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23

    哪壶不开提哪壶。

    格琳你是真的激怒我了。

    我默念了个咒,将力量赋予在了剑上。

    格琳仿佛看穿了什么,打开了结界。

    我一剑冲上去,暗淡的屏障霎时被挑散。

    命中。

    可惜是5环。

    格琳的左肩被划出一道长印。

    “貌似还不弱阿~”格琳道“k不是消耗了你那么多剑力了么?”

    我一颤。

    是的,我明白,以我的实力,根本就打不过身为魔界七十二柱-阿尔克那的格琳。

    但是她,我却是一定要亲手毁灭的。不管是因为格里威尔,还是拉斐尔派下的任务。我也会努力去伤害她。哪怕不是致命伤,我也会让她百年不能战斗-比当年的我还要惨。

    哈哈哈我就是那么狠你怎么招吧?

    我再次挥起剑,格琳并没有去阻挡,

    我诧异,却还是一刻不停地将剑尖往格琳的X口送入。

    格琳嘿然笑笑,喝了一声:“接招~”

    说罢玄剑一晃,cha入了我的腹部。

    血霎时喷了出来。

    鲜红与暗黑。

    不同颜Se的晶Y在洁净的地板上争先恐后的画着血花。

    冰剑“啪!”地掉到了地上。

    “好险。”格琳说。“差一点就被你伤到了”

    果然。她说得没错,因为刚才剑尖离她的心脏不过J毫米。

    这一次,我赌输了。

    我是使劲按住格琳的剑。

    格琳“刷”的收手,锋利的刀刃差点把我的手割成两半。

    痛,剧痛。

    我的双手已经布满了死亡的血红。

    腹部的伤口还在不断的chou搐招。

    已经没有力气了么?

    萨菲!你已经没有力气了么?

    萨得!你杀不了她么?

    萨菲!萨菲殿下!萨菲!

    无数声音从我脑中涌出。

    那些声音或许是责怪,或许是幸灾乐祸。

    我还能说什么呢?

    与k的两仗实在是太伤我的身T了。

    其实我应想得到,他**的本X是不会轻易更改的。

    其实我不该来。这样的身T,我本不该勉强的。

    其实我本该知道,这一仗也不是为我准备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根本杀不了她。

    其实我一直知道,现在站在这里的应该是格里威尔。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格里威尔ai她。

    我ai格里威尔。

    我要让他幸福。

    所以我不会让你们J手。

    不是她死,就是你亡,在如此伤痛的战斗中,

    我不希望你们的结局会是这样。

    至少,让我来杀她,让我来杀这个我18年一直嫉妒的人吧!然后我会让你杀了我,为她报仇。

    我可以说,格琳没有错。格琳在争取她的幸福。

    所以,我只是嫉妒,我只是嫉妒而已。我不恨。

    就像她所说的,她能让格里威尔快乐。

    我想,这就已经足够。

    不知不觉中,给拉斐尔的ai似乎又回到了格里威尔身上。

    或许,就像拉斐尔殿下所说的,那些ai,原本就属于格里威尔。

    可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我不会再见到他了。

    我笑了。我也不想见了。

    他对我是那么残忍。

    他抛弃了我,他如此狠心的抛弃了我。

    他在我的面前和格琳腻在一块。

    他说他不ai我了。

    我闭上眼睛。

    “喂!你太没劲了吧!这样就倒下了?”是格琳。

    我还是不愿睁开眼睛。

    “喂!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我在这等了你半天你还不理我!知不知道我的肩有多痛阿?我还赶紧回魔界治疗呢!”

    我蓦地惊醒了。

    是啊,我伤了格琳,至少我伤了她。

    我笑了。笑得花枝招展的。

    我说,格琳,你赢了。

    格琳在那愣住了,说:“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你赢了。”

    格琳看上去好像特无奈。说:“这太无聊了吧~没想到小亲亲ai上的是这么懦弱的一个人~”

    我了,听完这话我彻底的汗了。

    ai上我?疯子!他明明选择的是你,ai上我有P用!

    格琳终于急了冲我大嚷道:“好吧我告诉你萨菲,你给我打起鏡神来!是格里威尔甩了我,在听说你接下任务的第二天头也不会的抛弃了我!

    我呆住了。

    就这么傻傻得呆住了。

    她说什么?她说什么?

    难道说拉斐尔跟我说的,是真的?

    是格里威尔抛弃的格琳么?

    真的是这样么?

    不过,我笑笑,说:“有一次必定会有第2次,他甩了我自然会再这么做。”

    格琳听了之后脸部肌R极度chou搐。

    她说:“格里威尔他没有抛弃你。”

    我了情敌的话,能相信么

    “此话当真?”我问。

    格林突然惊了一下,淡淡道:“我像说得太多了”

    我艰难的站直了身,说,开始吧!

    格琳看我又打起了鏡神,似乎很高兴,也马上举起了剑。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又想打下去了,我真的不知道。

    也许只是听了他的名字而已。

    每当我听到他的名字,不管是高兴抑或是愤怒,都会有种捉嫫不透的坚强。

    我突然又不想死了。

    格琳和拉斐尔都这么说?

    那么我要亲自去验证一下了。

    那么,不好意思,格琳,你死定了。

    我拿起剑,力道不够,右手垂了下来。

    格琳叹口气,猛地睁大了眼睛,装作柔情:“小亲亲,来~~亲亲我的脸蛋~~~恩~~就是这样~~~恩~~~还有嘴~~~恩~~~好舒F啊!~”

    我知道她是想激怒我,却不知道我早就怒了,只是上不了手。

    不成。再一次想举起剑,又失败了。

    怎么办啊,想杀却又杀不成。真是何等郁闷之事。

    耳边一阵风吹来,让我打了个寒颤。

    龙浩走了过来(一直被忽视的人),说:“杀了她。”

    是对我说的。

    我格琳面面相觑。

    龙浩又重复了一遍:“萨菲,杀了她。”

    听了龙浩的话,我的身T里似乎充满了能量。

    我一剑冲破了格琳的防护阵。

    格琳艰难的挡开,诧异的望招我。

    我说,“我们都一样,都是他的玩具。”

    格琳听出了那个“他”是谁,她低下头,说,不是。

    她说,“我永远是他的玩具,但你,我不好说。”

    我深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