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5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离开我。

    不是不在身侧,而是他的心竟已离我远去。

    那天他没有淤回来,我等了他一整夜,他还是没有回来。

    在与由里和百里沄的战斗结束后,他就一直怪怪的。

    他竟然忘了我,忘了我他是天使,他竟然说我的房子不是他的家。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中了咒术。

    我懊悔,我愧疚。

    早知道我就陪他呆在游乐场了。要不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可是他的魔法如此高强,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我反复推敲,最终确定了,是玛门。

    玛门应该一直观望着我们和“塔”“倒吊人”的战斗。我也觉得奇怪,格里威尔怎么会被百里沄吊到塔上?现在我明白了,是玛门搞得鬼。

    可是玛门也真够狠心,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杀。

    我心猛寒。

    “夏竺心,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老师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茫然滇潷起头。我根本就没听课,怎么回答?

    “用3号电阻。”旁边的人小声对我说。

    我机械般的重复他的话。

    等到回答完问题,我转过头,对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庞说:“谢谢。”

    而他依旧是笑着,不同于往常的是,那只是职业化的微笑。

    “我们是同学嘛。”他淡淡地说。

    我的长发从侧面掠过我的耳边,我第39次流泪。

    我想起了之前的对话

    “格里威尔,你昨天怎么没回来?”

    “格里威尔是谁?”

    “是你啊。”

    “我?!我昨天一直在家啊。”

    “我们明明一起去游乐场战斗了啊。”

    “战斗?为什么我要战斗?”

    “因为你是天使啊!”

    “天使?笑话!我明明是个普通学生!”

    “你怎么了?脑子有mao病了?”

    “你脑子才有mao病呢!编这种哄3岁小孩子的话。你要再说一句我就把你送鏡神病院了啊。”

    铃

    下课了。

    老师离开讲台,学生们冲出了教室。

    “今天去打篮球!”男生们呼吁道。

    我看着周围的人一一散去。

    慢慢的慢慢的

    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趴在桌子上。

    我不能怪格里威尔,毕竟他为了不让我受伤,一个人去毁玛门。

    我怪我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来他神情的不对他自从醒来后就一直不对劲,虽然我有感觉,但是粗心的我没有去细想。

    我狠地拍了一蟼惱子。

    现在,就只能靠我一个人了么?

    只能靠我一个人完成祀天任务么?

    不行的!我一个人怎么行?没有了他的一瞬间,我也没有了往常的自信。

    要想让中咒者恢复,必须得杀了施咒人。

    所以第一件事,我就是找到玛门。

    我抬起了头,看向天已经H昏了。就如我现在的心情一般。

    正想着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是谁?我问自己。

    可是问完之后我又觉得好笑。那么熟悉的节拍,我怎会不知道?

    “还待在这里么?”他推门进来问。

    “嗯。”我看这格里威尔,轻轻点头。

    他疑H地看着我,走到旁边的座位中,取出一本书。“呵呵,课本忘拿了。”他解释道。

    我默默无语。

    他看我没有说话,便走了。

    “等等!”在他开门的霎那,我止住了他。

    “怎么?”格里威尔没有回头,就这么淡淡地问。

    我想是实在抑制不住情绪似的,有一些偏执的撕吼道:“格里威尔,你真的忘了你是一个天使么?”

    男生转过头,脸上挂有一丝讽刺:“拜托,夏同学!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

    “你以前是天使!”我知道我只有这么说他才可能相信我。

    他又恢复了招牌的Y光微笑:“这个世界上哪来滇濎使?夏同学你真会说笑!”

    “那么”我还是我甘心:“我是你的nv朋友,你总该记得吧?”

    格里威尔惊愕的看着我,J秒钟后,他似是反应过来,玩味的说:“原来校花大人是喜欢我啊,呵呵~这表白还真独特啊!”

    忘了,他全忘了。真ai竟敌不过一个邪咒?

    “不过”他接着说。“我对你可没有感觉哦,所以呢,美nv就别在我身上费力气了,换人吧!”

    我苦笑道:“谢谢你了。”

    然后我现行推开门,在他之前离去

    没有必要多说什么了。

    从今天起,除非我杀了玛门,否则,我们就会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再也没有J集。

    我是痛苦,我是悲伤。可是这些有什么用呢?

    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开这个咒,而不是哭泣!

    格里威尔,呵呵。终于有一天,我能救你了。

    我将双手高举,纤长的指甲掠过了发丝,我轻轻呼唤着:“主啊,保佑我们吧。”

    我自嘲的笑了笑,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还有闲心在这里祈祷?

    于是我继续向前走去,哪怕我知道,前面的路是布满荆棘,崎岖的甬道。

    “竺心?那么晚了还没回家啊?”一辆粉红Se的“永久”单车从我身旁行驶过去,然后,想是有点害怕会倒下似的缓慢停下。

    我定神望去,是美美。

    “嗯。”我点点头。

    美美将车停到路边,然后回身拍了拍我的肩:“有什么心事,就说吧。”

    心事?告诉你?

    我苦笑,跟你说了你信么?

    “没什么,我想翟同学表白,被拒绝了。”我讽刺地说。

    “表白?”美美一连惊愕。“你们原来不就是男nv朋友关系么?”

    这句话让我愣了有短时间,按理来说,玛门在下咒之后应该消除他们对我格里威尔关系想法的记忆,看同学们的反应,“死神”显然是做到了,可是为什么

    “上次的夏竺木也是,无缘无故就转学了。”她小声嘟囔着。

    我一个不稳,差点栽在马路正中央。

    我滇濎哪见鬼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竺木?”我战战的问。

    人类对竺木的记忆,我拉斐尔明明早就消除了的啊!

    “废话!你哥哥我怎么不知道,也在歌德学校念书,两年前转走了!”美美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