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5 叶孤城 叶孤星

    小环觉得多有不妥,今日传出了小姐要嫁人的消息,心想顾翰少爷一定回来,果不其然。

    只是小姐你这一副无所谓真心无所谓滇潿度到底是要闹哪样,您拒绝白云城的少爷,也不见得多喜欢顾翰少爷,可您这暧昧滇潿度

    难道小姐您想脚踏J条船?

    小环觉得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顾解舞见小环一脸八卦的样子,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先暂时不做理会,让小环先下去,只留自己和顾翰在房间里。

    顾翰大咧咧的问:“你真要嫁给白云城主家的长子那个C包!”

    最后四个字说滇澵别重点。

    顾解舞不想和他说话,只想呵呵。

    反问:“你觉得?”

    顾翰咧嘴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没瞎。”

    顾解舞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她已经十四岁了,姣好的面容免不了许多的狂蜂L蝶。

    彼时她很自恋的哀伤了一下,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

    顾解舞解释说:“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滇濁起这件事,鹿邑城和白云城联姻固然是好事,可是我就算不愿意又能如何,听说是那小子求他父亲来提亲的。”

    白云城好歹也是不逊Se于顾家的家族,因此并没有自家拿家伙上阵,而是先行试探了J番,觉得顾家也有这个意思,这消息才不胫而走的。

    否则白云城那边多没面子。

    顾解舞将前因后果说给顾翰听,谁叫她这么大人了竟然还有一个半个可以一起八卦的闺蜜,说起来她做人真是挺失败的。

    怪阿姨顾解舞把少年正太顾翰当成了闺蜜

    大写的囧。

    顾解舞你心是有多大,才能把一个中二期暗恋你的人当成友达。

    顾翰知晓,只是闷闷的不说话,对于顾解舞的婚事,他实在是没什么立场说任何一句话。

    而且nv孩子被当做联姻的工具嫁去别的城主家,那是常有的事情。

    若是族长和夫人决定了这么做,他的反对声音P都不是。

    而且,他有什么资格反对。

    不过看顾解舞不怎么喜欢白云城家的叶家少爷,他心里好过了不少。

    就怕看见她一副Yu语还休的模样。

    不日,白云城主莅临鹿邑城,鹿邑城主顾涉在城门之外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柳如是希望顾解舞能跟她一起去迎接叶家族长和叶孤城,而顾解舞起床就直接练功了,让小环守在门外转告柳如是,她就不去了。

    柳如是没办法,总不能进去打断她练功,练功时候被人打搅,这事儿可大可小。

    城门外,顾涉和柳如是盛装迎接白云城主一家。

    白云城主今年四十出头,但是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三十多的模样,一对双胞胎少年约莫十五岁的样子,分别站在他的身侧。

    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穿着也是差不多,看起来别说多么的喜人了。

    兄弟两个都遗传了父亲的儒雅气质。

    只是叶孤城比起叶孤星,看起来更加温和一些,而叶孤星,一看就知道是个X格冷漠的人。

    明明和叶孤城有着同一张脸,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没叶孤城那份淡然和蔼的气质。

    只是对于术者来说,叶孤星这样的人更加适合术者的身份,叶孤城看起来显得太过于柔软,并不适合做宗家。

    顾涉心中想起白云城主提起的婚事,心里面开始踌躇,她的nv儿似乎并不适合叶孤城,倒是叶孤星

    可惜他是分家。

    柳如是却是对着叶孤城越发的和蔼,大有丈母娘看nv婿,越看越喜欢的架势。

    叶孤城上前拜会顾涉夫F,以世伯,伯母称呼。

    在他们身后的人群里寻了一下,倒是看见了J个清丽少nv,不过都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小nv孩。

    叶孤城也不害臊,直接问:“怎么不见解舞MM。”

    小时候大人们便是这脺鏖绍,现在便还是这么称呼。

    顾涉和柳如是尴尬的一笑。

    后面别人瞧不见的地方,叶孤星的眼神明显黯淡了一下。

    于他而言,顾解舞就像是小时候唯一看穿他真面目的人

    他很好奇,这样一个nv孩子,长成什么样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和她过过招,据说她可是顾家天赋最高的人。

    顾翰站在迎接队伍中的一角里,观望了一下叶孤城,立即知道了,顾解舞是不会喜欢这样的**C包的。

    转眼便是又看见了叶孤星,听说他比他哥厉害多了。

    只是想要娶他们家的大小姐,得问问他顾翰这身功夫才是。

    顾翰上前J步,用挑衅的眼神看向叶孤星。

    叶孤星顺着眼神看了过来。

    大人们寒暄着,两个小孩子已经约定下了,早晚找机会打一场。

    顾解舞故意避而不见,连着三日,都没再白云城主一家的面前露面,这让顾涉夫F很是尴尬。

    这一日,顾解舞天不见亮的就感觉身边有一道视线盯着她看。

    她偷偷的嫫出枕头下的弯月匕首,拿在手心,转身看去。

    只见母亲站在房中,见她醒来,便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去拜见一下白云城主。”

    顾解舞苦着脸,柳如是亦是看见了匕首,只觉得那匕首锋利无比,带着寒光,一看就不是凡品,只是夫君素来宠ainv儿,只以为是丈夫给nv儿的,便是不再多问。

    顾解舞被母亲拉着来到了大厅,彼时顾涉正在招待白云城主一家。

    白云城主ai好品茗,这J日因为顾解舞故意不见,双方的脸上都不是很好看。

    婚事不成仁义在,所以顾涉当做赔礼,找了些好茶来招待白云城主。

    顾解舞一进来,就听见叶孤城恶心死人滇濔腻腻的叫声:“解舞MM!”

    今日顾解舞只穿着一件粉Se纱衣,衬得瓷白的肌肤越发的透明,头上簪着一直云须桃花簪,耳朵上戴着小巧可ai的珍珠耳环,俨然一副少nv烂漫姿态。

    顾解舞闷闷的一笑,算是回应。

    她的出现,不止惊艳了叶孤城,就是叶孤星,也觉得她与众不同,忍不住多看了J眼,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