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2 术者争斗

    她一手拉起旁边的红绸衣裳裹在身上,动作行悠流水,刘长无比,可以堪见起高深的修为。

    只听她笑道:“我欢宗的人走遍天下也无人敢管,好笑的是今日竟是夜叉门不知死活来太岁头上动土。”

    明月心的意思是,合欢宗和夜叉门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现在夜叉门这样大张旗鼓的想要围剿她,显得很滑稽。

    看来明月心对于夜叉门的围攻,虽然面上暂时没表现出什么吃力,但是内心也是极不情愿的。

    而顾解舞和顾翰,则是简单的觉得,只要这事儿不牵扯上他们就好。

    可惜的是,城门失火哪里有不殃及池鱼的。

    合欢宗明月心对上夜叉门,这样的组合,顾解舞和顾翰很快被波及。

    他们的住所被一G内力震飞,若非顾解舞和顾翰同样都是练家子,只怕是要被这G力道震伤的。

    只见明月心浑身带着一G紫气,这是代表她的修为程度,她已然是紫Se尊者的级别,可这紫Se外面却是带着一层青Se,乃是她所修炼的功法的气息。

    至于夜叉门众人,大多数都是绿Se的气团,外面带着各样的气Se,虽然不及明月心的术者修为,可是奈何不住他们人多,明月心应对起来很是吃力,渐渐有颓败之态。

    顾解舞和顾翰可不想错过这样好的机会,躲在角落里看他们打斗。

    “碎空斩!”

    一道青Se弯月的内力,以R眼可见的形状以明月心的掌心为中心,四散开来。

    黑夜之中之间,明丽的nv声划破夜空,清冷的喝声,猛然响起。

    明月心敏捷的影子在客栈内四处灵活跳跃,密布的房屋瓦P并未给她带来丝毫的阻碍。

    下一刹那,只见明月心的掌风将三四个夜叉门的门人打倒在地,他们痛苦的**着。

    饶是隔了十J米远,顾解舞和顾翰也能感觉到自己耳膜的破裂。

    “砰!”一声闷响,只见J人倒下的身后房屋木屑四溅,蜘蛛般的裂缝,沿着墙壁扩散蔓延。

    “嘎吱…”被明月心一掌轰出了大半个空洞的墙壁,发出嘎嘣的碎裂声音,渐渐的碎成一小块。

    明月心的身形宛如灵猴般矫健,望着自己打倒的J人,明月心得意的一笑,修炼了一下午,吸了好J个臭男人,总算是有些用处。

    实则这一次她在冀州境内吸取男子鏡元,也是不得已为之,宗门派她前往此地寻找青州鼎的下落,可惜却是碰上了Y茬子,青州鼎倒是拿到手了。

    可惜她也是身受重伤,她并不觉得自己的行动多么的隐秘,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可是不相信,若是宗门十二长老中的其他人知晓了她已然夺回了失踪多年的青州鼎,还知道她身受重伤无力护持宝物。

    那就是给自己C命!

    所以她连求救都不敢,只能心存侥幸的认为,只要G净吸取男子鏡元,尽快复原的才好。

    方才有了这番事端。

    见夜叉门的人被打倒,明月心的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自打受伤之后的三个月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成功用出碎空斩这样的地级秘法。

    也侧面的说明,她至少已经恢复到八成以上,如无意外,只要再吸取一些男子鏡元,她就能恢复到鼎盛状态。

    到时候别说能够掌控青州鼎,就是合欢宗宗主的位置,也是信手拈来,如囊中之物。

    其余的夜叉门的门人见同宗之人被打倒,也没有自乱阵脚,而是齐声喝道:“布阵!”

    术者世界,除了单打独守,还有宗门用来守护山门的阵法,多人同时围攻一人,连城一线,以多胜少,以弱胜强。

    只见连地上的好J个人都是拼尽全力的站了起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他们大声唱到:“二十四鬼道剑阵!”

    夜叉门六道之一的鬼道阵法,由二十四人组成,具是用剑高手,据说是根据冀州鼎上所记载的古武阵法所演变而来。

    这般的阵法若是由二十四位紫Se尊者组成,便可越上两级,对战青Se尊者,若是由二十四位青Se尊者组成,便可越上三级,直接对战橙Se尊者。

    现在,夜叉门鬼道二十四位紫Se和青Se尊者联合,对战合欢宗并非全盛状态的橙Se尊者明月心,谁输输赢,还未可知。

    战况一蟼愑进入白热化。

    明月心挥动长袖,如跳舞一般跃上房屋,轻轻的落在瓦P之上,白皙的足如同夜空中的明月,若是一般男子见了,只怕要神魂颠倒的。

    就是顾翰明知道她是合欢宗的老妖婆,也不免一时间心生**。

    这便是合欢宗媚术的奥秘。

    可惜的是这媚术对夜叉门门人不起作用,甚至可以说,克制合欢宗媚术的存在,便是夜叉门的修炼。

    无情无Yu是夜叉门的宗旨,而媚术则是建立在一个人的****之上的。

    所以说明月心的媚术,面对夜叉门,第一次失效了。

    见自己施展的媚术不管用,明月心不免恼怒,有些恼火的道:“所以我才这么讨厌夜叉门!”

    所谓一言不合就开打!

    只见天上五官四Se的气息杂乱,顾解舞和顾翰都避之不及,至于客栈中的其他客人,早就逃跑了。

    两人看到现在,也决定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现在天上碎石瓦P乱飞,时不时的还有内力打偏落在地上。

    顾解舞和顾翰携手往外面逃走。

    小P刻之后,总算是离开了明月心和夜叉门打斗的地方。

    然而顾解舞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和顾翰竟然还能和明月心碰上。

    那会儿天正黑的时候,月亮被乌云遮盖。

    顾解舞和顾翰找了一颗大树,靠在下面歇息。

    不多时,便是听见一个老nv人说话的声音。

    她和刚才的明月心穿着同样的衣F,唯一不同的是明月心面容如二八少nv,而她,至少八十岁了。

    明月心的头发花白,脸上的P肤松弛得快要掉在了地上。

    她沙哑的声音如同鬼魅,毫无刚才的半点儿明丽,说:“瞧,又是你们这一对儿小鸳鸯,外我们真是缘分不浅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