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9

    他轻轻掠过我的头发,说:“闭上眼睛。”

    我乖得惊人。

    他的滣覆上来,像一张轻薄的纸,又如一P浮云。

    我勾住他的脖子情不,自禁。

    都说战斗之后会出身很多小天使

    原来是因为这个。

    他的舌尖轻佻,火热的L瞬间用来。

    我浑身酸软,看来是奈何不了了。

    他说:“让我来看看你的伤。”

    袖口一直到左肩的布料,被撕开。

    血红的印记,一道划痕,剩下一尘不染。

    我像着了谜一般的解开袍带,轻轻道:“那么,让我也看看你的伤口吧。”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是作为一个nv子的本能。

    我清楚地告诉自己,这么做不是因为我在数月之内就已ai上了他。

    可是他笑了,胜利般的笑了。

    他的舌尖挽起发丝,火辣地从耳边划下。

    长发垂落,垂落。

    天似乎亮了起来,比灯还亮。

    格里威尔笑着看着我,说:“还要不要?”

    我说:“不要。”

    格里威尔不说话了。

    天已经亮了,我建议还是洗个澡好,把伤口统统都洗掉~

    出来的时候,已是清晨了。

    过了大半个月,离我们出发的日子渐渐来临。

    格里威尔感慨万分:“小美nv~你说这里多好啊!咱么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我摇头,说:“不知道。”

    迎面冲来了个炽天使,我没记错应该是七天使之一,第二天的主将-雷米勒。

    雷米勒十分正经地拿出一手卷,念道:“宣随从萨菲格里威尔速来圣殿”

    我格里威尔一听,都觉得肯定是好事。

    天神耶和华坐在椅子上,可是我们感受不到。

    耶和华说:“你们就要走了,所以我来让你们选择一个走之前很重要的问题。”

    “是什么?陛下请说。”格里威尔簢异口同声道。

    耶和华说:“以你们现在的能力是不可能打败死神的,也许就连格琳也战不过,所以,我决定赐予你们更高的力量,但是相对而讲,必定是要付出代价。”

    我问:“是什么?”

    耶和华说:“你们承诺,在正时代异时代合并前不回总部,我就会赐予你们力量,”他接着说:“因为这是个契约,只有你们承诺,契约才会实现。”

    格利威尔看看我,问:“请问陛下,为何要承诺这个呢?”

    耶和华说:“这是最简单的契约,剩下的契约都是要付出部分生命的代价。”

    我点头,明白了。

    看来还是选择这个好。

    耶和华说:“可是在分离总部这段时间,你们就不可再向这里支援。”

    我说:“陛下,我认为我们不会请求支援的。”

    耶和华说:“那么好,不过还有个附加条件,那就是如果你们当中一人回来或者一人死亡,剩下的那个人是必死。”

    这是保证我们绝对不会背叛对方滇濙件。

    我格里威尔都无意义的在一纸上签字。

    三天之后,我们要准备出发了。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冲进了加百列的怀哀,我们哭得跟泪人似的。

    彼时我们才更像是nv天使,而不是战斗使者。

    加百列深切的对我说:“一定要回来啊!”

    我泪点点头。

    格里威尔说他的鼻子有些酸。

    天使是一个对情感淡漠的种族,而我加百列,应该是异类。

    我,格里威尔,拉斐尔殿下分部的新天神,与炽天使指挥官拉贵尔等六百天使一同出离开了生活了J百年滇濎界。

    我们将在人界的万丈高空之上再设九天,开始我们新的生活。

    我们将不断地与异时代的魔界斗争,不断的制造杀戮,不断的流血,不断的死亡。

    不出我意料,魔界的人果然堵在了半路。

    我拔出冰剑,对格里威尔说:“格里威尔等会你别管我,你杀你的,看我们谁杀得多。”

    格里威尔点头:“反正R搏根魔法区别也大,不配合倒也好。”

    嗯是句人话。

    然后我先杀,妥下随从F,露出战斗F。

    离开了熟悉滇濎界,我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格里威尔默念法咒,那声音让我想chou他一顿。

    迎面冲上来的是六十个骷髅兵,我的剑尖不断嗜血,制造着永恒的杀戮。

    在我砍掉最后一个骷髅兵时,三十只地狱犬与十只堕天使向我杀来。

    我的右臂被魔界的玄剑伤到,鲜血从伤口中流出。

    格里威尔叫道:“萨菲!没事吧?”

    这是格里威尔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摆手,说:“死不了。”

    之后刀锋不断擦过我的身T。

    我狠地挥剑,将最后一只堕天使击倒。

    正当我打算歇息一会的时候,迎面冲上来个三个羊魔人,对,没错,boss级的羊魔人。

    我退后,左肩,右臂,右腿,三处很深的伤口。

    这种失血的速度真恐怖,我怕我要撑不住了。

    格里威尔赶快念咒,将源源不断的鲜血压下,自己却因为走神被砍了一刀。

    我道:“都说了不用管我的。”继续挥剑,一个羊魔人被我砍倒,又战了起来。

    两个羊魔人配合,一左一右,打算封杀我。

    我念起咒,这是我目前唯一会的魔法,就是那个点滴成海,没想到不但没成功,反而又受伤。

    我反应过来了,他们也会魔法。

    我那两个羊魔人在血拚,终于,一个被我打倒了。

    为前的那个羊魔人又冲了上来,打算双人合击继续封杀。

    后面,一阵风吹过,我本能的转过头。

    三秒钟。

    三秒钟。

    一男一nv倒地。

    nv的骨翼,手中对准我心的玄剑妥手飞出。

    男的洁白的六翼,手中的双到不偏不倚的cha入了nv恶魔的蝴蝶骨。

    而,却不只nv恶魔一个倒地。

    格里威尔的身后,cha着的是柄玄剑,不知从何而来。

    我吓呆了,大声叫道:“格里威尔!”

    羊魔人趁这个机会冲了上来,暗魔法想直取我X命。

    我大惊,转身用冰剑将暗魔法接住,接着使用了天界的一个我唯一背下来咒语的中等魔法,一光一暗两G力量在一瞬间爆发。

    两个羊魔人倒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