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1 胜负

    寒意在空气中如一道道气流,似乎是有形之物,白云城主脸上一P沉寂。

    这便是,鹿邑城顾家的寒玉功,小小少年竟是如斯厉害。

    白云城主脸上露出难看的笑容,白云城主已经感觉到了,顾翰绝非等闲之辈。

    顾涉的心中也是有些震惊的,他也不过修习到寒玉功第七层而已,顾深比顾翰虚长一岁,却也不过是寒玉功第五层。

    这顾翰,竟是有如此恐怖滇濎赋,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顾深想的很简单,他并不惧怕分家的人天赋超过她而去。

    而现在他只是关心擂台上的情况而已,顾翰将寒玉功练到第五层化功,擂台之上早就是冰霜一P,地上具是冰雪,行动之间带着一阵阵寒风和碎雪。

    顾翰和叶孤星你来我往的在擂台上来去,只能偶尔看见两人的声音,若不是视力极好,估计根本看不见他们相互的试探和攻击。

    两个人在台上打得难分难解。

    白云城主脸Se不大好看,只是因为在别人的地盘上,便是十分客气,隐忍着内心的些许不安,试探X的问顾涉:“果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这少年是练到寒玉功第J层了?”

    柳如是一听,却是看过来一眼,这白云城主毫不避嫌的问这个,倒是让她疑心了。

    白云城主向来对天机宗马首是瞻,比狗还听话,莫非

    柳如是那些不好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是回头去看顾翰,心中有些艳羡,这样好滇濎赋,却是出生在分家,着实可惜了。

    其实柳如是反对顾解舞去参加天机宗的内门弟子选拔,不是不无道理,顾家虽然是天机宗门下的老牌家族,可是自从第一代家主顾小风之后,便是再无能人出世,天机宗门内早有一些声音,认为他们小小的顾家占据鹿邑城这等好地方,着实可惜。

    所以才会连顾涉都无法进入内门的事件发生。

    其实天机宗门下家族的宗家长子,都是无需考核,就能进入内门的,算是对各个家族对天机宗多年忠心的回馈。

    而天机宗却是拒绝了顾家,那是后柳如是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可惜的是,她只是借一介孤儿,还是外门弟子,宗门要她嫁给顾涉,她不得不从。

    从开始,她是把自己当做天机宗的人的,可是后来儿子nv儿相继出身,她不能

    这里已经是她的家,她总要为自己的孩子盘算。

    可是又能如何。

    天机宗树大根深,若不是顾念着千百年前是宗门宗主亲自将鹿邑城封给顾家的,顾氏恐怕早就被赶出鹿邑城了,这里会换上更加优秀的主人。

    比如,现任天机宗宗主断水流的家族。

    据柳如是所知,断水流的家族也不过是在一个偏远的城池,可没有鹿邑城后山这种好地方,随时能够上山采灵Y,猎魔兽。

    这也是为什么天机宗内那么多人眼红鹿邑城的原因。

    从J代之前开始,天机宗们便是有无意的开始打压顾氏家族,直到顾涉这一代,连天机宗内门弟子都不是。

    这件事可是在天机宗门下所属的家族之间沦为了笑柄。

    温水煮青蛙,早晚有一天,顾家会被宗门彻底放弃的。

    柳如是想要nv儿嫁入白云城主家,便是想要将他们和顾家绑在一条船上。

    只是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白云城主,似乎另有打算。

    柳如是恍惚没有听见白云城主的话,端起身旁的茶杯喝茶。

    顾涉回头看了一眼Q子,笑道:“那孩子天赋好,已经练到寒玉功的第五层了。”

    白云城主又是笑道,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立在顾涉身后的顾深,问:“那令公子?”

    顾涉不觉得有什么,便是直言不讳的回答:“小儿愚笨,也才第五层。”

    白云城主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到底不是宗家的孩子,城主太过纵容他们了!”

    彼时,擂台之上,顾翰改变以往的战术,突然不再近身和叶孤星打,而是隔着数十米远,隔空将掌心内力打向叶孤星。

    这些比起当日和顾解舞对战时候使出的内功,强上十倍也不止,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威力大减,可见地上一PP被掌风卷起的雪渣滓,就知道力道有多强了。

    叶孤星只能放弃了大好的进攻机会,只能一味的闪躲。

    而顾翰似乎是不知疲倦的一般,身T更像是一个无底洞,内力用之不尽,一掌连着一掌,一拳接着一拳的打向叶孤星所在的方向。

    这样凌乱的攻势下,总会有一掌或是一拳打中叶孤星的。

    擂台之上,比武已经进行了超过一刻钟,顾翰这才开张,叶孤星闪躲不及,被一掌余风打中,脚下不稳又是一下滑到,口中吐出鲜血数点,落在雪白的地上,尤其醒目。

    术者比武,难舍难分之下一旦谁先露出弱势,便是胜负将定。

    眼下叶孤星已经露出了败势,想要挽回就很难了。

    顾解舞在上面看着,却是注意到白云城主和自己父亲那边,白云城主正在给父亲灌输什么宗家分家有别的理论。

    她只觉得好笑,今日出战的叶孤星不也是分家

    只是可能白云城主没有把叶孤星当成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只有叶孤城一个。

    叶孤星被打得吐血,而白云城主丝毫没有喊停的意思,只是有些恼火的看着叶孤星的背影,脸上C红,想来是觉得屈辱。

    叶孤星一直被誉为白云城的第一天才,可惜他自己不知道,他的父亲不喜欢的就是他滇濎分。

    如果他是天才,那么叶孤城算什么?

    纵然是一母同胞,白云城主还是觉得,只有叶孤城才是他的儿子。

    擂台之上,斗得难舍难分,顾翰打红了眼睛停不下来,之间飞雪卷起一PP,只是现在上面都染了点点猩红。

    叶孤星看起来伤的不轻。

    顾涉想要叫停,但是叶孤星就跟打不死的蟑螂似得,一直苦苦支撑,现在白云城主都不开口,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叶孤星其实早就筋疲力尽,现在五脏内腑皆有损伤,自知今日就是死在擂台上,也不能认输。(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