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31

    当风儿拉开雪白印花的窗帘,清晨的第一缕Y光从屋角的缝隙中穿过。

    我打了一个哈欠,舒展全身,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我爬起来,用长指甲稍微整理了下头发,完全拉开了窗帘。

    床上的格里威尔,哦不,他现在叫做是翟倚轩,他优雅的侧着身子枕在枕头上,因为窗帘被拉开的缘故,所以Y光照到了他的脸上,竟泛起了斑影。

    “困死了!你这个死nv人快把窗帘给我拉上!”他用半梦半醒的声音怒吼道。

    温柔美男子的形象被“啪!”的打碎。

    哼哼!竟敢说我是“死nv人”?

    虽然我知道那是气话,但还是升起了怒火。

    我踏上高跟鞋,“当当当”的走向床边,声音大且刺耳,翟同学马上用被子蒙住了耳朵。

    我不由分说,以光速掀开了他的被子,爪一伸,拽着他的猪耳朵就往地下拖。

    “哇哇!这么狠!”他抓着我的手叫嚷道,以他这种口气,我就默认为他求饶了。

    “今天校外活动,快起不许迟到。”我说。

    从下至人界开始算起,我们已经在歌德学校待了一个多礼拜了,魔界的人也就碰到了个奈姬。今天学校组织活动,据说是去一个刚刚建成不久的,叫做什么“欢乐谷”的游乐场。

    说实在的,我也闹不清这到底是秋游还是春游,毕竟现在是冬天?

    十分钟后,在我的言行B迫下,我猪头二人洗漱完毕,准备做早餐。

    早餐非常简单,白馒头绿豆粥,猪头再煎俩J蛋。吃得我们两个那叫不亦乐乎!(咱就这点追求)

    早餐完毕,穿戴整齐,美滋滋上学校去,手挽手似老夫Q!(真押韵)

    学校租了J辆大巴,因为路程较远,所以路上可以吃些东西。

    我看看表,嗯,咦?怎么时间还有那么多?

    看到我望着表诧异,翟猪头说:“你看错表了吧,怪不得我那么困。”

    有可能。

    废话少说,早起有益,奔向seveneleven便利店!哦呼呼~去游乐场必不可少的就是零食!,还有

    “钱有带么?”我问。

    “废话!当然带了这不用你C心,C多心小心出鱼尾纹”鄙视他

    学校—学校—

    我倚轩把食物都堆进书包,确定美美海蓝和紫芽的位置,向他们走去。

    其实说实话,我真的真得很意外,美美告诉我她和海蓝竟然没有分,啊!两年的ai情长跑啊海蓝还是个好男人,专一。

    “哇你们来的好早哦。”我说,看看表,离集合时间还有5分钟。

    “嗯你们也是。”紫芽笑着说:“你们都带什么了么?”

    “除了吃的还是吃的。”倚轩替我回答。所以说他是猪…嘛

    “我有带塔罗牌哦,等会上车的时候给你们算算。”美美说。

    我倚轩同时转头看向对方。哎呦我的妈呀~tarot…

    贫了J句,学校租的大巴就来了。

    上车,认识的同志们都巨自觉地找座最后一排。

    下面说一下我们J个坐的顺序(左起):紫芽,美美,我,倚轩,海蓝。

    美美拿出tarot。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十大阿尔克那的“死神”牌。我笑笑。

    美美先给我“算命”,开出的六张牌特让我发笑:教皇的正位,nv祭司的正位,隐士的正位,倒吊人的正位,魔术师的正位,可是最后一张却是死神的逆位。

    不用牌解了,一看明了,只不过死神?逆位?难道说我会栽在玛门手里?

    我示意美美不用给我读牌意,让他给倚轩算算。

    六张牌分别是:nv祭司的正位,隐士的正位,塔的正位,倒吊人的正位,死神的正位和恶魔的正位。

    全是正位。天,比我牛。

    那么根据牌面的意思就是说,我,打不过玛门,而是猪头砍倒的玛门?贝莉娅也是他杀的?可是为什么,我的牌里没有贝莉娅?是因为没有地方了么?还是说我会死在玛门手里,所以根本就不会和贝莉娅对战?

    不想了,真烦,我哪有那么弱啊?

    紫芽的牌:太Y的逆位,恶魔的逆位,死神的逆位,魔术师的逆位,隐士的逆位,塔的逆位。

    紫芽一看着牌脸都绿了,真奇怪,怎么我们三个人的牌里都有死神?玛门还真受欢迎啊。

    海蓝的牌:太Y的逆位,月亮的正位,恶魔的逆位,死神的逆位,倒吊人的逆位,魔术师的逆位。

    汗了…玛门同志,您又出现了。

    最后,就看美美自己的了,我们J个一看到牌都傻了,美美汗都流出来了。

    恶魔的逆位,死神的逆位,太Y的逆位,月亮的逆位,愚者的逆位,最后一张空白。

    “备用牌忘拿出来了吧?”倚轩提醒道。美美木然点头。

    “都说占卜者给自己补不准的,没关系。”我安W道。美美这才又笑了。

    “哒哒哒…”车已经停到欢乐谷大门口了。

    我们一人拿了份地图,向着“浩瀚”的大型玩具海洋冲去。

    “过山车。”我指了指旁边一个项目。倚轩点头,“去么?”他问我。

    “嗯。”我最喜欢刺激的东西了。

    “你们要去过山车?”美美惊讶极了。“好厉害好厉害哦。”紫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我们在下面等你们好了。”海兰笑着说。

    因为不是双休日,所以人不多,对也只有那么J米,3分钟后就到我猪头了。

    “害怕么?”他有点不相信我的“勇气”。

    nnd,敢小看我?

    “当然不!难道你害怕了?”猪头又笑了:“你都不害怕,我怕什么?”

    当当当—过山车开始。

    我倚轩同学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过山“车∑凁起伏伏,呼啸的风从耳边穿过。

    “真的好舒F啊。”我轻轻说,后头的一G人等在大叫。

    “嗯。”猪头简单地应了一声。天哪这就完了?我还没坐出个所以然来呢。

    “一下来好像有点晕。”倚轩说。嗯。是有点。

    “怎么样啊?”美美走过来问我们。

    “没劲。”我说。大…实…话…(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