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24

    第二挥起剑,格琳的玄剑被打掉。

    她立刻将武器从地上捡了起来,说:“看来,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玄剑挥来,以牙还牙,我的冰剑被打掉。

    玄剑的剑尖与剑梢一同销来,毫不留情的打了我个踉跄。

    “呀呀呀,小亲亲别老咬我的耳朵嘛~”J人,格琳。

    我忍住全身的痛,捡起剑一跃而起。

    浑身的血像水龙头一样往下掉。

    这,是箓悽一掷了。

    御剑,向下俯冲,格琳诡异一笑,轻轻举起剑。

    锋利的剑尖眼看就要穿过我的身T。

    “呦~小亲亲你招下颏见不到你的小情人了~~~哭死吧你~”

    我一愣,随即伸出手去,左手推过下面锋利的剑柄。

    格琳轻佻手中武器。向外偏了一点。

    我下心,左手赤手抓住剑尖。

    血从我手中顺着而下。

    还在继续,下落么?

    我手一抖,Y生生的将格琳的攻击接了下来。

    我顶在了天上。

    格琳惊呆了,我冷笑,右手的冰剑陡然妥手。

    格林赶紧收回玄剑。

    剑把握整个身子甩了出去。

    “啪”

    似乎骨骼断了不少根。

    我怕是爬不起来了

    冰剑落地,格琳痛苦的捂住X口。

    命中了?我还是很高兴的。

    我紧握着残缺的双手。

    格琳虚弱的笑了,说,看来我得守了。

    最後的结界—nv祭司生命的守护结界。

    我爬了过去,失血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

    冰剑在手,我相信我无敌。

    我的剑与格琳的结界,冲撞。

    我倒下了。格琳也倒下了。

    我说,要不然,我们就一起死吧。

    格琳说好。

    然後本来是异时代最强的争斗变成了异时代最弱的争斗。

    我说格琳,在我们同归于尽之前,能跟我讲讲他的事麽。

    格琳说,“他我没有什麽好说的,唯一想说的事,他是我们两个人心中的痛,至少在这方面,我们是一样的。”

    她说,格裏维尔听说我想接下他的任务之後,马上就离开了她,她那时候才知道,她从来没ai过她,之所以和她在一起,一是为了下人界这一次任务的知己知彼。二是为了试探我。

    我记得,他回来之後我一直没有去见他,儅听说格琳去人界了之後,我头也不会地离开了。

    我第一次後悔,後悔没有无相信他。

    我闭上了眼睛,期待着死亡。

    “笨蛋!”一个声音将我猛地惊醒“拼命也没拚到没有理智吧?”

    一双温暖的手,将我的血手包裹住。

    谁?是谁?

    洁白的六翼。

    一丝不染得俊俏。

    他桀骜不驯的笑容。

    他将我抱住。他说,我十J年前就来了。

    他说,你这个笨蛋一直没有发现我。

    他说,我直接进入了5嵗孩童的身T。

    他说,他冒著危险作了这麽笨蛋的事情。

    他说,他为了我,为了能看到我。

    他说,他找了我18年。

    我说你真可以。

    他说是。

    我说你才是笨蛋,这样进入5嵗的身T会有生命危险的。

    他所答非所问的说我还没笨蛋到先被k发现了。

    我笑了,他也笑了。

    我现在知道了为什麽k的符咒一直没有浮现在我的眼前。

    身为天使的格裏威尔,是神,不是人,所以对人的符咒,一律都不会灵验的。

    他说他ai我。

    他说,他是格裏威尔,他说,他也是司徒龙浩,他说,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将我推下人界。

    格琳的屍T面目全非,格裏威尔说应该给她立个坆,再送给死神。

    我说格裏威尔,你真变T,到最後才来帮我。

    他说他相信我。

    我说格裏威尔,那拉斐尔不知道你来麽?

    他说知道,他说他和拉斐尔作了J易。

    他说他杀了20个镰刀魔,拉斐尔就答应了。

    我了!!!我彻底地汗了!!!

    拉斐尔殿下騗我啊!!!他竟然被这个小鬼头收买了!!!

    第二天的时候,传出了暮雪闪电转学的消息。

    我龙浩同时递J了退学申请书。

    晚上的时候,海蓝和林美美喝多了。

    我的送别会,最後是龙浩收的场。

    美美叫我别走,海蓝叫我留下,可是我不能

    路西法堕落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格里威尔正在睡觉。

    来的人是正时代的大天使,他说:“耶和华陛下有令,正时代异时代重新合并,七天使之一的米珈勒接任副君职位。”

    我格里威尔笑了。

    异时代的争斗就这脺麽束了。

    瞧,天使和恶魔都是这么感X的生物。

    天界魔界实力大损。

    正时代异时代,在破损天界路西法的堕落后,终于回到了起点。

    清晨的第一缕Y光将我从被窝中唤醒,多么熟悉的感觉啊,我的嘴角轻轻扬起。

    路西法堕落了,再过三天,异时代天界的所有仁兄都要和这里说拜拜了。

    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转头看旁边那只死猪。

    我还依稀记得不久之前,他从“nv祭司”格琳手下救出了我,他问我会原谅他么。你说这人怎么就那么废话,就算不原谅,看在为了我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下至人界,千钧一发的潇洒得救了我的份上,也不能给他摆丑脸啊。

    于是,重修旧好。我发现我这人也特没原则,老公出轨,把我赶到人界(?),害我差点緡呼了,最后还不吭不哈的这么算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对于这种人啊没辙。

    我们彼此没有淤去解释什么,因为一个眼神,对方就已会意。

    什么都不必多说,互相默默的在心里对对方说,我们重新再来。

    顺般说蟼愵可恨的事,在回来之前,那只死猪把我全部积蓄都夺过来了,买了一吨一吨的zippo打火机,然后跟我说,哎呀哎呀,夫Q共有财产。我当时真想chou他一巴掌,你说这人怎么就那么不要脸?他y的自己的钱还在中国工商银行存着呢(定期,利息多)。

    “呦,醒啦?”格猪头睁开眼,坐了起来。

    我狠白了他一眼。

    “还在生气啊?都十J年了,你怎么还那么记仇啊?”格里威尔翻身到我的旁边,手很厚颜无耻的攀上了我的身T。

    “变T。”给了他两个字,自顾自的跑下床,去收拾回正时代的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