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8 杀戒

    顾解舞刚才就发现,这两个人贩子长得非常具有特Se。

    一个肥头大耳像猪,一个尖嘴猴腮像老鼠。

    也不知道他们心里边儿怎么想的,怎么就盯上了他们两个。

    顾解舞坏心眼的想到,这两人身上说不定还有钱之类的,要是把他们宰杀了,那些岂不是都归她所有了。

    自然,顾解舞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并不赞成这种行为,无论是上辈子还是上上辈子。

    至于顾翰,则是更加的没办法作到,术者对付一介平民,这样的行为何止是丢人,简直就是丢祖宗。

    可是眼下没有办法,那两个人心生歹念就不同了。

    顾解舞故意带着顾翰朝山林之中的深处走去,那两个人也傻乎乎的跟着进去。

    胖的那个有些胆小,对瘦的那个说:“这眼见天就要黑了,他们还往林子里去,不走大路,是不是不太妥当啊?”

    瘦的恼火到:“就你P事儿多,知不知道什脺餍做富贵险中求,你不想娶春花了?”

    胖子和同村的春花情投意合,可春花她娘说了,拿不出一百金来,别想领走他们家闺nv,他这才跟着这贼眉鼠眼的东西出来G见不得人的勾当。

    冀州无烟城最近缺少男少nv,这两个拿到那边儿,铁定能卖出好价钱。

    虽然那nv子脏的看不清楚长相,但是看轮廓,应该是个眉清目秀的。

    像他们这种把这些孩子买进去,都是死买,就是没有人赎出来的那种,老鸨子拿着也可以随便T教,遇上个把那种有特殊癖好的客人,送上去包赚不赔,死了用席子裹着丢了喂狗就是。

    他们敢的这些个勾当,都是要断子绝孙的,可是为了能娶上春花,胖子也是下了狠心,娶不上春花他才正式断子绝孙的命。

    瘦子就是知道他的软肋这才选了他搭档,现在看他怂了,立马抬出春花来,每次都管用。

    一息的功夫,等这个两个人跟着进了林子,便是再也寻不到顾解舞个顾翰的踪影了。

    两个人分两头,朝着两条小路寻去。

    实则顾解舞故意为之,她见两个人中计分开走,便是嘴角弯了弯,旁边的顾翰看得背脊发冷。

    顾解舞先选择了近处的那个瘦子。

    她让顾翰绕到前方,去吸引那个瘦子的注意。

    而她则是绕到了后方,手里拿着弯月匕首。

    她准备抛弃术者的身份,看自己能不能仅凭武力,就杀死一个人。

    顾翰突然出现在瘦子的面前。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唉,这不是刚才茶水铺子的大叔吗?在这遇见您,真是太巧了!”

    瘦子笑了笑说道:“是啊!真是巧,咦!怎么不见你MM?”

    刚才路过茶水铺子的时候,他们碧昂斯以兄M相称。

    顾翰说道:“哦,我来方便,让她在那边等我!”

    说着,手指向了某处。

    瘦子一听,心里正想法子要更他同去,然后依一举拿下,可这少爷也是半大的孩子,他艂愒己擒拿不住,得想法子把胖子照过来才是。

    谁料到,顾解舞早就像是鬼魅一般站在了他的身后,从他背心窝处,一刀将弯月匕首刺了进去。

    为了避免血Y喷出溅到自己衣F上面,顾解舞还特意退后了J步。

    匕首悉数没入瘦子的身T,完美的契合在他的伤口之上,没有流出一点血。

    这一刀直接命中心脏,瘦子来不及喊救命,就这么直腾腾的倒在了地上。

    顾翰看得有些心惊,他知道的,顾解舞和他一样,没杀过人的。

    顾翰问顾解舞:“你不怕吗?”

    原来,杀死一个人,并不需要多么华丽的招式和多么厉害的武功,只要出其不意的那么轻轻的一下。

    一个人,一条命,就这么没了。

    顾解舞看着瘦子不断chou动的身T:“我怕的话他就不会对我们心存歹念了,他们跟着我们,指不定想要做什么呢?

    听说附近的无烟城最大滇澵Se就是窑子很多,无论男nv老少,环肥燕瘦,甚至是YF,在那里都能卖得掉。”

    这也算是夜叉门在九州风评不好的最大因素,其境内有这样的地方,他们竟然是不管不问,所以才会被正道中人嗤之以鼻。

    顾翰没再说话。

    顾解舞见瘦子死透了,这才上前拔出匕首,鲜红的血Y直溜溜的冒出来,跟自来水管似得。

    顾解舞在守瘦子的身上擦G净了匕首,这才将匕首回鞘。

    顾翰又问:“那个胖子怎么办?”

    顾解舞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当然也是杀了,否则留着他去给附近的城主报信吗?”

    城主隶属于宗门,现在还是在豫州境内,顾解舞不想多生事端。

    顾翰明白,只是顾解舞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头P发麻。

    只听顾解舞说:“你负责杀了那个胖子!”

    说着,将匕首J给了顾翰。

    意思是也用同样的方法,不用武功。

    顾翰接着匕首,内心满是撼动。

    他不是不敢,只是暂时有些迟疑。

    可顾解舞已经先行动了,他们是术者,其实对两个人的位置都能感觉得到。

    顾解舞用刚才同样的方式,吸引了胖子的注意,而顾翰则是站在了胖子的身后。

    唯一的意外是,胖子R比较厚,顾翰没能一刀毙命。

    胖子受了重伤,背着匕首大喊大叫,向瘦子求救。

    天Se渐晚,胖子的嚎叫声在林中回荡。

    顾解舞并不觉得这样的声音可怕,她怕的是被人听见。

    她立即大喊:“你快杀了他!”

    顾翰立马上前去,将匕首拔了出来,眼疾手快的在胖子的喉咙上补了一刀。

    顾解舞惊恐的看向四周,见顾翰完事,便说:“我们赶紧走!”

    顾翰看着犹如惊弓之鸟的顾解舞,口中的话始终没有说出来,他想,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出现。

    那么巧,还看见他们杀人。

    更巧合的是,还猜测出他们是鹿邑城顾家的漏网之鱼

    事实证明,顾解舞的担心是对的。

    在顾解舞他们离开现场之后,一个带着夜叉面具的穿着黑披风的人出现在胖子的尸T旁边。(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