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20 比武(三)

    顾解舞知道一件事,就是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最好。

    出门之后,顾解舞一派严肃的和顾翰一同离开,来到了比武场。

    彼时,叶孤星已经等在了擂台之上。

    在擂台旁边数十米远的地方,鹿邑城主顾涉和白云城主似乎在闲聊着什么。

    看样子相谈甚欢,顾解舞并不想做一个打扰他们雅兴的人。

    顾翰心中还存疑虑,并不是不想帮顾解舞,只是觉得此举会让白云城主一家下不来台。

    顾解舞朝父亲过去,然后说明了自己旧伤未愈,想要顾翰帮忙的想法。

    顾涉若有所思的看向白云城主,nv儿不想和人动手,他自然是能够理解的,再说,他一直都不想nv儿成为术者。

    一是因为术者这一途,太过凶险,他只愿nv儿安好,并不想她多做苦差。

    另一方面则是最近听Q子说起,她想要去天机宗,他试想了一下,也和Q子保持同样的看法,光复鹿邑城,有顾深就够了,没必要让nv儿也下水。

    nv儿不喜争斗,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但是临场换人这种事,也要白云城主点头才行。

    昨日顾解舞已经答应了,今日却是想要换人,说笑了是自己身T不舒F,往大了说就是不尊重白云城主一家。

    且这是小孩子之间的比武,算不上什么大事。

    但是到底还是要看白云城主的意思的。

    顾解舞得到父亲允准,亲自上前向白云城主赔礼道歉,彼时叶孤城叶孤星也过来了,因见她与白云城主谈话。

    顾翰站在一侧,立于边上不语。

    顾解舞诚恳说道:“顾翰乃是我顾家这一代一等一的高手,且上一次家族比武,我也是他的手下败将,他觉得当得起是叶公子的对手。”

    白云城主脸上虽是有些不高兴,但是人家不是死活不肯和这边的人教J手,只说自己旧伤未愈,且顾翰看起来也的确根基不错的样子。

    白云城主首肯,旁边的叶孤星和叶孤城自然也是没有异议。

    唯有叶孤城,觉得不能一睹nv神风采,显得有些落寞。

    又听闻她是身T不适,这就立马过来笑道:“不知道解舞MM那里不舒F了,不如让我们白云名医沈大夫为你诊治一下。”

    J个人走到擂台边上,顾解舞是去送顾翰上台,叶孤城则是尾随着弟弟叶孤星,只是目光一直落在顾解舞的身上。

    顾解舞让顾翰好好打,便是回头白了你叶孤城,对他的不喜毫不掩饰。

    说:“你废话真多,我们鹿邑城也有大夫。而且还是炼丹师的徒弟。”

    神光大陆上,能够和术者相扶持对立的,便只有炼丹师而已,且术者易得,炼丹师难得,放眼整个鹿邑城,也是找不出炼丹师来的,炼丹师只依附于强大宗门生存。

    一般的炼丹师都曾是术者,只是到了某一个势冓,突然领会了炼丹术,便是开始炼丹。

    且炼丹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Y材堆砌,简直就是顾解舞存在的世界的美术学生,只能用大把大把的金钱堆出来,没有捷径。

    所以一些曾是炼丹师的丹童的童子出世之后,成为医者,也会比一般的大夫更受尊重。

    因为他们往往见识得更多,知道的更多。

    所谓知识就是力量。

    顾解舞语气不好,叶孤城也似乎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他们鹿邑城可不必白云城差,她不舒F,自然也有最好的大夫伺候,何须他来献殷勤。

    叶孤星最看不惯哥哥这副模样,如果说他的哥哥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那么他绝对不会心生不平。

    可是看看叶孤星,一个懦弱的东西,竟然是将来领导白云城的人,他还要对这样的惟命是从俯首听命,他心里何止是不甘心。

    丢人丢到别人城里来了,叶孤星脸Se喊难看。

    顾翰也上台,摆好架势,准备和叶孤星对战。

    顾翰最近勤于修炼,昨日又吃了顾解舞的聚气C,这两日正是功力浑厚状态极好的时候。

    再说叶孤星,他修习的是白云城家传剑术,越nv剑法。

    越nv剑乃是上古一盲nv所创,学习者首先要适应黑暗,以听风辩位来确定目标位置,所以叶家的一个个都生了一副好耳朵。

    纵然打斗的时候无法刺中目标,却也因为能够预判他人的攻击方式和行为以及速度,所以属于极其难缠的一类对手。

    像顾翰和叶孤星这种,都是还未拜入宗门,只属于最基本的术者级别,在赤橙H露青蓝紫的排行中,连末梢都算不上,但是大路上不乏有未入流的术者打败尊者的存在。

    只是那样的人大多数属于大宗门或是高人秘徒,像芸芸众生的凡夫俗子,是很少有的。

    因为没等级之分,也甚少和家族之外的人J手,大多数的人都是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能力的,因为没有可比X。

    所以白云城主是很期待自家儿子和顾解舞的J手的,这也可以看作是试探顾家的实力的举动。

    然而顾解舞放弃了,换了更加优秀的顾翰。

    见顾翰和自己的儿子在擂台上相互试探着,白云城主有些多想:这会不会是鹿邑城故意为之的,因为他们知道了自己试探他们的目的。

    顾解舞走到观景台上,从高处看下去,将众人的动静都收入眼底,而且这里可以避开那个讨厌的唠叨鬼,叶孤城。

    擂台之上,叶孤星持剑和顾翰对峙,顾翰手上具是冰霜,顾解舞就是站在高台之上,也能感觉到顾翰内力中所詢胎的寒气。

    连叶孤星手上的剑,都隐隐被冻上了一层寒霜。

    顾解舞汉寒玉功属于地级功法,还有自己专属的招式技巧,白云城叶家的越nv剑虽然也是上古所创传下来的剑法。

    但是顶天了也只有玄级的份儿,和寒玉功想必,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而越nv剑所占的优势,则是寒玉功在凝水成冰之前都是空手白刃,比都讲究的一寸长一寸陷,顾翰无法近叶孤星的身,无法伤他,而且还要提防叶孤星神出鬼没的剑,这才是问题所在。(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