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Chapter 2

    当然,场面话说的很好听,对陆双峪他现在工作在甜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调任,G脆先在甜城买房子结婚,以后再说。

    陆双峪为了博丈母娘欢心,没有不答应的。

    主要是混政治圈的,陆双峪看出来宋嘉佳对他这样的人种不感冒,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他闲聊,纯粹的是因为她惧母。

    宋妈妈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此后,宋嘉佳和陆双峪开始像一般情侣那样约会。

    宋嘉佳对此倒是很看得开,就当陪招待客户,虽然说她已经离开公关部很多年了。

    转眼之间,就到了五一。

    跨越半个国家去见陆双峪的父母,对于宋嘉佳来说,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她上飞机就睡,直到下飞机。

    陆爸爸和陆妈妈亲自罍饔的飞机。

    两家的妈妈早就在电话里混熟了,两个人如同好姐M一般手挽手的一起走。

    因为陆爸爸和陆双峪要推行礼,所以宋嘉佳和陆双峪各走各的也没引起长辈们的关注。

    陆家选了一家五星酒店接待宋嘉佳她们。

    宋嘉佳G过公关,一看装修就知道价格,嘿嘿的笑:“陆叔叔路阿姨,这太破费了。”

    陆家一家人没说什么,宋妈先说:“今天还请了你的媒人,这个钱不能省下来的。”

    宋嘉佳看老妈的样子,猜想这个媒人应该是她的朋友,也就不多问了。

    起身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在洗手间重新整理了一蟼惐容。

    她如今就是她妈的门面,要是不好看回去就只能吃方便面,卡路里那么高,花钱减肥和花钱化妆,还是后者比较轻松。

    她美美的回到了包间里。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咔嚓。

    她听见了自己脸P碎掉的声音。

    宋楚抬眼看过来,清冷的眼神中有什么东西破灭了,起伏的声线有些抖:“你是**?”

    在这种场合,绝对不能输。

    输了怎么收场?

    她还要继承老妈的两个店面呢!

    宋嘉佳露出笑容:“嗯,我就是。”

    宋楚的妈妈和宋妈妈坐在一起,看见她高兴地站了起来:“哟!真是nv大十八变。这才听你妈说你之前在卓越工作,真是好巧,那是宋楚的公司。”

    陆双峪本能的看向宋嘉佳。

    宋嘉佳喊了一声姨NN好,才坐下说:“是啊!之前在表叔的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怕人家以为我是走后门进来的,所以就没去找表叔。”

    宋楚的妈妈笑骂她见外,就和宋妈妈还有陆妈妈玲濎去了。

    陆双峪一听这表叔叫得那么顺溜,也跟着喊了一声宋楚表叔。

    宋楚笑着应了,还拿出自己的雪茄递给陆双峪一只。

    怎么说,多年之后的亲戚相见,相谈甚欢?

    宋嘉佳看着宋楚笑,笑得脸都红了,那种气血上涌造成的红。

    希望他别搞什么事出来。

    宋嘉佳的胆子悬在高空一万尺吃完了这顿饭。

    陆双峪并不了解宋楚,不知道他是要发火的节奏。

    宋楚的妈妈发现宋楚不大对,说:“宋楚你不是说还有事吗?你先去忙吧,等会儿我自己回去。”

    宋楚吐出一个烟圈,熄灭了雪茄:“没事儿,那么多年没见宋姐和**,好好的陪她们吃顿饭。”

    小时候,宋楚的妈妈忙于生计,多数时候都是把宋楚寄送在宋嘉佳家里面的,那时候家里人只知道宋嘉佳的小名,她的大名是什么,没人知道。

    饭后,陆双峪买单。

    宋嘉佳饭桌上紧张地光顾着喝水,又去了洗手间。

    她最大的失算,就是忘记了,宋楚是个变T。

    他跟着宋嘉佳进了nv厕所。

    嘘嘘的声音在安静的厕所里特别清亮。

    宋楚走了一圈儿,检查了一下隔间。

    可能是因为五星酒店厕所多,这个洗手间只有宋楚和宋嘉佳两个人。

    她警惕的立在洗手台旁边,看见宋楚,白痴一样的打招呼:“(????)??嗨!表叔,你也来上厕所!”

    不管是佛祖还是上帝,把她丢进马桶里冲水冲进太平洋吧!

    她好想死一死。

    宋楚似乎平静了不少,问宋嘉佳:“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宋**!”

    宋嘉佳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怎么说,在他疯狂的掠夺和残忍的践踏她的自尊之后,伏在他的膝盖上撒娇,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还没有疯!

    最初的时候,她的确想过告诉的。

    但是当她的初夜醒来的清晨,他扔了一张支票给她,让她不用去公司了的时候,她就似乎失去了说出很多事情的勇气。

    她拒绝了被包养的要求,依旧在公司工作。

    然后,上班为他工作,下班被他做!

    再之后,为什么会一误许多年,她也似乎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她用了八年的时间,因为另外一个nv人取代了她的位置,终于找到了放手的理由。

    宋嘉佳啊宋嘉佳,你是有多么的愚蠢,才会在他的身上耗费了八年的青春。

    看着镜子里面只能用保养品来维持美丽的自己,她深感自己的可悲。

    宋楚?

    你特么好意思问?

    宋嘉佳抬头,眼底那一丝丝的怨怼都收进了心底,人家属十二生肖她属蚌的,一言不合就关门自己疗伤。

    既然已经决定和宋楚一刀两断,就不该藕断丝连。

    宋嘉佳回答:“因为我觉得没必要!”

    宋楚B近她,鼻息萦绕在两人的脸庞上:“这算答案?”

    宋嘉佳不F输的回看,撒谎的时候看向对方的眼睛,就不会被觉得在撒谎了:“难道表叔你喜欢乱x的感觉?”

    她在宋楚脸上看了一瞬间的僵Y,宋楚当然不是那方面的变T,他只是有些方面比较变T而已。

    他才不会被宋嘉佳这种小伎俩伤害,立即回击道:“是吗?你被你小叔叔G的时候,为什么特别容易**?”

    冰冷的手指在裙底划过,宋嘉佳mao骨悚然,这里是公共场所,而且她的男朋友和男朋友的父母和自己的妈妈都在外面。

    宋楚好意滇濁醒她:“你配合一点,我不弄乱你的头发和滣膏,也不撕破你的丝袜,否则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