成海。”在诵完咒文后,我轻道出J个字。

    猛L沿着攻击路线冲去。

    瓦莉尔的第三副牌紧接着袭来??

    有劲么?都是扑克牌。

    我不耐烦地挥剑。

    瓦莉尔举起魔杖,轻轻敲击了一下空气,剩余的扑克立即变为了一朵朵绚烂的花朵。

    “放。”“魔术师”红滣轻吐一个细小的字眼。

    花朵中瞬间放出毒粉。

    我猛地转身,挥了挥衣袖把它们挡去,瓦莉尔轻轻吹了口气,越来越多的毒粉越来越快的向我袭来。

    我屏住气,心里不自觉地默念了一个魔法讲义上不知何时看到过的魔法,毒粉蓦地消失。

    我瓦莉尔都惊呆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学会的这魔法,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

    而瓦莉尔却惊异于我竟然破解了她的“魔术”。

    我叹口气,先不想我为什么会不自觉学会魔法吧,我提剑冲了上去。

    瓦莉尔用魔杖“啪!”的挡住了冰剑。

    我皱眉,又攻向瓦莉尔的左肩,瓦莉尔立即放出了十J张牌抵抗。

    我笑笑,竟然这样的话。

    我没有握剑的左手象征X的摆出一个阵势,嘴里念了J个我随便编咒文。

    瓦莉尔大惊,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的左手上,打算防御,可他没有发现我的右手已经向她的X击打过去。

    “砰!”瓦莉尔倒下了.

    从接起那个电话开始,我便知道,这场祀天战的最终话紲鳙上演了。

    “那么晚,还没睡?”那个曾经在两年前作为自己同桌的Y光男声用温和的语调问我。

    “刚刚打完‘魔术师’,有点累,正在想怎么对付你。”我冷笑着说。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回答。

    我无意识的闭上眼睛。其实心里期待他会疑H地问我“魔术师”是什么,或者为什么要对付他。这样至少他是玛门的J率便会少了一些。毕竟他也是我的朋友。

    那边的男生怔了一下,说:“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啊。”

    我的心一凉。“玛门?你真是玛门?”我不敢确定,傻傻地问了他一遍。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