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10

    我扔下剑,向格里威尔跑去。

    “喂!格里威尔!”我嚷道。

    我可不想刚出天界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失去了盟友。

    重要的是,我也可能会死。

    他没有回答我。

    “喂!格里威尔,你怎么样?”我抓起他的肩膀。

    他双眸紧闭,苍白的嘴滣下缓缓流出了红Se的YT。

    我吓坏了,抱住他的肩膀:“格里威尔你怎么了?喂!醒醒啊!”

    后方滇濎使都冲了上来,围在我格里威尔周围。

    一些恶魔都跑去看nv恶魔格琳的伤势了,之后很郁郁的撤退。

    重伤。

    格琳是重伤。

    我不去理会,使劲晃着格里威尔的身T。

    我道:“格里威尔你有没有搞错?快给我睁开眼睛!”

    后面滇濎使赶快来拉我,拉贵尔跑了上来,看了看格里威尔的伤势,对我说:“得赶快回去。”

    一阵风吹过。

    我打了个寒颤。

    我看向格里威尔身后的玄剑。

    我说:“你们先走吧,我随后就到。”

    天界与魔界的人都撤退了,只剩下黑血与红血J织的地面。

    我捡起剑,对准缥缈与虚无。

    之前的心理防御魔法告诉我,有个不速之客。

    我说:“你出来吧!”

    幕后的黑影迟疑了一下,从旁飘出。

    一个长相Y森的男人,穿着黑Se的风衣,玄剑在手。

    “k也来了么?”我冷笑。

    阿尔克那之教皇k-除格琳外死神的另一个护法,同我一样,以R搏闻名。

    在tarot中,除“愚者”,“恋人”,“星”,“月亮”,“正义”,“太Y”外,每张大阿尔克那牌与小阿尔克那牌都代表着“魔界七十二柱”中的一名恶魔,而能与炽天使抗衡的力量,也就只有象征着大阿尔那的恶魔了。

    “萨菲殿下,承让了。”象征着“教皇”的k不由分说,玄剑便摆好了架势。

    玄剑是恶魔惯用的暗黑Se长剑。

    我虽然知道他们,却从未单独正面和他们J锋,我是紧张的。

    不过,k倒是挺爽快的,我喜欢-

    第一回合-

    冰剑的刀锋首先出击,玄剑开启结界-

    第二回合-

    玄剑在冰剑收回的一瞬间向外斜砍,刃划在我的腰上,印出一道血痕。

    第三回合

    冰剑打转,玄剑在剑心处被撂倒,k左臂受伤。

    第十八回合

    冰剑玄剑碰撞,右X为剑气所伤。

    第三十六回合,我与k身上布满血迹,这才是R搏的乐趣!

    我的手在颤抖,内心的某种细胞达到了极限!

    杀戮,杀戮,杀戮。

    我们不知道战了J天。

    我们到底战了J天?

    我半蹲在地上,已经爬不起来。

    k安然坐在血泊之中,无力地笑着看我。

    千万,回合。

    这是个事实。

    我失血,鲜红的血,右腿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滚烫的YT。

    黏绸的黑血与光明混合,难耐的腥味将我笼罩。

    k与我重伤,我千疮百孔,他T无完肤,当R搏的战士邂逅了顶级的同类,必定会制造刀光剑影。

    我的双手,我的四支,我的六翼。

    一P血红。

    k就这么看着我,过了一小会,好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念起了咒。

    我叹了一口气,又有何法呢?

    我根本无法防御,我所能掌握的基本的防护魔法已不管用。

    我静静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死亡,是死亡么?

    我抬起头,看向苍茫滇濎。

    对不起,格里威尔,没能为你报仇。

    对不起

    咒已经施了一半,k轻哼一声,淡淡道:“别担心,现在的我还杀不了你。”

    我惊诧。

    “是个咒,只是个咒。”他说,“只是会比你死更痛苦。”

    咒散失,剑涣散,天地瞬间失Se。

    我与k,同时倒下。

    醒来时,一切都是陌生。

    我睁开眼,惊异的发现,我还活着。

    然后,我惊异的发现,我躺在床上-而不是在战场。

    椅子上坐着的是七天使之一的拉贵尔。

    拉贵尔看到我醒,似乎很高兴。

    “萨菲殿下,您已经昏迷了三天了。”他说。

    我用肘部撑起身子-可是我根本没有力气。

    于是我放弃,躺下床,煣煣头,问:“发生了什么事?”

    拉贵尔脸Se很难看,问:“是要说实话么?”

    我点头。

    拉贵尔说:“殿下因与k拼死争斗,中了暗咒,中了一个只有天神耶和华陛下才能解的暗咒。”

    咒?是咒?还是这等厉害的咒?仅耶和华能解?

    “那杀了施咒人呢?”我问。

    “不行。”拉贵尔说,“这个咒很特殊,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他和你同样中了他自己的咒,所以这个咒的施咒人不完全是他,还有别人赐予它的暗力量,比如说像魔界的人借给他些魔法,他也用在了咒上,杀了他或许能解一点,但是要全解开,必须得依靠耶和华陛下。“

    我绝望了。

    谁知道k到底借用了多少人的力量?还必须得然耶和华陛下去解?

    最要命的是,因为那张契约,我还不能回正时代滇濎界。

    “那么,”我问,“这个咒的具T内容是?”

    “封2/3魔法,1/2剑力。”拉贵尔轻轻的道。

    我呆住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魔法到好说,剩下一点也可以布结界,可是我最引以为豪,我的冰剑,我的R搏最需要的剑力竟只剩了一半?

    我疯了!

    我淡淡道,突然觉察出了些许不对劲:“谢谢你告诉我实话,你很聪明啊,但是你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对手是k的么?“

    拉贵尔眼神涣散,说:“除格琳外流了那么多血还能施出如此强大的咒的人,就只有k了。”

    我点头,接着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会出事?”

    拉贵尔说:“是格里威尔格里威尔醒来之后,叫我们赶快去找你,他说那儿有个强敌。”

    我呆了!他知道后面有人?那他还

    但是他说格里威尔,醒了?

    我叫道:“格里威尔他没事是么?他醒了是么?”

    不知怎么回事,我心里着实的高兴。(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