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Chapter 1

    魔都,深夜。

    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卓越大厦二十层的某个办公室里。

    顾问在电脑上删改辞呈,最后一次细心审阅了两次,虽然总裁大人不一定会看,但是她依旧不想在这封信的字里行间,表露一丁点的怨气。

    那多丢份儿啊!

    nv追男这年头多了去了,追到了被甩也是正常的

    宋嘉佳低下了只有自己觉得高贵的头颅。

    二十八楼的等一直亮着。

    总裁大人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魔。

    从寂静无人的二十四楼到同样寂静无人的二十八楼,他们不是没有**就地来一发过。

    此时此刻回想起来真特么没P没脸。

    宋楚这货从小就特臭P,比如同一张饭桌上吃饭,别人用筷子夹过他就不会再吃了。

    那时候条件不好,桌子上一般最多也就两道菜。

    小时候的她不懂事,知道他的mao病后总是咬吧咬吧筷子,然后一个盘子搅合两下。

    徒留宋楚漆黑如夜Se的冰冷眼神和她妈妈不厌其烦的,宋楚别光吃饭,吃菜

    偶尔两人在办公室同时兽X大发的时候,口水不知道搅拌了多少回,他就是矫情

    想着想着,眼眶不争气的红了。

    心里面突然升起一G,我那么ai你,你ai我一下会死啊的心情。

    宋楚很忙,忙得脚不沾地,头也不抬。

    宋嘉佳把辞呈放在他办公桌上一角。

    他难得的瞄了一眼,辞职信三个打印纸非常清晰。

    他今天穿着纯粉Se衬衫,宋嘉佳知道,新欢选的衬衫。

    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起来。

    明媚如她,从第一次见面晃花了宋楚的眼。

    那时候的他就很禽兽的想,这样的nv人ai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那只是男人源于对nv人的征FYu,他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从来没有ai过她。

    宋楚的声音如冬月的寒风凛冽:“想好了?”

    为什么不追问?

    宋嘉佳一字一句说出早想好的说辞:“嗯,想好了。”

    宋楚的音调一点没因为她的顺从而有起伏变化:“嗯。”

    将信件收到了另一边,他接受了她的辞职。

    一切比想象来得顺利,宋楚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还有什么要享齐人之福的计划,反正她从来就不是他名正言顺的nv朋友。

    他的nv朋友,在大洋彼岸留学。

    他说,他喜欢她的脸和身T,还有火一般的对他的热情。

    第一次说“分手”。

    没有争吵没有挽留。

    她ai他,却并不代表,她愿意自甘下J。

    ai情中,不被ai的才是第三者。

    她一直这么以为,如果有了小四,那么她就是道德意义上的第三者了。

    宋嘉佳转身,职业X很强的黑Se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宋楚突然说:“你会去哪里?”

    宋嘉佳失笑:“回老家找个男人结婚吧!我妈C婚C得挺厉害的。”

    大实话,也免得将来在意外的情况下得知某些事情,而被他质问。

    她从来不劈腿,ok!

    因为会疼!

    她没有回头去看宋楚的表情,怕看到舍不得,又怕看到,他没有舍不得。

    她住的房子是宋楚名下的,她只要搬出自己的东西就好。

    至于她用过的车,放在了车库。

    她做事一直以来都是疾风厉Se,将自己的衣F都收拾好了之后,去公司把车钥匙和门钥匙J给了宋楚的秘书后。

    一眼都没多看离开了,她赶着上飞机。

    后面留下秘书惊诧的反问:“你不是真的和总裁有一腿吧?”

    所有的一切都飘散风中。

    当初大学毕业,什么都不管都一G脑的想要进卓越,不是想要功成名就,只是想要抓住自以为的青梅竹马。

    二十岁的她,每天都在幻想,攻下他之后,要告诉他她的一切,要他回答是更喜欢**还是更喜欢宋嘉佳这个问题。

    在他身上用了八年时间,为了博得他的注意倒是功成名就了,而和他,却是真的越来越远。

    他永远都不会ai上一个为了博上位可以出卖自己身T的虚荣的nv人。

    所以他给了宋嘉佳认为应该给一切。

    房子、车子、职位,以及每个季度都足够她用奢侈品填满衣柜的信用卡。

    宋嘉佳的妈妈一直希望她回甜城,说是魔都的空气不好,她在甜城有两个铺子,她又是独生nv,完全可以啃老。

    宋嘉佳对此完全只能呵呵,要是她真在家里啃老,不被扫地出门才怪。

    早上九点从机场出发,晚上九点就到了老家。

    宋嘉佳这时候疲惫得要命,完全还没从已经离职已经离开和宋楚挂了的懵B状态中回血,就被老妈无情的进行了连环十三击。

    为了回家的第一晚能够睡个好觉,她答应了老妈去相亲。

    木头似滇澤倒在床上,她问自己:“我像是回老家结婚的嘢!”

    老妈这种生物,一遇到相亲这种事情,行动力杠杠的。

    她还在倒魔都到甜城的时差,大早上就拉着她出门去弄头发了。

    下午就和相亲男见了面。

    出人意料的,是个说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北方男子。

    京城承德人,名叫陆双峪,公务猿一只,被外调到这边的。

    宋嘉佳看到的是大写的金饭碗。

    陆同学这种长在红旗下,生存全靠党的孩纸一下就被宋嘉佳那简单的履历清奇的骨骼和如花的容貌给征F了。

    宋嘉佳真的很想吐槽,她鏡致的妆容和完美的着装都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怎么和陆双峪这种作风简朴的G部家庭进行社会大融合?

    遗憾的是宋妈妈觉得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至于背景?

    那是啥?

    宋嘉佳和老妈从来就没有所谓的亲子蜜月期,看得出来陆双峪对自己的nv儿十分的上心,她要是敢现在方一个厥词,保管今晚睡马路。

    所以,她一直目视着老妈和陆双峪计划各种未来。

    她虽然身为主人公,但是

    她好像没什么话语权。

    默默的吸着珍珠N茶,陆双峪和宋妈妈决定五一去看陆双峪的父母。

    然后商量婚房的事情。

    宋妈妈坐地起价,她只有宋嘉佳一个独生nv,不希望她远嫁,如果能够在甜城定居就最好不过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