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2

    紫芽再次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们俩。汗了。

    “下一个,激流勇进。”还是我家猪头了解我,知道我想G嘛。

    紫芽发话了:“我跟你们一起去。”“不怕么?”我俩异口同声。紫芽很坚决地摇摇头:“想当年红军长征过C地”我俩又异口同声:“成了,走吧。”

    激流勇进,听名字挺刺激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最大特点就是淋了个落汤J,最大收获就是弄哭了一个。

    “啊啊啊啊啊好恐怖啊555~~~下次我再也不坐了”紫芽同学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不顾其淑nv形象在众人之间大哭。

    “紫紫芽啊”美美无奈了,取出包里的手帕给她擦擦眼泪。我看见猪头差点撞树上了。

    “看她哭我才觉得恐怖。”倚轩悄悄对我说。

    我点点头:“我也觉得是。”

    “还有什么刺激的么?”倚轩问。

    我想了想说:“到时候我让加百列给你准备根超长P筋,你试试从第七天往第二天蹦极。”

    “算了吧。”猪头摆摆手:“你的加百列办事我可不放心,到时候因为粗心弄了根劣质的P筋,再把我摔个半死,以后谁给你做饭啊?”

    说的也是,加百列就是个老小孩,大大咧咧的,谁知道她能弄出点什么花样。

    “不过,这才叫刺激啊。”我小声说。

    下一个项目是海蓝选定的:太Y神车。(去过欢乐谷的同志们都应该知道,这玩意很恐怖的)

    我这人智商比较低,加上有点近视眼,愣没闹懂这是什么玩意。

    “就是一堆人围着那大圆圈,对,就是那个一圈有座位的东西,然后那东西开始转,对,但它跟地球似的,不仅是自转,还绕着太Y转,就像摇篮那样给你往高出扔,嗯,听说满刺激的。”海蓝给我解释。

    “我去我去!”美美特激动:“海蓝竺心倚轩我们一起去!”

    旁边的紫芽第n次发话:“好厉害好厉害好厉害哦。”我倒。

    终于坐上了什么“太Y神车”,就跟海蓝说的似的,就给你往天上扔,死命的扔,不知道是因为被转晕了还是什么,我仿佛看见加百列于天上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倚轩。

    可怜的加百列啊上一次祀天任务的时候,好像“科学家”还没发明游乐场这地方然后,我们又玩了“天地双雄”,这个就更没劲了,不说。

    马上就要集合了,我们五个就决定到鬼屋走一趟。一进门就有种Y森森的感觉,然后就蹦出来一堆东西。

    “啊啊啊啊啊!”紫芽和美美狂叫,嗯,有招魂的嫌疑。

    不知道那工作人员搭错筋了,有一段极其的黑,海蓝还差点就摔倒了。

    我倚轩倒是没什么,就打头阵往前走,一般那些“鬼”如果抓得不疼的话,我俩就不理他(她),但是要打得狠了,我那只缺德的猪就会悄悄还他一拳,我们都知道所谓的“鬼”就是工作人员扮的,可怜的工作人员为了营造气氛被打了还不能出声,同情啊。

    我倚轩冲在前面老早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海蓝左手牵着紫芽,右臂还着美美,终于也走出了黑暗。

    出来的时候紫芽都快晕了。

    这回换我撞树了。

    一天的“欢乐谷”之行就这脺麽束了。

    回程大巴上,除了我倚轩,剩下的同志们都进入梦乡了。

    可是到了学校,我才发现,我的手机没了。

    奇怪了放哪里去了?

    “是不是落在‘欢乐谷’了?”倚轩提醒道。

    我点点头:“很有可能。”

    我记得中午的时候我拿出来过,之后就一直没用,中午的话我是在餐厅。

    “可能落在餐厅了。”我说。

    倚轩点点头,海蓝他们已经走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他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对我讲:“那咱们回去找找吧。”

    “嗯,好。”我坐上计程车。我们谁都没想到之后会发生什么。

    游乐场已经关门了,黑漆漆的好不恐怖。

    “已经锁上了。”我指着游乐场大铁门说。

    猪头笑了笑,轻轻念起了一个咒。

    不会吧这家伙想解锁?

    等等,那个,这样解锁监视器不都能看到么?(只限于先进的)

    “冷冰。”只见他轻轻地道,我们头顶上的J个监视器蓦的结了冰,不能用了。

    “缺德!”我不禁斥道。

    那只猪头无所谓的笑笑:“那能怎么办呢?”

    说的也是,那能怎么办呢?哎那咱就缺德一次吧。(好像不止一次了)

    “解锁。”话毕,那锁便乖乖的一边站,大门顺从地敞开。

    我猪头走进了欢乐谷。

    嗒嗒

    每每我们走上一步,清脆的鞋响都会让我觉得仿佛置身于鬼屋。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好像这里有什么不对似的。

    走到了一个临时搭的舞台的前面,猪头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用眼神问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滇潷起手。

    我顺着他的指尖向远处看。

    微微泛紫滇濎空中赫然耸立起一座冲天的塔。

    塔?这里怎么会有塔?我惊呆了。

    突然我想起了美美的tarot占卜。

    难道说是阿尔克那?

    我盯着猪头,想得到肯定的答案。果然,他点头。

    我们遇上了隐士后第二个敌人。

    “退后。”他没有多讲,只是挡在了我的前面。“让我来试探一下。”他只是这么说。

    这虽然是理所应当的他是男人,而且他的魔法比我高强,应该是冲在前面,可是为什么?我却有种不祥的预感?

    “别去。”我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两个字。“危,险。”

    他笑着嫫了嫫我的头:“战斗哪有不危险的啊?”然后他以安W的口吻对我说:“乖乖的在这等着我哦。”

    说完了这些,他没有立刻上前,而是等待着我的回答。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按这方面来说,我是应该点头,然后再说句:“小心点”的,可是本能让我不愿这么做。

    “我去。”我说。“我也是炽天使,我也是为天神陛下效劳的战士,所以这次请允许我冲在前面。”

    我抬起头,只是他的眼睛。(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