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3

    他的双眸霎时间变得惊讶起来,然后是担心,最后是愤怒。

    “啪!”突然一个清脆的声响打破了我们对视的局面,我的脸猛地变得生疼。

    原来,是他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的瞳孔猛地收缩。他G什么?

    “你给我好地在这待着!”他冷冷得到。

    我低头愣在那里。他好凶啊脸。像发烧一般的被打热。

    我清楚他是因为不想让我上前怕有危险才这么做的,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安静下来。

    可他有必要打得那么狠么?

    这家伙真过分!

    我终于回过神来,怒气冲冲滇潷起头。

    可是抬起头后我才发现,他的人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环顾四周,大声地喊得着他名字。

    没有回音。

    我轻轻往前迈了两步,突然发现脚下有一根不细的钢丝绳。

    顿时,恐惧感袭来,不按笼罩了我的心

    我用冷笑竭力掩饰住恐惧。

    脑海里出现三个血淋淋的字眼

    倒。吊。人。

    大阿尔克那之一,拥有这种力量的魔界七十二柱之一,是一名天界男子经常提起的漂亮nv恶魔由里。

    塔+倒吊人,竟然有两位阿尔克那同时出现。

    上次的隐士奈姬已经很难对付了,这次我的双拳不住攒紧。

    粗钢丝绳是由里的武器,它能封住天使们的魔法,并且绳上通常有毒,一经沾染立即昏迷,如果不能按时拿到解Y,那么就会剧毒攻心惨死。

    这些还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格里威尔到哪里去了?到处都不见他的踪影。

    难道说,就在我低头那短短的一瞬,他已经落入敌手了么?

    很有可能。虽然他严加防范,对四周的一切相当谨慎,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陷阱竟然就在脚下。

    我咽了一口唾沫,想让混乱的嗅濜平静下来。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保持冷静。

    然后我开始想,敌人会怎么处置他。

    塔和倒吊人这两个该怎么组合?通常来说是没有办法组合的啊!

    等等,塔倒吊?对了!如果她们能组合,那么一定是这样

    我抬头望向高空。

    果然。

    直冲云霄的塔上,昏迷的格里威尔被粗钢丝绳倒吊在

    我的双拳握紧。因为我就是因为我没有去竭力阻止,所以格里威尔才会所以,我必须想办法救他!

    格里威尔的身T无力的靠着塔,因为被钢丝绳勒得太紧的缘故,所以红痕中有丝丝血迹渗出,沿着塔顺流而下至地。

    心痛的同时,必须保持冷静。

    我小心的迈过脚蟼愾为陷阱的钢丝绳,才发现那钢丝绳不仅是陷阱,还是隔绝外界结界的分割处。

    我的左脚在右脚之后踏进了结界,这也就表示,战斗开始了。

    战斗虽已在安静中开始,可是四周却不见“塔”由里和“倒吊人”百里沄的身影。

    我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紧张。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我恢复天使原身,手不自觉地拔出了冰剑。

    (我试着毖一个较小的魔法施在冰剑上,然后挥舞了一下冰剑。

    “啪!”一G力量挡住了剑气。

    果然,钢丝绳外有结界。

    我用R眼观察了一下,格里威尔大约被吊在海拔3000米处,但是阿尔克那中“塔”的力量便是能把敌人送到无限高之处,海拔越高,空气就越稀薄。

    所以格里威尔至少被吊在3000米~12000米高空,因为T质是天使,所以短时间内不会窒息而亡,但是如果时间一长的话我不敢想象了。

    塔和倒吊人,由里和百里沄,真是场不错的配合啊。

    二人至今都未现身,我现在必须得先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她们都打倒。

    我凭感觉,认为破钢丝绳的结界很容易,我又观察了一下,百里沄是用的人类物理学的“定滑轮”吊的格里威尔,绳的一端没有尽头,所以如果要把格里威尔救下来,可以直接切断任何我R眼能看到,又和他身T有联系的钢丝绳,这样绳就会因为物理原因断裂,格里威尔也就能被放下来。

    可是最主要的是,怎么能让绳子断裂呢?

    我清楚,这种钢丝绳是不可能砍断的。

    我念诵“计算”魔法,确定了结界的能量后,运起魔法,以相同的能量施加破坏,爆炸的一瞬间,我没有握剑的手撑起了防护结界。

    爆炸终止,由爆炸而起的雾慢慢退散。

    我的视线又回到了钢丝上。

    这种坚Y的钢丝,如果想破坏,唯一的方法便是用火魔法燃烧,让它达到熔点后自动熔化。

    这虽然是一个绝妙的办法,可是

    “nnd,我为什么不会火魔法啊!”我第一次感觉到不会魔法是那么让人绝望的一件事。

    那怎么办?附近没有树枝,也没办法生火嘛

    对了!我有手紧握冰剑,原来在人间的物理课上不是学过么?

    磨!擦!生!热!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免升起一丝窃喜。

    可是钢的熔点在1500度左右,我该怎么摩擦才能让它熔化呢?

    “真麻烦!”我不禁埋怨道。

    可是埋怨归埋怨,现在不也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么?

    那么,我就试试看吧

    我小心的走近钢丝,唉!最麻烦的还是不能碰到它,要不然我也就中毒了

    我左拳握紧,右手直举起冰剑。

    幸冰剑还算结实,特殊的材料使它的熔点在3000度以上,要不然我可不敢这么G。

    “乒!”剑身与钢丝碰撞。

    预备开始摩擦…??

    是勇气归勇气,这么摩擦得等到什么时候绳子才能断啊?郁闷。

    于是不一会儿,我就放弃了。

    这确实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

    我的手酸的没话说,可是心里却在一刻不停的寻思着怎样才能救格里威尔。

    我的眼睛看向了那端没有尽头的钢丝。

    我轻轻迈出脚,向那里走去。

    我只是凭着本能行事,可是我没想到这绳子还真是个突破口。

    我顺着那端绳子走着,半分钟后,我蓦地停下脚步。我发现了一个让人mao骨悚然的事实。(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