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2 暴露

    顾翰不知道其中迎委,便是竭力的打出每一拳,眼见这一下,就是要让叶孤星下H泉的。

    众人皆是惊呼,眼看叶孤星就要丧命。

    顾解舞没心思当好人,却也不想让白云城主太好过,谁让他和叶孤城都是那么讨人厌。

    她从观景台上飞身而下,寒玉功中自带有基本的轻功,虽然不是什么高级功法,却也能让人身轻如燕的自由行动。

    顾解舞堪堪落在台上,运气护身,将顾翰的一拳接住,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将力道卸去。

    顾翰见是顾解舞,早就收回的想法,只是箭在弦上,哪里收得回来,好在顾解舞同样是修习寒玉功的,知道化解之法。

    两人收回招式,站在台上。

    顾解舞小小的声音立于冰雪之上,挡在叶孤星身前,对顾翰说:“叫你比武可没叫你杀人,他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

    顾翰从来不懂nv孩子的想法,一味的强Y解释:“城主没叫停,我可不敢停手,而且他爹也没喊停。

    说不定巴不得他死在擂台上呢?”

    最后这话,是顾翰突然想起妥口而出的。

    叶孤星听了,眼神里面具是万物无踪,仿佛一个死人。

    顾解舞都听不下去了,只说:“少说一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顾翰闷闷的不说话,看见两位城主起身过来,不再准备动手。

    万一真不小心把叶孤星打死了,只艂愒己少不了要受罚。

    说不定,还是白云城主那个老家伙故意为之,想要挑起鹿邑和白云城的纷争。

    否则怎脺麾释顾解舞来救这个神憎鬼厌的家伙?

    想通了之后,顾翰负手站在擂台上,等着他们到来。

    是结束还是继续打?

    不过他想更可能的是他自己被训斥一顿。

    叶孤星不是倒在哪儿了吗?

    可实际上,顾涉和白云城主的注意力都被顾解舞吸引了,此时顾解舞还不知道,她轻轻一跃,将叶孤星救下,已然暴露了自己想要隐藏实力这件事。

    叶孤星和顾翰的战斗虽然算不上多么激烈,可是顾翰刚才爆发出来的力量,可不简简单单的一个人就能阻止的。

    纵然顾解舞懂得破解寒玉功的法门,可是以她的能力和身手,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化解顾翰的一击,且全身而退。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顾解舞的术者修为在顾翰之上,否则她不可能做到。

    白云城主此时内心充满了震撼,顾翰那小子的术者能力已经接近了紫Se尊者初期,他自己的儿子他知道,叶孤星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是蓝Se尊者中期,而叶孤星能够在他的手上抵挡半个时辰,当然,他是有手下留情的。

    可是顾翰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将他打败,J乎要他X命,可以推断,他的战斗力接近赤Se尊者初期。

    而顾解舞如果比顾翰还要厉害的话,那么至少是赤Se尊者中期了。

    她这样的年纪,这样滇濎赋,白云城主感到阵阵寒意。

    顾解舞故意推诿自己旧伤未愈,显然是不想让他知道她的程度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而且看鹿邑城主和夫人的脸Se,他们显然也不知道。

    小小年纪,便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想要韬光养晦,此举绝非童子之举。

    此nv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白云城主没空去关心那个便宜儿子,便是拱手对顾涉恭喜道:“恭喜顾城主,得此佳nv。”

    顾解舞听得迷迷糊糊,还不知道自己暴露了。

    顾涉只好还礼,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顾解舞,然后让人诊治叶孤星。

    擂台比武结束,柳如是找到了顾解舞,问她到底将寒玉功练到什么地步了。

    顾解舞谎称还是在第四层,实际上她已经B近第七层了,更有太上无上经内功心法支持,就是让现在的她和父亲J手,她觉得自己也未必会输。

    柳如是不信她的话,就是今日一个举动,那么行悠流水般的轻松,顾解舞怎么可能才是寒玉功第四层。

    柳如是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想起她前阵子才受伤了,不过短短两个月,进步如此神速,别是被人教了什么邪门武功。

    邪派武功纵然能够让人一日千里,可是也会让人心生邪念,堕入魔道。

    术者最忌此举,一旦被人知晓用邪门邪术修炼,到时候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结果。

    顾解舞并不知道母亲的担忧,只是一味的担心自己会暴露。

    眼见母亲实在是不信,便是撒谎说道:“上一次手上之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开窍了,觉得寒玉功挺好练的,如今已经是第七层了。”

    顾解舞支支吾吾的解释,免得母亲又不信了。

    就是现在,她也怕母亲不信的,两个月将地级功法寒玉功练到超过三层,这种事情就是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

    柳如是曾是天机宗外门弟子,虽是外门弟子,却也是蓝Se尊者末期的高手,说着便是拉起顾解舞的手腕,用内力感知顾解舞的能力。

    实际上她是在试探顾解舞到底有没有练邪门功夫。

    邪教邪术,能够让人日进千里,同时也会在修炼者的经脉里留下丝丝黑气,直到最后,身T经脉被邪恶之气入侵,迷失本X。

    好在,顾解舞的身T不止没有邪气,还通透无比,柳如是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这般纯粹的经脉。

    她放下手,暂且相信了nv儿的话,而且觉得可能是nv儿天赋极高,才会如此。

    只是她又开始担心,她如此滇濎赋出示于人前,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天妒英才,素来如此。

    天机宗早就想要收回鹿邑城,又怎么可能会任由顾解舞这种天赋的人随意发展,想来想去,都会只有一个结果。

    就是顾解舞一旦上天机宗,必定会死于非命。

    柳如是想到此,便是再次申明是不会要她去天机宗的。

    顾解舞还以为自己表露了天赋异于常人,母亲就会答应,现在怎么连门都不要她出了,说是她再敢如何,就把她关起来。

    顾解舞简直觉得莫名其妙。(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