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4

    那段绳子竟然是和绑着格里威尔的绳子连在一起的!

    就是说,从R眼上来看,这根长长的粗钢丝绳竟然没有绳头??!

    我的心猛然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我展开翅膀,想上飞去

    我突然有种感觉

    我要到上面去看看那个定滑轮,我认为那里应该有什么玄机…

    我飞到了5700米高空上,呼吸渐渐困难起来。

    定滑轮的结构很普通,跟实验室的定滑轮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是放大了n倍的。

    我不敢碰钢丝,怕中毒。所以我尽量站远着看。

    格里威尔的双脚被勒出一道道恐怖的血痕,在伤口处微微发紫的血顺着身子一直往下流。

    我的泪止不住就这么掉了下来。

    定滑轮好像没有什么玄机啊,那可怎么办?

    我的脑袋大大的,不能就这么G站在半空啊!万一格里威尔中的毒

    我环视着塔。我不甘心。我一定得看出个门道。

    塔很高,不愧出自是阿尔克那之手,想必世间是没有这么高的塔了。

    定滑轮被固定在塔上。

    说是固定其实不大准确,因为连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固定的。

    定滑轮呈悬空状,但是离塔只有J毫米。

    实在不甘心的我终于决定上前查看,我想知道这定滑轮是怎么被固定上去的,因为现在我唯一有能力能探究的话题,就只有这个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发现了定滑轮固定的秘密。那就是它是被一根细小的,R眼很难看到的钢丝拴在塔上的。

    为什么要用细钢丝?

    在我仔细察看了n遍后,我发现了刚系下面藏着一个小小的裂缝。

    我得到了让我欣喜不已的答案。

    那个裂缝,便是整条钢丝绳唯一的绳头。

    我的嘴角勾起:“猪头你有救了。”我自言自语道。

    也就是说,我只要看准那条裂缝的位置,用力劈下去,那条Y粗钢丝绳,便能轻松折断??

    我心里默数:一,二,三!

    冰剑准确地切于了裂痕上。

    “啪!”只听一声不大的脆响,定滑轮连着钢丝绳一起断裂。

    “好!”我不禁欢喜地叫道。

    格里威尔从高空开始坠落。

    我冲了下去,在他落地的瞬间用冰剑接住他。

    555~~~他好重哦

    我的手猛地一酸,猪头光荣亲上了大地妈妈的脸颊。

    钢丝绳已经断了,我静静等着辟里沄的出现。

    没过多久,就听见一声细小的咒骂:“可恶!”

    我迅速寻找声源,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百里沄,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冰剑已架到了她的颈上。

    “解Y。”我说

    她顶顶的看着我。

    “只要你不杀我,我就给你。”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了头。

    “可以。”我回答。

    nv恶魔的右手滑进了口袋,嫫出了一个瓶子。

    “好了你给他吧。”她说。

    我笑笑,我还没有那么笨呢!

    “你给,我可不想中你的毒。”碰到“倒吊人”便会中毒,我才不会上当。

    她嘴角冷冷的一瞥,打开了瓶的盖子。

    “等等!”我说。“你先喝。”

    百里沄脸Se猛地苍白,装嫫做样的闻了闻瓶子的气味,假笑道:“抱歉,我像拿错了。”

    待到格里威尔F过解Y,我才舒了一口气。

    不久,格里威尔慢慢醒转。

    绑在脚上的钢丝绳已经解开了,他缓缓睁开眼睛。

    “没事吧?”我问道,手却还架在百里沄的颈上。

    “对不起。”他所答非所问。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

    “谢谢你。”这是他醒来后说的第二句话。

    我的泪再也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我转头打算掩视我的泪。

    “已经没事了。”他努力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安W道。

    剑下的nv恶魔叹了一口气:“这样就可以了吧?你可答应过我不杀我的哦。”

    我点头,放下了剑。

    但是我却没有收回它,我顺势将冰剑抛给了旁边的格里威尔??

    格里威尔会意一笑,接到对着辟里沄的小腹就是一剑,然后还不罢休,一刀捅在了她的左心上。

    百里沄瞪大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一命呜呼了。

    我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回身看格里威尔。

    他得全身都是血应该是从脚下伤口倒流的。

    我看着T无完肤的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向前扑去。

    他依然说着对不起和谢谢你,他搂着我的肩膀说,已经没事了。

    过了好久,我才抬起了头。

    “还有一个由里。”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盖住呜咽。

    格里威尔笑了笑,对我说:“她不足为患。”

    我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由里?”我看到“塔”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捂住X口的痛苦nv子。

    格里威尔点点头,不怀好意的向前走去。

    “毒,很厉害吧?”他说,之后又补充道:“你的同伴可真够狠的。”

    “为什么?”那个长着黑翼的nv恶魔问着自己:“为什么我会中百里沄的毒?”

    格里威尔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开始解释道:

    “她的毒很厉害,我佩F,可是她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她怕我跑掉,所以把我梆得很紧,以至于勒的血流下来都未发觉。是,那时我已经中毒了,我的血Y就是一个流动毒Y苦,早在你们攻击我老婆之前,我的血就已经顺着塔流了下去。

    塔是这种力量拥有者的灵魂,也是本尊,所以说你就在不知不觉中中毒了。

    不知不觉呵呵,这本来是“倒吊人”的优点,却变成了你的致命伤。

    阿尔克那之塔,那不可一世的由里,在绝望中倒下。

    我大笑了起来:“你实在太厉害了,猪头!”

    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怎么了?”我上前去握住他的手。

    “你先回去等我吧。”他淡淡地说,眼光却没有看向我。

    “?”我诧异的望着他。

    “别担心。”他笑了。“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

    说完,他挣妥了我的手。

    我那时并不知道,他就这么挣妥了我的世界.(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