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17

    美好的东西,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的东西,小心呵护的东西,被抛弃的东西,迷茫的东西,失去的东西,无影的旋律

    我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天下起了maomao细雨,浓重的迷雾中,映出的尽是她和他重叠的影子。

    我抬头,一P浮若的青天正灰蒙蒙的游移。

    我越哭越猛,双腿被水浸S。

    天界无处不飞雪。霎时间,结白的雪花飘了下来。

    我笑了,多美的雪啊。丝雪串雨的诠释,无情的嘲弃着我的固执。

    我做错什么了?

    泪烬G,心早碎。我的双臂缓慢垂落。

    死了么?不我知道我死不了,可是为什么不让我死呢?为什么!是因为那纸契约么?

    果我死了,他也会死吧!有那么一瞬间,想要与他同归于尽。

    可是我不能死,不能,我想加百列,想正时代,想那里的一切。

    加百列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神殿。

    “你真是”拉斐尔对我无语了。

    我苦笑,“我有病吧。”把自己还弄个半身不遂。

    脖子上还是十字架。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

    我说:“我要去人界,”这样以免受环境影响,夜长梦多。

    他摇摇头:“你法力不够,会死的。”

    我说:“那纸契约帮我跟耶和华陛下商量下,毁了吧,我也不想拿什么高法力了。”至少当我死的时候他还能在吧。

    拉斐尔坚决的说:“不行!那是你最后的法力,如果失去你真得会死的!”

    我倔强地摇头:“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那也是为国捐躯啊!”还有,我补充了一句:“死的方法有很多比如撞墙,咬尽舌根什么方法都能自杀。”

    拉斐尔脸Se都变了,虽然很蠢,但是看得出来我并不是在开什么玩笑:“你可别G傻事啊?”

    我一死,天界损失两员大将,必定会

    我说:“我要去,死也要去,契约毁,什么G系都没有了。”

    拉斐尔见我以死相B,勉强点头:“你等两个月吧,我去做个感应器,契约毁了后你没法力无法感知魔界的人,两个月后你就随你吧。”

    我轻飘飘地坐了起来。

    原来,其实挺简单的。

    “你选择重袀惇世还是直接选躯壳进入?”

    我直接进入躯壳非常的危险,尤其是法力不高很容易被敌手发现。

    只能选第二种,我说:“重袀惇世吧!”

    “好。”

    拉斐尔说。“18岁之后恢愎剑力,18岁之前我为你下一个庇护结界,感应器会保护你不被十字架侵蚀。”

    我点头。

    “对了,这两个月之中,别让他见我。”我说。

    拉斐尔轻轻的点头。

    三天天后,拉斐尔通知我说,契约毁了。

    我如重负的点了点头。

    这下是撤底没G系了

    我往我的新屋子走去。

    我留恋的环顾四周,这一次进屋后,两个月之内我是不会再出来了。

    人界那是什么地方?

    去那真得就是认命啊。

    我苦笑,有什么办法呢?

    迎面撞上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人。

    “为什么?”他说,“抢了我的活G?”

    “为什么?”他质问道:“是因为只要完成了就能向拉斐尔邀功么?”

    我转身离开,一点都不想看见他的脸,让他去和其他nv人双宿**好了。

    他的脸绿了。

    我说:“请让开,我要回去了。”他说:“别自作多情,我不是想挡你。”

    我说:“那你来G什么?碰巧?不可能吧。”

    他懒洋洋的撇了撇嘴,说:“只是不甘心。”

    我说:“没什么好不甘心的。”

    “谁说的?”他说,“那纸契约毁了连我的法力都减退了,你倒好,能让拉斐尔殿下为你在弄点,我呢,真是亏大了。”

    我的心收紧,你又可曾知道,我已经没有法力了啊!

    自S的家伙。

    “嗯果然。”他说,“法力强到连我都觉察不出来了。”

    我咬住嘴滣,不能说话。

    格里威尔斜着眼睛瞅我,“你这样的nv人我早就该知道不能相信,谁清楚在簢的这段时间你究竟换了J个床伴?”

    格里威尔你不要欺人太甚。

    “可惜啊”他接着说,“我已经不ai你了。”

    我颤抖得道:“那很好。”

    “是。”看得出来他有些愠怒了,“很好,是吧,我免费为你当了一剑,差点送了命,而你呢,不声不响的和别的男的搞上了。”

    “啪!”我狠地给了他一记耳光,“格里威尔!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你以为在和kJ战时我抱有活下去的愿望么?你以为当我误会你死了后,拼了命想为你报仇,中的只是个普通的咒?!错了!从一开始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我头也不会地走了。

    他呆呆得站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似乎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

    第二天的一早,那只不要脸的猪就在外头使劲的狂敲门。

    我用被子蒙住脑袋。

    他还在那不死心的敲。

    嘿~我就不开就不开。

    不一会儿,听到他用身T撞门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他可能也觉得门太无辜了,正在我庆幸能睡个回笼觉时,他又开始喊了。

    “小萨菲!拉斐尔都跟我说了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晚了,我就要去人界了。

    我边愤愤地想边哗啦啦的流泪。

    我无动于衷,不止过了多久。他竟然爬到了窗台上,我“刷”的把窗帘拉上。

    就这样持续了n天,连拉斐尔来通知我格琳都已经去人界了他还不罢休。

    可惜,我也不想说什么了,连相互信任都做不到,不管再难舍得东西也要扔掉,我的指甲陷进R里,拜托了让我熬过着一阵吧。

    我岔岔地摇着脑袋,看来是很难舍得么?那么只好将ai转移了。

    我必须将他忘掉。

    两个月后,我拿到了发带感应器。

    我只让拉斐尔和拉贵尔两个人来藝。

    夜深人静,为了不让某猪发现,我悄悄的在拉斐尔的带领下来到了异时代天界出口。

    我将发带带好,转世的名字也想好了。

    那么天界,再见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