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9 比武(二)

    那一个仅有顾解舞自己知道的秘密,加起来已经守了三十年了。

    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更确切的说。

    她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顾解舞一直记得只看出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种离奇事情,她也无法解释。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块神奇的大陆,顾解舞也是有了些模糊的了解…

    大陆名为神光大陆,存在着人类、魔兽,记得曾经有一个说法,在人参的附近,必定府生存着与人参Y效成正比的凶兽。

    因为有了魔兽这种东西的存在,人类衍生了出了术者。

    神光大陆,分辩强弱,取决于三种条件。

    首先,最重要的,当然是自身的实力,如果本身实力只有紫Se尊者级别,那就算你修炼的是天阶高级的稀世功法,那也难以战胜一名修炼H阶功法的蓝Se尊者。

    其次,便是功法!同等级的强者,如果你的功法等级较之对方要高级许多,那么在比试之时,种种优势,一触既知。

    最后一种,则是招式,统称为外功。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发挥术者内力的技能,相当于前世武侠小说里的招式。

    顾家的寒玉功,属于地级功法,其中包颔了招式,但是玄H两种秘籍是没有招式的,所有就有需要寻找适的技巧招式的存在。

    外功也有着等级之分,总的说来,同样也是分为天地玄H四级。

    神光大陆的外功数不胜数,不过一般流传出来的大众招式,大多都只是H级左右,想要获得更高深的外功,便必须加入宗派。

    当然,一些依靠奇遇所得到前人遗留而下的功法,或者有着自己相配套的外功,像是寒玉功这样的功法自己衍变出来的外功,互相配合起来,威力要更强上一些。

    依靠这三种条件,方才能判出究竟孰强孰弱,总的说来,如果能够拥有等级偏高的功法和外功,日后的好处,不言而喻…

    不过高级术者修炼功法常人很难得到,流传在普通阶层的功法,顶多只是H阶功法,一些比较强大的家族或者中小宗派,应该有玄阶的修炼之法。

    比如顾解舞所在的家族,最为顶层的功法,便是寒玉功。

    只是这样强大的功法,还是需要天赋的。

    成功与否的原因,天赋占百分之九十九,努力只是百分之一。

    所以寒玉功并没有设定要什么等级之上才能修炼,而是直接给所有人修炼,纵使如此,也是一百个孩子里边儿,能有十个学会的,那十个里边儿只有五个能够继续进阶。

    而顾解舞和顾翰,则是万里挑一出来的。

    地级之上,便是天级了,不过这种高深功法,或许便只有那些超然势力的宗门方才可能拥有…已经J百年未曾出现了。

    从理论上来说,常人想要获得高级功法,基本上是难如登天,然而事无绝对,神光大陆地域辽阔,据说九州之外,甚至还有各种智商奇高的高级魔兽家族,更有那以诡异Y狠而著名的黑暗种族,类似于地狱的地方。

    一夜不眠。

    温暖的Y光从窗户的缝隙中透S而进,细细碎碎的光斑,点缀着整洁的房间。

    房间之中,顾解舞盘腿坐在木盆之中,双手J接,在浴桶里边修炼太上无上经。

    一点点灰Se的污垢,从她的P肤深层渗透出来,溶于水中。

    木盆之中,是用引灵C熬制成的青Se水Y,略微摇晃间,竟然还反S出点点异芒,颇为神奇。

    顾解舞露在水面上的X膛微微轻微着,呼吸间,极具节奏之感,随着修炼时间的延迟,木盆中的青Se水Y逐渐的散发出淡淡的气流,气流略带青Se,缓缓攀升,最后顺着她的的呼吸,钻进了T内。

    气流入T,顾解舞那张稚N的小脸,似乎也是在忽然之间,散发出了犹如温玉般的光泽。

    清水出芙蓉,大概就是这般模样。

    似是察觉到了T内越来越充盈的灵气,顾解舞的小脸上,扬上了浅浅的欣W笑意。

    尝到甜头,顾解舞并未就此罢手,双目依旧紧闭,指尖的手印,纹丝不动,沉神凝气,保持着最佳的修炼状态,继续贪婪的吸取着青SeYT中的温和能量。

    青Se水Y,沾染着少年的肌肤,一丝丝的顺着P肤mao孔,溜进少年T内,温养着骨骼,洗刷着脉络…

    在少年永无休止的索取之下,越来越多的气流从水盆中飘散了出来。

    修炼,在忘寝废食的苦修中缓缓度过,窗户外**的Y光,逐渐的转弱,炎热的温度,也是缓缓降低。

    午时,顾解舞准确的停止了修炼。

    她和叶孤星的比武,定在下午。

    木盆之中,双目紧闭的顾解舞将最后一缕气流吸进了T内,睫mao微微眨动,P刻之后,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

    黑瞳之中,白芒照旧的闪过,不过此次却是略带上了点淡青Se。

    顾翰的声音准时从外面响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翰便是把顾解舞的院子当成了自己的家似得,随意进出。

    只是今天,顾翰显得有些焦急,他从门外破门而入,只以为顾解舞是不是放他的鸽子。

    万没想到,顾解舞却是在洗澡。

    青Se的池水上,她白皙如雪的身T显得异样的充满诱H。

    顾翰和顾解舞的眼神四目相对。

    顾解舞怒目相视,用内力将屏风之上的衣裳吸引过来,遮住自己的身T。

    一PNHSe的薄纱落在了她的身上。

    顾翰看得痴呆了,他从未见过nv子的身T

    刚才的目光,被她X前斑驳的RSe伤痕给吸引了。

    那是上次他打伤她之后留下的。

    宛如在一块美玉之上,有了瑕疵。

    莫名的,他有些嗅澺。

    顾解舞见他盯着自己的心口看,怒喝道:“还不滚出去!”

    顾翰自知理亏,连忙转身:“对不起。”

    然后离开了顾解舞的房间。

    顾解舞觉得自己可能对顾翰太过放松了,否则他也不会这么随意的进出自己的房间。

    她也是没有自知,其实她和顾翰,实际上年纪相当。(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