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Chapter 4

    江家,在曾经的小镇少nv宋嘉佳的眼中,那是一个只会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存在。

    她怎么也不想想到,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名义上的表叔,那个没有父亲跟着母亲姓的野孩子。

    那个长相清俊,一看就是姨NN偷人偷出来野种。

    身上竟然会有一般江家的血脉。

    只因为这一点点的不同,在十二岁的时候,他们最终分道。

    多年之后她费尽心机的想要把过去留住,最后发现,只是她活在了回忆里。

    小时候那个宋楚,Gmao的洁癖处nv座,他的眼里装满了算计,心里全是衡量。

    他成为了一个商人,任何一切都是可以等价J易的。

    江家这一代,只有一个儿子,单传对于一个名门来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遗落在外的宋楚,虽然没有被承认,但是比起其他的S生子,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以致于许多人以为,包括宋嘉佳,万一江家那个病痨鬼突然挂掉,江家的一切就会顺理成章的落到宋楚手中。

    宋嘉佳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可怕的想法,宋楚会不会弄死那个江家的病痨鬼,他生物学上的哥哥。

    当然会

    只是宋嘉佳不会蠢到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每每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宋嘉佳就会觉得自己无Y可救,人家的王子都是正义向上的,她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一个魔鬼。

    那个魔鬼虽然没有全心全意的折磨她,可给她的痛苦一点都不少。

    可以这么说,在宋嘉佳顺风顺水的二十J年里,唯一的痛苦就是来自于她。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放不下!

    杯子装满了咖啡,滚烫的YT顺着她的手指流下。

    她缩开,火辣辣滇澺。

    但是她没有喊疼。

    很多时候习惯了就好,被烫伤就大惊小怪的吼叫,那么她得花多少时间和鏡力在咆哮这件事之上。

    她换了一个杯子,将手在冷水下面冲了一下。

    将咖啡端给了宋楚。

    宋嘉佳很看不起自己,奴X难改!!!

    宋楚抿了一口咖啡,比平时多花了一些时间:“烫到手了?”

    宋嘉佳下意识的否认:“没有。”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隐藏烫红的手指。

    宋楚突然说道:“难道公关部的经历没有教会你,会哭的孩子才有N吃?”

    宋嘉佳莫名其妙,她G嘛要在他面前哭?

    宋楚不喜欢这样的咖啡粉,若不是他急切的需要东西提神,他一口都不会喝。

    他已经连续两天没休息了。

    而且这两天之间,发生了太多让他猝不及防的事情。

    比如,他知道了,他的情F宋嘉佳竟然就是宋**,而且她已经和别人确定了男nv朋友关系。

    在过去的八年里面,他竟然都没有发现,她居然也不说

    这到底是怎样的孽。

    对于**,他的记忆中是那样的。

    美丽是绝对必不可少的。

    虽然是单亲家庭,可是却足够的骄纵,发现了他的小秘密之后,乐此不疲的折磨他。

    母亲离婚,需要工作抚养他。

    他被寄放在只是姓氏相同的亲戚家里,宋**的家里。

    宋楚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不同的,别人都带着有Se眼镜看他,所以他没有朋友,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宋**是唯一的例外,要是听见有人说他的坏话,她会第一个出头。

    因为,宋楚只能被她一个欺负,没有她的允许,不准别人欺负,就是说说也不可以。

    美丽的nv孩子总是拥有特权的,没有人再说他的坏话,至少他没有淤听到过。

    那个时候他还单纯,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好,或者有什么不好。

    直到离别。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像她这样维护他。

    他变得自S,冷漠,充满了算计。

    他可以的回避那段过去,只因为他觉得,他不配再拥有峪经的美好。

    如果和她再见,希望她只看见自己还好的一面。

    猝不及防的,母亲说她们母子要来魔都,**J了一个男朋友,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

    他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怎样的心情,他从内到外的鏡心装扮了自己,来到了**的面前。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留在记忆中的那个人,竟然就是她。

    不久之前,被他抛弃的情F。

    八年了,他和她之间存在的**关系似乎升华了,快要威胁到他和nv朋友之间的稳定关系。

    他做出了选择,不能为了一个nv人放弃他这么多年的苦心布局。

    “你是**?”他问出了一个自认为愚蠢无比的问题。

    为什么?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回想起过去种种,似乎只有和她的初夜之后,她露出了某种悲伤的神情。

    那时候他以为是他开出的价M不够诱人,知道她回到公司说要继续工作。

    他觉得有趣,放弃了包养她的念头,同时在工作上和S生活上和她保持紧密的关系。

    他看的出来,她是想要征F他。

    两个人在未来的时间里面,相互的征F着,最后到底是谁征F了谁,谁知道呢?

    总之,宋楚他先退出了战局。

    现在两个人相对坐着,无言以对,算不算尚可的结局。

    宋嘉佳用了从辞职到现在的时间,彻底死心,看向宋楚的眼神,也不再像是从前,充满了某种莫名的期待。

    宋嘉佳发问:“你怎么过来了?”

    气氛太过冷清,让她很不舒F,不然她真不想和他玲濎。

    宋总可不是什么好的玲濎对象。

    宋楚想起了刚才自己扔掉的东西:“无聊,所以过来了!”

    夜里,他总会找些有趣的事情做。

    宋嘉佳明显误会了,她解释说:“我不想”

    宋楚这才发觉自己刚才那话是从前经常说的,换到了现在,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他突然想起,在洗手间那次,他并没有做安全措施,心想会是危险期吗?

    她自己吃Y了吗?

    杂乱无章的想法再他的脑子里乱窜。

    门铃声再次想起。

    宋嘉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还是只能起身去开了门。

    陆双峪和旧同学们聚会完,得知她生病,特意过来看她。(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