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6

    看来,开始了。

    格里威尔猛地划刀,金光爆起。

    我大惊,这家伙果然非同一般。

    我将剑气集中于剑尖。

    悄然,化解。

    我笑了,就这么一点本事么?

    由于刚在一击的雾,散开了。

    可是猪头人却不见了。

    风,刮过。

    后面么?我的嘴角扬起,转身。

    剑在虚空中摆了某种架势。

    格里威尔从前面冲来,双臂一环,两只刀柄架在了我的腰上。

    我一惊,却见他俯下了身子,两P嘴滣眼见便要压了下来。

    腰间的双刀锋利至极,搞不好就彻底的被腰斩了。

    不容反抗。

    Se狼。

    我笑笑,在刚才他架刀的时候,冰剑早已准备好。

    格里威尔的动作停住了,望颈下看去。

    冰剑不偏不倚的对准喉咙,刻出了道细细的血痕。

    观众傻那了,不知道得还在那里yy,俊男调戏美nv的戏M经久不衰。

    我格里威尔在同一时间收手,相视而笑。

    好在,我保住了自己的初吻。

    只是如果失去了,似乎也并不多可惜。

    不过格里威尔是人渣,吃过多少nv天使的嘴,想起来挺脏的。

    现在我们要去圣殿,进行我的加翼。

    加百列说:“怎么样,那小子不错吧~”

    我说:“是啊是啊可以当新靶子了”

    和加百列的玲濎让我们快速的到了目的地。

    呵呵。

    圣殿,加百列来这里帮我加翼,而且,不仅是加到六翼,还升为炽天使。

    加百列跟我解释说,只有炽天使才能学魔法,说我格里威尔都要学了魔法才能更强,才能更好的帮拉斐尔殿下整治魔界分部。

    魔法,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新世界。

    再一次见到格里威尔的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他也加了翼,显得特别威风。

    加百列拍拍格里威尔的肩,说:“萨菲拜托你了,”

    格里威尔在加百列面前特听话的答应着。

    加百列问:“知道学校在哪吧?”

    格猪头傻傻的点着头。

    “好,”加百列说:“再见。”

    我挥手告别。

    据说今天是炽天使唯一的魔法课,具T为什么只有一节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似乎一节什么魔法就貌似都学会了。

    还专门弄个学校。

    据说又是伟大的拉斐尔搞出来的。

    “美nv~我们终于合作了~”格里威尔朝我搭讪。

    “哦~”我一点面子也不给。

    “美nv~其实我原来不想当随从的~”格里威尔自言自语一般。

    我这人是神经病么?

    “为什么?“我问。

    我坏就坏在好奇心总是很旺盛。

    格里威尔说:“原来我是想一直挑战路西法直到把他打败为止,当随从是不可能在和他打了。”

    多么简单粗暴的理由。

    我问:“那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我突然想打了前J天那群痞子那喊:“我求求你去吧!”

    于是我接着问:“你的那些哥们?”

    猪头摇摇头,说:“他们是想要我走,但主要不是因为这个。”

    “为什么要你走呢?”我顺着问。

    “我啊,”猪头说。“把他们的老婆都强光了,他们怕我呆在这就再没花采了。”

    真好意思说,那些nv天使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啊!

    “哼哼~够牛~”我说,“那主要原因呢?”

    格里威尔爆深情地看着我,说:“是因为看到了你这个小美nv想跟你搭档啊!”

    我独自走向了前方,很多人想要簢那什么,但是格里威尔是最直接的一个。

    我想,在这样下去我会把持不住。

    魔法课果然无趣,全场只有我格里威尔两个身影,我听得都快睡着了,除了基础的什么念咒得要领啊一类的,我基本上都没听进去。反而,格里威尔却眼睛也不眨的盯着老师,耳朵竖的老高,生怕少听一个字。

    郁闷啊!

    为什么我就听不进去?

    三个小时过去了,在我睁着眼睛学金鱼打盹之际,课上完了。

    老天使扔给我格里威尔一人一本讲义,挥一挥衣袖,走了,一P云彩都没带走。

    分部与总部分离还有两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我必须和格里威尔配合的相对默契-这是加百列说的。

    然后我被B着贬到了格里威尔住所。

    我想问,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格里威尔搬到我加百列的家里。

    加百列说,她不想被人误会养男宠。

    重要的是她若是将天子和天nv都放在自己家中,恐怕会引起路西法的不满。

    我只好答应了去格里威尔家里。

    格里威尔住的地方很气派,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普通天使。

    我没嘴J的多问,万一他真是什么身份高贵的人,我得朝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那可太不划算了。

    格里威尔一看到我就特兴奋,肯定是脑子里面装着HSe物T。

    在那说:“哎呀哎呀小美nv真没想到那么快就能得到你了!”

    天神耶和华,请带走这个堕落滇濎使吧!

    我提着行李站在格里威尔家里的大厅中央,开始联想加百列B我来这里之前开导我的话:“你看啊!格里威尔长得又帅又讨人喜欢,而且对你很有意思,跟他在一块怎么了?而且他还是非常优秀的靶子!”

    说实话,能有这么个靶子确实很不错,不过一想到他三天一小甩五天一大甩我就忍不住打寒颤。

    我站在的地毯上不会被她们滚过吧!

    真恶心!

    这样想着,连带这栋房子都恶心了起来,弥漫着的玫瑰花香都带上了不寻常的味道。

    我问:“我住在哪里?”

    只要不是格里威尔和别的nv人滚过的,都可以。

    格里威尔将我带到了客房说:“自己看,若有什么不满意的,也只能将就着,因为这里比较安静。”

    这样的语气让我不免联想到了其他很多。

    我关上门,格里威尔碰了一鼻子的灰。

    翻开魔法讲义。

    一些看不懂的东西,好像完全不属于我。

    我往后翻,是一些咒语,越来越长。

    我叹口气,还是翻了回来。

    第一个魔法是关于水的,名字叫做“点滴成海”。

    意思就是说,只需要一滴水就能创造出无尽的海洋。

    有趣~我看我有权试一下。

    我到窗台边上,照着讲义将咒语念了一遍,把水杯倒过来。

    水溅在窗台上,我轻轻御法。(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