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7

    “律动着生命的源泉啊,

    请赐予我力量!

    冰剑的生命由魔法C控!”

    然后,奇迹真的发生了,正是L滔滔,水流不尽—具T壮观的场面我看我没必要说了。

    再然后,我镇静地翻开第二页,将魔法解除,一切恢复正常。

    从未见过魔法的我开始确定,这东西真得很有用。

    这段时间,格里威尔占用了唯一的浴室。

    等格里威尔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他只披了围了条浴巾在下身,剩下一丝不挂。水珠从他黑Se的头发上落下,打到身T上。

    我去客厅拿葡萄吃,正巧碰上,赶快别过头,那个这身材才叫愚!

    格里威尔从我旁边经过,问:“一下午都在在G吗?”

    一G清香的沐浴**味道,我端着葡萄说:“看魔法讲义。”

    格里威尔笑笑,说:“全都很简单哪,除了后面J页。”

    我问:“你看过了?”

    格里威尔说,:“上午,不过只记住了前三十页内容。”

    不带这么N人的。

    我!我了!!

    “只”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花了一个上午就把前三十页上百个咒语全背下来了?

    格里威尔笑道:“我觉得魔法这东西似乎是上天专门给我准备的。”

    我彻底晕了,原来这就叫天才?

    我故作矜持的说:“我觉得这东西跟R搏相比,还是差了些。”

    格里威尔惊异的看着我,说:“怪不得都说漂亮X感的nv人有暴力倾向。”

    说话可真不好听,我继续给他白眼。

    格里威尔说:“那你早些睡吧。”

    我想想说好,回过头来却是想到:“我们不吃晚饭吗?”

    格里威尔明显被我的问题问傻了:“你不是在吃吗?”

    这个,葡萄?

    这是水果好吗?

    单身狗在家都是这么生活的?

    我只好说:“晚安。”

    他回到:“安。”

    裹着浴巾的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会被饿死吗?

    我开始担心。

    幸第二天是有隅餐的。

    我起床的时候看见了牛N和面包,还有格里威尔。

    我们一起吃早餐,我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格里威尔可能罹患鏡神分裂,而他自己不大知道。

    格里威尔笑着大声说:“其实我想你当我老婆。”

    “有趣么?”我问。

    这太唐突了。

    格里威尔说:“听加百列殿下说你的男朋友都是靶子,你应该没有过真ai吧?”

    我如实回答:“能陪我练剑已经够了。”

    不然咧?

    我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的观念是否正确,我宛如一个凡人那般,觉得身T的结合必须有心灵上的契合。

    或者,我是凡人和天神的孩子?

    停止这些荒诞不羁的想法,快!

    格里威尔问:“那么,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吗?

    的确,他是人渣嘛!

    格里威尔说:“你知道么,外头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我诧异,笑话?

    “看什么笑话?”我问。

    他说:“我**你狠心,我三天甩一个,你两周废一个,外头人都很想知道,如果我们俩和合作,嗯或者是好上了,会发生什么。”

    我默了,说:“他们真有劲。”想了想,不确切,于是补上:“八卦。”

    格里威尔笑着问:“你想不想让他们觉得有趣一些?”

    我笑着****:“你是说我们两个好?”

    他说:“是。”

    我想想,恩,这种组合试一下确实很有趣,于是我说:“可以。”接下来便是重要滴条件:“不过,你不能甩我,要甩只能我甩你。”

    这样便更好玩了。

    格里威尔很爽快地回答:“好啊。”

    简单粗暴的,协议就这么定成了。

    第二天的时候,我格里威尔在第六天瞎逛。

    “呀!那不是格里威尔和萨菲么?”

    “是啊是啊,怎么一起出来了?”

    “难道好上了么?不会吧!”

    “听说萨菲昨天就搬到格里威尔那里住了,啊!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真的么真的么?那么快就同居了啊?”

    我捂住嘴,尽量不笑出来。

    像只Y谋得逞的老鼠。

    神界真的是太无聊了,这些人才会这么无聊的八卦吧!

    忽然我听到一个小天使在那说:“我看是好上的快分得也快。”

    我终于笑了出来。

    格猪头的脸Se很难看,默念了个法咒,只见那个小天使愣了一下,之后向北面的墙撞去。

    格里威尔啊!哪有你这么不厚道的?

    人家只是实话实说。

    我的靶子!

    再然后—我们所到之处,没一个地方清静的。

    我说:“人渣,就没有安静点的地方?”

    格里威尔诧异了一下:“人渣?这是你的恶趣味么?”

    我没回答,说:“我在问你!”

    格里威尔说,:“那只有池塘边上的花园了吧。”

    于是我们俩向某花园走去。

    我格里威尔一人一本讲义,假惺惺的看了起来。

    其实说假惺惺也是不然,因为格里威尔在认真看,而我除了一些最基本的魔法,剩下的大多没繙鼬去。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学渣,而格里威尔是我的反面。

    我就在那装模做样的看那看那,突然,格里威尔合上了讲义,把它扔到了台子上,似乎很焦急的跟我说:“帮个忙!”

    我问:“什么忙?”

    格里威尔急道:“等会给你解释!”

    不由分说,一把揽住我的腰,顺势往我的滣上吻去。

    我一惊,便想推开他。

    可是,已经晚了。

    意外来的如此匆忙,我甚至都反应不及。

    啊,我可怜的初吻。

    四滣相接,只是轻轻一触,我便如电到了一般,突然失去了反抗意识。

    原来,这就是

    这种炽热的吻,我第一次邂逅。

    之后,我听到了呜咽与脚步声。

    格里威尔放开我,我转过头。

    一个俏丽的nv天使的身影,从面前急速经过。

    格里威尔说:“抱歉,我忘跟她说分手了。”

    我恼火极了:“那你也不用这样吧?”

    格里威尔无奈笑笑,说:“那家伙很缠人,我都得天天躲着她,她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我老婆似的。”然后补充道:“如果不这样,很难然她罢休。”(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