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Chapter 宋玉番外

    今天又是一场大雪。

    只知道称呼为“桑塔纳”的小轿车在乡间的公路上颠苽惻,震的人脑仁子疼。

    江城还是英俊的少年模样,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nv。

    他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找一个人,学校的小师M。

    从前她说,自己的家乡很是穷困,生长在首都的他并没有直接感官,现在才是第一次亲生感受

    父亲口中的艰苦,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差别在于,他在坐车,当年父亲是走路。

    因为特殊的身份,县政府部门里派了专人和专车接送。

    县长的坐在前排指点着,司机老韩稳稳地开着车,尽量减少车的震感。

    以免后座上,江少不适。

    江城坐在后排,边上空着,他一个人坐着,显得后座很是空荡荡。

    刚才他极力要求县长和他同坐,可惜被拒绝了。

    在接近中午的时候,车子终于前停在了一户农舍门前。

    这里是离甜城二百多公里的地方,属于s省所属的一个县,穷困像一头狼一样,把这块贫瘠的土地咬的只剩下了H土。

    三间土坯房矮小而简陋,破败的外墙,灰暗的窗户,屋顶的茅C上压了厚厚的一层雪,像是随时会塌掉。

    听说,这里很少会下雪。

    下个雪简直就跟看西洋镜似得。

    宋玉从前这样跟江城形容。

    她是农村飞出去的金凤凰,然而最后,依旧不得不回到这P贫瘠的土地。

    江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过来看一眼。

    或许,只是因为内心某些的悸动和不舍。

    他已经二十八岁了,他的孩子也紲鳙出生,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放不下。

    可能冥冥之中他已经感应到了,宋玉还在等。

    听到车响,从旁边农户的门内走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看了车子一眼,慢慢走近他们。

    司机下车问:“这是宋玉的家吗?”

    老太太像是被震了一下,呆在那儿,像是被这样的奢华阵仗吓到了。

    半天才反映过来说:“是啊,你们找谁?”

    司机说:“我们是从县里来的,来找宋玉!”

    这个年代曾经上过大学的姑娘,应该是无人不知的。

    “哦,跟我来吧。”老太太说着,走过来打开这边的院门,农村人总是淳朴无心机的。

    老太太是宋玉的祖母。

    宋玉的父母已经先后离世了,宋玉继承了家里的小卖部,祖孙俩以此为生。

    低矮的门下,三个人猫着腰进到屋内,这才发现屋子里冷的很,没有一点热乎气儿,甜城属于热带,不兴炕之类的。

    但是冷起来也足够让人觉得冻。

    老太太咳嗽了J声,咳嗽声空洞而无力。

    江城无法想象,那样一个钟灵毓秀的nv子,只能和这样毫无生气的老妪生活在一起,她的心中是该如何的愤恨。

    但是这却是她的责任。

    她的广袤天地,都因为责任被束缚了。

    重逢有些像是琼瑶的电视剧,两个人眼里边儿都颔着热泪。

    司机和县长借口去村长家打招呼,老太太只好带路。

    宋玉说,他是大学的同学。

    老太太相信了。

    她怎么也会想到,只是这匆匆的一下,她的孙nv会做出让她们家蒙琇的事情。

    只是一次而已,宋楚便存在了这个世界上。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宋玉已然没了当初的纯情,她的心机深沉得足以让她二十年之后博得足以匹配她才智的荣华富贵。

    上天都帮助宋玉。

    回去的路上,不是在山旮旯里回甜城的路上,而是从甜城回帝都的高速路上,江城经历了人生中最惨烈的车祸。

    他活了下来,没有残疾,却永久的失去了生育能力。

    而他Q子的孩子,从小出生就带着肺病,总是像下一刻就要离世的样子。

    直到江城某一天再次想起那个年轻时候的情人宋玉,知道了他还有一个健康的儿子。

    宋楚的人生,至此改变。

    接回宋玉母子的事情,最开始是瞒着家里边的。

    江家在政界德高望重,这样的事情,算得上是世纪丑闻。

    可想起家里面那个可能没什么活头的儿子,江城还是狠心把宋楚接回了自己的房子。

    总不能看着江家的一切,同彭家一样,后继无人。

    江城父母住在军区大院的别墅,他从**回来就从家里搬出来来了,两年来生意做大了,便自己买了房子在外面住。

    他住的是四室两厅的公寓,装修简洁舒适,定期有家政打扫。

    他把宋玉和宋楚带回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司机把他们送到公寓楼下,便离开了。

    司机临走之前,他特意嘱咐,不能让家里老爷老太太知道。

    司机点头,只是说希望他能尽快解决这件事。

    他自己告诉家里,好过让别人嚼舌根传进老爷子耳朵里。

    总是有人看不惯他们家的。

    江城轻轻的握住宋楚的小手,把他带进了家门。

    在宋楚的记忆中,那地方反复一个张着黑Se大嘴的深渊。

    他不喜欢那里。

    江城承认他是自己的儿子,却不允许宋楚叫他父亲。

    宋楚已经十二岁了,他有自己的思想和见解,没有人知道,这一件事对他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无论如何,母亲都不会是这个人的Q子,所以,他不能叫他爸爸。

    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带他来到这个地方。

    这个问题,困扰了宋楚很久。

    宋楚没被困在困H中多久,就在母亲的唆使下,开始拼尽全力的表现自己。

    每一个父亲都更喜欢自己健康优秀的儿子。

    江城也不例外。

    他虽然已经不再ai宋玉,不,他只是过了谈情说ai的年纪,他需要思考的更多。

    他一边感受着宋楚的卓越成长,一边用尽办法挽留住长子的X命。

    他有时候也会迷H,自己这么做,到底想要做什么。

    还没能给宋楚腾出位置来。

    江城的父亲已经知晓了宋楚的存在。

    接下去的事情,无论是宋楚还是宋玉,或是江城,多少年来都三缄其口,只字不提。

    这成为了这三个人之间,永恒的伤口。

    宋楚真正的蜕变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那一天,他第一次看见了阻碍自己的名义上的哥哥,江少云。(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