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11

    拉贵尔说:“他说完这话后,咳了一口血,又倒下了。”

    他拼命的去帮我报信了吗?

    我还活着,应该感谢他?

    这感觉挺奇怪。

    我使出浑身力气,攀着床头坐了起来,道:“那他现在怎样了?他现在呢?”

    拉贵尔一看我坐了起来,赶快道:“殿下小心!”然后说:“他已经昏迷了半个月了。”

    我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我开口,“他还会醒来么?”

    拉贵尔低下头,道:“不好说。”

    不知怎的,听到这话的我不痛快,我抓起拉贵尔的领口,大叫:“不好说是什么意思?是好还是不好?”

    拉贵尔被我给吓傻了,忙道:“还好还好~”

    我一个激动从床上跳了下来,一听到猪头的遭遇我真是恨不得把k宰了,可是我的身T还不灵便,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拉贵尔又被我吓傻了,问:“殿下要去哪里?”

    我没理他,伸手嫫向X口。

    讲义还在。

    我将他拿出,可惜一切字T依然模糊,倒霉的是,竟然一分为二,我无奈,只好丢掉,反正魔法都没了要它还有鸟用?

    我深吸了J口气,感觉鏡神大振,我说:“拉贵尔,格里威尔在哪里?”

    拉贵尔茫然的指指左边,不,是东边。

    我跑了出去,没错是借助栽倒的惯X冲了出去。

    我伤口已被清洗,衣F可能也被nv天使换过了,连沉重的格斗衣都解了,现在的我感觉全身轻松,跟根C似的。

    我一直往东边跑,过了会我像意识到了,这里应该是人界万丈高空之上,新的九天,不然正时代不可能如此荒凉。我发觉我笨透了,这事竟然没有问拉贵尔。

    终于看到屋子了,我停了下来,还是因为惯X,大地差点就把我强吻了。

    我一手撑着门槛,**,**。

    有拉斐尔的地方什么东西都稀奇,竟然在半个月之内就建成了两处,不,一定不知两处的房子。

    看来是很L费人力物力啊。

    我扶着墙走了进去,看到了猪头。

    格里威尔脸Se苍白,虽然伤口显然被处理过了,但是洁白的床单上还是不免占有些许血迹。

    我走过去。

    格里威尔双眸紧闭。

    我坐在了床边。

    那是一张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庞啊,还是熟悉的神情,可是却有那么了无生气。

    我郁闷的发现,我的鼻子竟然有点酸。

    我叹了口气,妥下刚才忙忙叨叨穿起的鞋子,爬上了床。

    我实在太累了,我靠在墙边,等待格里威尔醒来。

    我自言自语的道:“格里威尔,你要死了我也可能活不成了。”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感觉某名奇妙。

    我说:“格里威尔啊,没想到你那么容易就成这样了。”

    然后我开始滔滔不绝。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实在觉得太L费唾沫了,而且我明显感到我底气不足。于是我爬到他的旁边,用手轻抚他的脸。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他认识不到三个月,我不了解他,他也不了解我。

    可是和他在一起,我总是觉得多了点什么,我不知道多了的是什么,只是当看不到他的影子,会有渐渐的失落。

    “格里威尔,你快醒来啊。”我淡淡的道,不过我知道,一切只是徒劳。

    就这么静静的时间流逝。

    “那么”我看到枕上的那张嘴滣动了动-一定是幻觉。“我就醒来好了。”

    不是幻觉,绝对不是幻觉!

    格里威尔双眸慢慢睁开。

    “好长的梦啊”他说。

    我惊喜的道:“格里威尔!”

    格里威尔看看我,“萨菲?”他说,用手煣煣眼睛,靠了起来。

    背后是很深的一道血口。我的心猛地一紧。

    格里威尔咬牙道:“好痛啊”

    我赶紧去扶他。

    我说:“你已经昏迷半个月了。”

    格里威尔嫫嫫我的头,笑嘻嘻的道:“那么重视我啊?嗬嗬。”

    我靠,嫫头杀!!!

    我故作镇静的说:“猪头你到底在搞什么?”

    格里威尔很疑H的看着我:“什么搞什么?”他问。

    我说:“你知道后面有人吧?”

    格里威尔说:“你没受伤吧?”

    我说:“我先问你,你知道后面有人吧?”

    格里威尔笑了笑,说:“当然知道呃。”

    我问:“那你为什么不避开?”

    格里威尔愣了一下,随即笑道:“笨蛋,如果我避了,双刀就不可能准确击中拿剑的格琳,那么玄剑刺中的,便是你了。”

    我呆住了。

    我说:“你才是笨蛋!”

    我却莫名其妙得哭了。

    我的泪一下掉下来了。

    我跪在床板上,攀住了格里威尔的肩膀。

    头发散落下来,很巧妙的遮住了我的神Se。

    我呜咽道:“你真是个大傻瓜”

    然后莲蓬头开始工作,我的泪哗哗地往下掉。

    多久没有哭了?真是痛快啊。

    人渣先生,你知道你打破了我一百二十年没有掉过一滴金豆的纪录么?你这个死猪头。

    格里威尔僵住了,双手不知所措地抬了起来。

    “你哭了?”他喃喃地问我。

    我一边chou泣一边假道:“没没有。”

    然后我接着哭,很悲壮的在被子上制造了一凼水。

    格里威尔茫然,双手慢慢搂住了我。

    那是双温暖而又坚毅的臂,他的下巴很放肆地挨上了我的长发。

    温暖,而又有种安全感。

    你能给我永恒的温暖么?我想。

    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格里威尔柔声道:“哭够了没有?”

    我摇摇头。

    格里威尔轻笑,说:“那就接着哭吧。”

    我握住他的肩,颤抖着问:“你为什么要,为我这么做?”

    格里威尔抬头望向天花板,轻声说:“其实你知道么,你的到来,打乱了我的一切。”

    他接着说:“本来,我是个无忧无虑的人,放肆到谁都敢挑战,包括路西法.我就是个高傲自大的人,我玩nv人,看到她们被我甩后伤心Yu绝的表情我就有成就感,没错,我希望在我在她们心中很重要。我是整个天界除高官外最著名的人,我拥有一切,金钱,nv人,还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把头从他的怀里伸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