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29

    雷米勒还未回过神,已身中六剑。

    我格里威尔呆呆得看着雷米勒与拉贵尔,倒在血泊中,而我们却束手无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而光Y却似乎永远的凝结。

    魔界啊这个只知道偷袭的Y暗的群T啊为何不光明正大的战斗呢?

    骷髅兵们蹂踏着天使们的尸T,放声大笑。

    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雷米勒和拉贵尔就这么消逝了。

    我紧紧闭上眼睛朋友啊,请瞑目。

    魔界的垃圾一半扑上了耶和华设下的结界,一般开始肆意破坏第二天的建筑物。

    我格里威尔拼命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虽然我们知道,一切只是徒劳。

    火燎原,骷髅兵们施展魔法,J簇小火苗会合,燃烧出汹汹的红团。

    完了,这下完了。我感觉到不可言喻的悲痛。

    这次战争,是为了保护我格里威尔的,可是,牺牲的却不是我们。

    白日不敢,明知道魔界在黑天会来偷袭,而我们却没有阻止的将那么多生命推入了渊薮。

    我的肩膀开始酸痛,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结界就是没有办法劈开!

    我焦急的使出了掌握不多的魔法,不能让魔界的人这么肆意破坏我们的家!不能让他们继续践踏雷米勒拉贵尔和能天使们纯白的灵魂!

    我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长发盖住了眼睛。

    十J年没有过那么愤怒,离开天界战场已经十J年了,而这么多年之后,我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到,魔界的暗黑吞噬着天界的光芒,我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我的战斗细胞被骷髅兵Y毒的招数激发了出来!

    可是激发出来又能怎样?我已疲惫不堪。

    我坐倒在地上,思考着对策。没错,现在只能保持冷静,满腔的热血被我强行压下。格里威尔也停下手,坐到我旁边来。

    我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格里威尔没有回答,静静的看着毫发未损的金光结界。

    我茫然了,第二天的商业街区被毁得一塌糊涂,而天使们的尸T已经被踩成R泥。

    我无奈了,真的无奈了,我突然发觉自己的力量是那么渺小,就算自己再怎么正义再怎么偏执,我的实力就摆在那,不能不叹气啊。

    我靠在了格里威尔的肩膀上。累格里威尔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过了半晌,他才道:“看来,只能让耶和华来处理了。”

    话音未落,只见金光爆溢,强烈的白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只听一声:“无礼!”,便觉有一G强大的力量在外周旋。

    我猛地开眸,耶和华的结界已经撤掉了,应该是魔法消横潾大,时限提前到了。一只六翼的炽天使高举着剑冲了上去,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招数之时,骷髅兵们已经被打得T无完肤。

    我惊异滇潷头看去,近百只魔界妖物被秒杀。

    波涛汹涌的心屏,邪恶的暗流被驱逐。

    格里威尔拉着我站了起来,向我们走来的六翼天使问:“你是谁?”

    那只天使面目俊秀,有着红Se的长卷发,脖颈上的项坠清晰地印着一个字:米。

    没错,他就是七天使之一的以Se列守护神米珈勒,我曾在加百列的手卷中看到过。

    没错,我听人说,他就是打击路西法的主将,成为了新一任副君的米珈勒。

    我不由得为他高傲的气质镇住了。

    我凝视他P刻,红滣倾吐两个字:“谢谢。”

    白日,魔界果然不敢再罍鼬攻,午时的时候,我已和格里威尔整理好行李准备出发了。

    “小心啊~~~”加百列殿下嘱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真罗嗦!”我冲她吼道。

    加百列扯了扯猪头黑Se的秀发,使他发出一阵狼嚎,然后恶狠狠的对他说:“告诉你,如果我的小萨萨少了一根汗mao,就是你保护不周!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断!”

    猪头挣妥了加百列的魔爪,傻傻得点头。

    靠,我怎么老觉得在加百列面前猪头就跟一孙子似的?

    一束风急速掠过,之所以说是“一束”,那是因为那根本就不算是“风”,风,是没有如此凌厉的。那应该是隐去的什么东西。

    “格里威尔,‘凝光术’!”我叫道。

    “凝光术”是专门破解对方隐身的中等魔法。

    纯白的六翼之翅在我与格里威尔身后蓦地展开。

    “‘凝光术’,不能用。”格里威尔冷静的声音中略带一丝惊愕。

    又一束‘风’穿cha在我俩之间。

    “好快!”我不禁惊叹。

    我与他现在只能凭着本能闪躲。

    那束如荆棘般带刺的风像凌厉的玫瑰般擦过我的身。

    左肩的衣F被蓦地切碎,一道鲜红的血痕映入视线。

    “萨菲!没事吧?”猪头问,言语中带有紧张。

    我拍了拍受伤的肩,说:“谢谢,小伤,没什么大碍。”

    就这么躲啊躲,避啊避,不一会儿我格里威尔身上就多出了大大小小很多红迹。

    “这样可不是办法啊”我半警告半自言自语。

    格里威尔点头。

    无法攻击,目前并不是最要命的事,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弄清敌方是何人。

    “是谁呢?”我不只是问自己还是在问猪头。

    格里威尔环住我的腰,躲过一束刺风,而后**道:“奈姬。”他顿了一下:“魔界七十二柱之一,代表大阿尔克那牌中隐士力量的奈姬。”

    同志们偶回来廖……谢谢亲耐得无数同志们帮忙顶可是这里网有点问题,老断郁闷啊

    趁着旺还好我赶紧来更么么~谢谢亲们

    隐士啊,够难对付的,一般的魔法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管用。

    “棘手。”我轻吐两个字,随即问:“你有什么办法?”

    格里威尔只是摇头。

    奈姬不停的攻击。

    躲避。

    就在一束风穿过我臂与腰的缝隙时,我突然有一种不知名的感觉。

    那感觉推动着我下一步的动作。

    我念了J个咒文,只是最低等简单的咒文。

    没错,那咒文可以绝对确认,那束风是魔法的结晶,而不是对自然界中的风的控制。(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