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9 无烟城

    他手里拿着火把,他蹲下,细细看了一下胖子脖子处的伤口。

    自言自语:“刀法不错!”

    下手快狠准!

    这样的人,一般都毫无慈悲怜悯之心。

    然后他又去看了瘦子的尸T。

    心道,这nv孩子的力气小了些,不过比那男孩儿更加的心狠手辣,真是不错!

    唯一遗憾的是,他们不是冀州人。

    神光大陆九州之内,百族林立。

    除去九州之内的人之外,在无边幻海的尽头据说还存在着神仙。

    传说术者修炼至一定境界,便会受天地感应,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穿越无尽幻海,千万世界的尽头,可能是成仙了,也可能是葬身于无边幻海。

    总之,赤Se尊者之上,便是再无境界。

    其实不然,只是每一位赤Se尊者,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或者是各式各样的原因失踪

    扯远了。

    回归正题。

    九州之内,各州界限分明,之所轻易不肯收取其他州的人做弟子,最大的原因就是九州历史上不乏因为各大门派为了对付敌对宗门,而派出本门弟子去敌对宗门卧底。

    现在这一位身穿黑Se斗篷,面上带着夜叉面具的男子,便是冀州势力第一的宗门,夜叉门的人。

    他奉夜叉门门主之令来到无烟城寻找适龄的孩童,这是夜叉门一年一度的选拔。

    夜叉门之所以被正道之人鄙视,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门内弟子竞争惨烈。

    夜叉门无内外门之分,而是另类的分成六道,将就因材施教,且教无分类,就是说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夜叉门之中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

    六道即是:“三恶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和“三善道”:人道、阿修罗道、天道。)

    地狱道,是夜叉门的最大最强的道,门中鏡英弟子大多数都属于地狱道。其实最初的时候,最强的道乃是三善道滇濎道,可随着夜叉门的历史越来越悠久,恶最终战胜了善,成为夜叉门最强的道。

    且夜叉门中,已经连续三代门主出身地狱道。

    优胜劣汰,自然而然的,大家都更崇尚地狱道,而非天道。

    夜叉门另外的分类方法就是,贪生怕死者饿鬼道。

    不忠不孝者畜生道。

    心存慈悲者人道。

    身负血海深者阿修罗道。

    天赋异禀者天道。

    而刚才这黑衣人,便是夜叉门地狱道使者,奉命来无烟城寻找适龄童子揽入门下。

    无烟城作为冀州最乱的城池,作为罪恶的温床,它养育出了无数的内心充满仇恨的少男少nv。

    夜叉门一向奉行苦难能够磨砺人的心智,且夜叉门收人除了在地域上有限制外,无论是男nv老少还是乞丐Jnv,一概都愿意收入门下,只要他们拥有术者滇濎赋。

    当然,这其中还是八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孩子们最为合适,因为术者最基础的一切,都是在这个时间段被决定的。

    顾解舞和顾翰,在黑衣人看来,是今年非常适合的人选。

    而这一切,顾解舞和顾翰还不知道。

    顾解舞的直觉是敏锐的,起M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周围有人在窥视他们。

    黑衣人是HSe尊者,是顾解舞这辈子连带上辈子都没接触过的存在,她之所以能够感觉得到,仅凭的就是自己修习滇潾上无上经。

    顾解舞带着顾翰一路往冀州去。

    又行了五日,终于是到了冀州边境上的最负盛名的城池,无烟城。

    两个人一进到城中,便是看见附近具是形Se怪异的人,道路两旁的客栈之上,都是覀惻暴露的男nv,有些甚至就在栏杆上相互调戏着,而旁人和路人,具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顾解舞和顾翰看得面目通红。

    好不容易熬过了最繁华的地段,两个人找到了一处小铺子,蒸笼里边儿热气腾腾的包子馒头,两个人这一个多月以来都是喝的凉水,吃得是没滋味的烤R,很久没吃上热乎乎的面食了。

    顾翰从怀里掏出J个钱,这是他们杀了那两个瘦子胖子搜刮出来的银钱。

    当手心接过热乎乎的R包子的时候,顾翰只觉得这一生从未这样满足。

    顾解舞看着被顾翰的手嫫得发黑的包子,竟然没有觉得恶心,而是直接拿起来就吃,只是一口咬下去,觉得这R的味道不对。

    酸溜溜的特别的腥臭。

    顾解舞没忍住,一口吐了出来。

    顾翰咽了下去,只以为她是哪里不舒F,或者是自己的手脏兮兮的弄脏了包子,她恶心了。

    他上前帮着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气。

    见她吐得厉害,问老板要了茶水。

    老板见顾解舞吐得死去活来,开口哈哈大笑,将茶壶递给顾翰,笑道:“你们是新来的吧!”

    顾翰疑H的看向老板,甚至带着警惕:“你怎么知道?”

    老板长得肥头大耳,一脸油光,宛若蜡烛圆润的手指上站着面粉之类的东西,指甲缝里黑乎乎的。

    顾翰也没胃口了。

    老板这才解释道:“这无烟城的人一般来我这里,都是买馒头,要么就是熟客才吃R包子!只有你们两个,又是生面孔,还要了R包子!”

    说着似乎是想起什么滑稽的事情一般,哈哈的笑个不停。

    顾解舞喝了J口茶水,总算觉得没那么恶心了。

    她心里面突然产生了一个诡异的想法,一手将顾翰手里的包子打落在地上,质问老板:“你这R到底是什么R?”

    一想起自己的猜测,她又忍不住吐了起来。

    顾翰只觉得顾解舞莫名其妙。

    老板见顾解舞扔了R包子,夸赞的对顾解舞笑道:“这妮子倒是挺聪明的,只可惜还是吃下了我这特制的人R包子!”

    顾翰一听,随即跟着顾解舞吐了起来。

    想要老板还钱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人生地不熟的,更不敢嚣张,顾翰扣喉咙想要将肚子里的全部悉数吐出来。

    实在是太恶心了。

    什么无烟城,好端端的叫这么一个美丽的名字,他来之前还和顾解舞玲濎说着城的名字不错。

    可这是什么地方,随便一间不起眼的包子铺都是卖人R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