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NO.5

    “我不想伤你。”格里威尔说。

    座天使程咬金还是不说话,可是已经摆出了战斗架势。

    我轻笑,自觉地靠一边站。

    格里威尔还是不动手。

    座天使**笑得看着我,却是对格里威尔说:“格里威尔,天nv阁下,我们赌一场如何?”

    “赌什么?”我将希望全部寄托于格里威尔的身上,我希望他代我,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被人欣赏那的确是令人值得开心的事情,可是还是要分那个人是帅哥还是猪头三。

    我承认我就是这么的肤浅。

    座天使的舌头T了T嘴滣,说:“要是格里威尔输了,我让他在这里当众给我磕三个响头。”

    格里威尔马不在乎的回答:“好啊。”

    他挑战副君路西法的事迹,似乎没有多少知道,我看向了加百列,她给我的竟然是内幕消息。

    如果不是这样,眼前这个搓B的座天使看样子就不是有胆子来挑战格里威尔滇濎使。

    接着座天使鬼神神差的不要脸的说出了他对我的恶心想法:“还有,我要天nv萨菲陪我睡一个晚上。”

    众天使惊呆了,包括加百列。

    虽说,天使是一个对X非常包容的种族,但是我还是纯洁的孩子。

    这个天使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觉得自己受到了屈辱。

    格里威尔转头看向我,问观众席上的我:“可以么?”

    我点点头:“当然可以。”

    如果我拒绝的话,会被人认为是某方面不健全吧!

    我这个年纪滇濎使还是没破处,这也是加百列为什么总是说我是个孩子的主要原因。

    她觉得,总是要和男天使睡过之后,才能称之为成年天使。

    无论我战斗天赋多么的高,或是斩杀了多少魔族。

    观众席上滇濎使目瞪口呆,全在窃窃S语。

    格里威尔也笑了,假意担心的问我说:“那要是我真输了呢?”

    我想了想:“那我会宰了你!”

    加百列似乎看戏看够了,这才从观众席上起身对我说话,实际上那声音足够全场的人听见:“萨菲你放心吧!格里威尔不会输的,他可是曾和路西法战斗过的人!虽然每一次都是输。”

    观众们开始S动了。

    “呀!加百列殿下说得他竟然会那么厉害?”

    “同副君路西法战斗?不会吧!”

    “骗人的一定是骗人的!”

    座天使环顾四周,眉mao皱了皱,有些紧张可显然还是不相信加百列说的话。

    如果格里威尔真的和路西法战斗过,为什么不说出来炫耀呢?

    纵使是输掉了,可也是足够光荣的事情。

    格里威尔开条件了:“如果你输了呢?”赢了想要获取如此大的代价,那么输掉的话,也应当付出相应的东西。

    他的膝盖和萨菲的一夜,就拿他的生命做赌注吧!

    座天使了一下,道:“你说呢?”

    格里威尔问我:“萨菲天nv,您想怎么处置?”

    我优雅的说出比让座天使死去更加让人惊悚滇濙件:“如果他输掉了,请格里威尔帮我阉掉这个猪头!”

    这是我说出的最粗俗的话。

    全场哄笑起来。

    这可比夺去座天使的X命更加的令人痛苦。

    格里威尔G笑了两声,觉得K裆凉凉的:“那好!”

    我对自己滇濙件有多么的卑鄙和残忍不以为然,说:“还好,希望你速战速决。”

    格里威尔双刀緡,座天使却是抢得了先机,先下手为强。

    一剑直冲格里威尔左X。

    格里威尔利落的闪过,道:“快一点是么?”

    我点头。

    格里威尔说:“那好,我就快点。”

    左边的刀妥手向座天使飞了出去,座天使吓得赶快挡,谁知那只漂亮的刀在空中划了道优美的弧线,从座天使的脖子旁绕了回去。

    程咬金赶快打住。

    格里威尔一个箭步冲上去,在接过左手刀的一瞬间,右手的武器猛然抵住了那座天使的下巴。

    血,一滴滴流了下来。

    那个座天使,在两回合之内,输了。

    格里威尔说:“萨菲,你确定要我帮你骟了他?”

    显然的,大名鼎鼎的格里威尔并不想做这种事,正在极力的挽救自己的名誉。

    我知道格里威尔会赢,可是没想到那么快。

    看来以后能够很轻松了,和战斗值爆表的人共事。

    我再次重申说:“刚才怎么说的?就这么做。”

    座天使吓得不敢吭声,他还在懵B状态,没想到自己输得那么快,那么G净。

    而我,那么的决绝。

    格里威尔无奈了,说:“殿下,我有些害怕!”

    我其实更喜欢自己做这件事,格里威尔和座天使属于同一个品种,同类相伤,我明白。

    我再次观众席上下去,对着格里威尔伸出手,“刀!”

    格里威尔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把刀给我了。

    我说,刀子轻巧的如柳叶一般:“不会给你弄脏的。”

    座天使很想逃走,却被格里威尔压制着无法动弹。

    我甚至不需要解开他的K子看位置,如果说割错了割到他的大腿动脉,那是他运气好。

    他将完全不用知道天使们是如何嘲笑他是个阉掉的东西的。

    “唰!”座天使的某个东西在刀划过的一瞬,掉了下来。

    “啊!”一声惨叫,座天使的双腿之间血流如注。

    我对座天使说道:“这是对你无礼的惩罚。”

    我举起左手把刀扔给了主人。

    格里威尔点头称赞道:“好手法。”

    因为那刀上,没有流一滴血。

    相比之下,地上惨不忍睹,座天使痛得晕了过去。

    好了,这下该我们打了吧~

    我重新拿起剑。

    格里威尔摩挲着双刀。

    先下手为强?

    我才不要。搞不好输得也快。

    格里威尔看我不动,就开始进攻了。

    左右,右左,左左—

    我一一避开,双刀的攻击对我不起作用,哈哈~

    格里威尔右手刀飞出,光速。

    我冰剑在手,一剑回了过去。

    单刀落地。

    好家伙,好大的力道,我的手有些麻了。

    格里威尔捡起刀,眼神顿时变了。

    “厉害,看来,我要认真了。”

    我冷笑,说:“我也是。”

    格里威尔将刀扔上天,换了一种握刀方式。

    冲下。(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