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6 丧家之犬

    顾翰不说话,只是恨恨的看着顾解舞。

    顾解舞死心了,他若是不走,自己也必须走:“你不走就算了,反正我是要离开的。”

    最后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她转身离去,顾翰紧跟着她,两个小乞丐一起出了鹿邑城大门。

    少男少nv的声音,消失在鹿邑城外的地平线上。

    顾解舞知道顾翰跟了上来,但是她还在生气,只因为刚才他不听话。

    死很容易很简单,可是现在她就只剩下他一个家人了,但是他一点都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

    顾翰也在生气,他气顾解舞没骨气,只知道逃走。

    多少年之后,他想起今日,才会明白,这时候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

    当是他是可以冲出去,解救一两具顾氏族人的尸T,然后被天机宗的人抓个正着,随后成为那些尸T中的一具。

    然后鹿邑城的百姓们会在茶余饭后笑谈起他的故事来,说他还挺有骨气的

    之后,什么都剩不下。

    害死顾氏全族的人依旧高高在上的享受人生,而顾氏,彻底绝迹在历史之中。

    “轰隆”

    黑云低坠压的涌动在天边,滚过一道道闷雷,闪电也在天上肆N。

    一道道从天际苍穹劈向人间,仿佛哪一位术者在渡劫。

    “哗啦啦”地,破旧的庙宇外雨又大了起来,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如注的雨水从青青的瓦檐下飞泻而下,顺着砸到已经坑坑洼洼满是泥水的地面上。

    风刮得本来已经摇摇晃晃的两扇窗直晃动,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只是因为雷声太大,倒是注意不到。

    这是顾小姐和顾少爷离开鹿邑城之后的第一个据点一间废弃的破庙。

    因为存在于山野之间,倒是没有乞丐居住,否则也轮不到他们占领这里了。

    山里的好处就是不用和人争,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坏处就是没东西吃。

    顾解舞和顾翰,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顾翰饿的前X贴着后背,站在窗户下接天上的雨水喝。

    这种情况下,顾解舞也顾不得暴露自己秘宝纳戒的存在,她实在是看不过去顾翰如此狼狈模样。

    起M昨日,他们还是无忧无虑的顾氏家族的少爷小姐。

    顾解舞好歹也是J十岁的人,彼时从心底生出了想要照顾顾翰的想法。

    当然,她也试想了一下,若是顾翰觊觎他的东西从而背叛,那该如何是好

    从纳戒里边拿出一株灵C,递给顾翰。

    说:“实在是饿的慌,吃这个垫一下肚子吧!”

    聚气C虽不能果腹,可也好过什么都没有,早知道就该在纳戒里面放些食物的。

    顾翰问她哪里来的,顾解舞解释说:“不是跟你说了吗?水歌灵的纳戒里边儿的。”

    顾翰结果啃了起来,其实昨晚,他是不大相信的,以为顾解舞受刺激,脑子出问题了

    可这聚气C,实实在在是她凭空拿出来的。

    她身上真的也只有纳戒和那把弯月匕首。

    顾翰也开始疑H了,莫非这世上真的有那样奇异的事情存在?

    那为什么是顾解舞?

    顾翰吃了聚气C,肚子里好过了些,聊胜于无。

    他有些迟迟的问:“那么,你上一世,是怎么死的?”

    顾解舞昨晚特意省略过了这一段,她要如何告诉自己唯一的亲人,她曾被男人凌N至死。

    但是顾解舞并不想瞒着他,只说:“死的挺惨的!”

    顾翰见她神Se落寞,也就噤声了。

    这破庙统共就一间屋子,也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供奉的泥胎土地早就化作了烟尘,只剩下一点点土堆。

    顾翰过来抱住她,说:“这样抱着会不会没那么冷!”

    顾解舞不怕冷,她瑟缩在一团,是心中觉得不安。

    对于顾翰的好意,她没有拒绝。

    她没有拒绝。

    顾翰却是有些哀伤:“从此以后,就只有我们相依为命了!”

    顾解舞望着那不断摇晃的窗,让人看得心惊R跳,总感觉这破庙下一刻就要破碎一般。

    外面的雨声却半点没小。

    时不时在天边滚动的闷雷,也越来越近,好似就在破庙的房顶上滚动一般。

    破庙外透过厚厚的雨幕,能瞧见不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深深的墨绿Se,被雨水打S,仿佛更浓了。

    层层的雷声,便在山那边滚动。

    一眼从山顶上看下去,千里无人烟的感觉。

    S冷的水气,晕染在顾解舞和顾翰的身上,那种从P肤渗透进心底的冰冷,不像修炼寒玉功那样的冷。

    而是一种孤寂的无望,心伤。

    如果不曾拥有过,便不会有遗憾。

    而顾解舞和顾翰,都曾是天之骄子,心想着将来总会出人头地的。

    可是现在,犹如丧家之犬的躲在破庙之中,何止是凄凉两个字。

    这一场雨,一下就是七天。

    顾解舞上辈子和上上辈子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起M没受过这种罪。

    因为一场雨,被困在危险建筑中。

    顾翰倒是还能适应,J次冒着雨出门去找东西吃,可惜的是山间道路泥泞,每次出去他总是S透一身,脚上满是泥巴的回来。

    因为这场大雨,别说山J野兔,就是鸟窝都寻不到,他倒是摘了一些野果回来,可是顾解舞看了看那些颜Se鲜艳的果子是拒绝食用的,饿不会死人,可是这些东西万一有毒,现在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顾翰没有勉强,自己也没吃,他现在总算是有些能够明白顾解舞的感觉了。

    若是他死了,顾解舞也是孤独一人了。

    等瓢泼的大雨停了,顾解舞已经饿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这J日他们就靠着聚气C撑着。

    可聚气C吃多了也不见全是好处。

    灵C的灵力还没吸收完全,他们却是饿得连练功的心思都没了。

    顾解舞的确在纳戒里边找到了辟谷丹,可是她内力不够,连辟谷丹的瓶子都打不开,气的她把辟谷丹带瓶子摔在了地上。

    雨一停,顾翰就对顾解舞说:“我前J日看见一条小溪,我去抓鱼!”(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