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Chapter 3

    宋嘉佳比谁都清楚,他绝对不是开玩笑。

    没有什么比被迫还要自己妥衣F更耻辱的事情了,第一次她开始恨宋楚。

    就连他把她当做卖春nv的时候,都没有过。

    这一次很快,J乎是令人癫狂的,宋嘉佳在趴在大理石的流理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吸气,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了一般。

    宋楚很用力,近乎要将她弄烂,他的目的是要她在他的生下********,而她,却是因为心理上的原因,根本没办法到达。

    他有些暴怒,抱着她的胯骨使劲儿在里面转,摩擦她的敏感。

    身T最终战胜理智,她嘤咛着,取悦了宋楚。

    颤栗的快感带着罪恶,宋楚抱着她舍不得撒手,他的脖子上全是汗,S透了粉蓝Se的衬衣,他松开了一点自己的领带,喘着气在她耳边说:“还没和他做过?”

    宋嘉佳仰着头,闭着眼睛,无力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

    宋楚低沉的威胁传进她的耳朵:“别让他碰你,我知道,我弄死他你也不会嗅澺的,你根本不在乎他,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把你的子嗊割掉!

    你那么喜欢小孩子,一定舍不得这么重要的器官,对不对!”

    刚才因为**沸腾的血Y因为这简单的一句话彻底冷了下来,她觉得自己是不是病入膏肓了,怎么会ai过这么可怕的男人。

    回去之后,宋妈妈问她怎么去那么久,宋嘉佳用了一个最无厘头的解释,便秘。

    至于其他人,不好过问,都装作不知道。

    只有宋楚的母亲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笑着朝大家解释,宋楚突然有紧急的事情,已经离开了。

    大家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在这场聚会中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而且已经吃完饭了。

    下午的时间,三位妈妈约着去打麻将,陆双峪和他父亲要去打高尔夫,宋嘉佳鏡神上和心理上以及身T上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回酒店客房睡觉去了。

    洗澡的时候,身T里面流出的不属于自己的YT,她突然觉得有些生无可恋,把自己整个人泡在了浴缸之中,近乎窒息,她才起来。

    死亡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试了一下,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

    其实对付宋楚,也不是没有办法。

    她想起了多年之前的一次,近乎崩溃边缘的她无理取闹,闹得宋楚近乎要跟着她一起崩溃,然后两个人在床上大战了三十回合,两个人两天两夜没下床。

    醒了就**,累了就睡觉,饿了吃外卖。

    两个人犹如连T婴儿一样,无时无刻的不在一起。

    或许就是那次错误的疯狂,导致她误以为自己对于宋楚而言是不同的,很重要之类的。

    人啊,总是容易产生错觉的。

    而她,神奇的错觉了很多年

    手机响起的时候,她痛恨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换掉手机号M。

    她没胆子拒接宋楚的电话,以他的本事,她敢拒接,他就能定位。

    还是不要惹mao一只易怒的狮子比较明智。

    宋嘉佳感冒了,带着S透的头发开空调睡觉,不病就有鬼了。

    宋楚听见浓重的鼻音,问:“你怎么了?”

    这样一句关心的话语,要是换做之前,她可能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宋楚这个人多么的残暴变T,没经历过的人根本不会知道。

    他曾经在她连续一个月加班的时候在车上给她用道具,会Y撕裂流血,她不得不去看F科,还是自己。

    请了病假还被他教训偷懒!

    最后她不得不带病上班。

    宋嘉佳回忆起过去,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死不了!”

    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

    沉默良久,以致于宋嘉佳都以为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宋楚说:“你等一下,我过来。”

    宋嘉佳能说什么,听见嘟嘟的盲音还在发呆,他来做什么?

    他知道自己住在哪里?

    宋嘉佳又开始嘲笑自己的愚蠢,在魔都,还有他宋楚G不了的事儿。

    她从前一直以为只手遮天那是政治家的才能,没想到宋楚这个商人也行。

    酒店价格不菲,自然是因为装修方面的原因。

    奢华的水晶大吊灯,厚重繁丽的地毯,墙边半人高的西式风格的露台上摆放着各Se玫瑰组成的花簇,空气中摇曳着令人陶醉的香气。

    从前,宋嘉佳和送出经常X的在这样的地方“出入”,只是不是出双入对。

    酒店有一种让人堕落的感觉,在以前。

    而现在,吃了J颗前台送来的感冒Y的宋嘉佳觉得那张弊Se大床真是个美好的东西,躺在上面根本一丝都不想动弹。

    门铃的声音响了五次,她才姗姗起床。

    宋楚等的有些不耐烦,特别是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塑料袋,装的满满的,里面是感冒Y和退烧贴。

    打开房门那一刻,当看见宋嘉佳的头上贴着退烧贴的时候,宋楚顺手把小塑料袋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他感觉自己像个大蠢蛋,才会觉得她需要感冒Y。

    宋嘉佳的眼睛半眯着,脸蛋烧的通红,特别是嘴滣,让人看了非常有食Yu。

    如果换做是从前,宋楚一定会不管不顾的扑上去,狠狠蹂躏一番才肯罢休。

    现在却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些不忍。

    宋楚觉得自己变得优柔寡断了。

    宋嘉佳请他进了房间,毕竟让宋总这样的人物站在酒店房间门外说话,有些失礼,要是被娱记拍到了,只怕这样的花边新闻又要穿过大洋彼岸,跑进宋总的正牌nv朋友的耳朵里。

    得不偿失。

    他nv朋友估计还不知道她已经被替换了,半夜三更的两个人在酒店,一个在房内一个在屋外,传出去还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可惜宋嘉佳忘记了,这样把他请进自己的房间,更加的不妥。

    宋楚坐在沙发上,棕Se的P革衬得他的气质更加高贵。

    宋嘉佳瞄过一眼,只想,谁能知道,眼前这个人,小时候也曾经G过往河里撒尿吸引小鱼的Y稚事情。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当初他和姨NN没有想要在是江家争一席之地,是不是他们现在的结局,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